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更新时间:2019-09-22 01:34:20

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已完结

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来源:落初 作者:闻情解佩 分类:言情 主角:凤慕 人气:

主角叫凤慕的小说是《穿越之皇后要私奔》,它的作者是闻情解佩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穿越为相府千金,正与穷书生私奔?不顾与太子大婚在即,这个女人脑子进水了?  不,我不要私奔了,我要进宫做太子妃。岂不知从私奔开始就坠入了阴谋,路上遇到的几个美男,你们的眼神为什么那么奇怪,我不就是美貌无双绝代风华贤淑明理外加有时腹黑有时纯真了些嘛,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嘛?  就算这样,我还不是被太子虐得吐血,不嘛,我要撒娇,我要争宠,我要做皇后。可是为什么皇后又私奔了呢?  ◆如果你想要私奔,请加群,如果你想看别人私奔,也请加群。29461033  ■完结书:1087026《隔夜茶》,都市,欢迎大家去看看。  ■连更文:《妃上不可》后宫悬疑,书号:1157084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许多年后,当她忆起今日,凤盏盏还是会后怕不已。

她混混沌沌得醒来,头略些昏沉,努力坐起身,却发现身子有些重,有气无力。

房间里没有人,没有雕龙画凤的家具,也没有仆人如云,没有檀香妖娆,甚至她身上的衣服都是粗布麻衣,颜色暗沉,整个房间光线灰暗,环境局促,所睡的床榻已经破旧不堪,连上面的雕琢花样都看不出来,窗纸已经遍布破洞,没有一件能用的家具。

凤盏盏有些茫然,想不起自己是谁,想不出为什么会呆在这里。

推开吱吱呀呀的房门,风盏盏看到屋前是个小院,堆放着几件陈旧的农具,难道自己还需要下地做农活吗?风盏盏皱皱眉头,希望自己的命运没有那么惨,可是这屋子,这衣服,她还做何奢想?

心思转念间,她听见有人说话,院子东边水井旁,一女子背对着她看不清面容,低着头在洗衣服,突然停下来,拂了一下散乱的秀发,说道:“慕公子……”

旁边的男子看她欲言又止,忙道,“**,你有话但说无妨,想我们患难与共这么久,经历这么多事情,还有什么不好说的?”

那女子转过身来,凤盏盏才看清楚她的模样,容貌清秀,一双眼睛黑白分明,十七八岁的年纪,“慕公子,我在想小姐已经昏迷两天,我们要不要去附近城镇寻个大夫来小姐诊脉,万一小姐再继续昏迷不醒伤了身子,你我可怎么是好?”

就这农家小院的环境,彼此还能称呼为公子小姐,看来大家还真是客气得紧。

“**,我自然也十分担心你家小姐,可是你也知道我一介书生,两袖清风,我们一路逃来这里,身上的早就毫无分文,要不是老天爷可怜我们,让我找到这个废弃的农院,我们连遮风避雨的去处都没有,现在那里还有钱去请大夫?清寒惭愧呀!”

凤盏盏看这个被称呼为慕公子的男子,面如冠玉,文弱白净,书生模样,虽然身上衣着不是很光鲜,也是温文尔雅、彬彬有礼,一双眼睛如坠流星,眼睛看到那里,那里便有神采,此刻却十分窘迫地说着话,令人不忍看他说话的神情。

“慕公子,我家小姐从相府出来的时候,我早劝她带点的细软,可是她偏不听,总觉得跟慕公子你在一起便万事而安,她不贪恋钱财,宁愿放弃荣华富贵、一生安然,来陪你沦落天涯,居无定所,对你可当真是情深义重。”那个叫**的丫鬟,长得倒也乖巧伶俐,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地,从怀里掏出个物件,一个小银锁,似有些不舍地递给慕公子,“慕公子,这是我娘临终留给我的银锁,虽然不值几个钱,但是换些钱也好救个急。”

“**,这怎么可以,这是你娘留给你的念想,我不能拿,况且这也不过杯水车薪,你快收起来。我可以给人看写字画画,我也可以上山砍柴,总之,我可以养活你们。”慕公子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拿那银锁,**却又飞快地缩回手把银锁揣进怀里,跟没事人一样。凤盏盏看得目瞪口呆而又忍俊不禁,这个**丫鬟可真是精灵古怪,调皮得很。

**有些犹豫不安,低低地说,“慕公子,抛开小姐请大夫的诊金不说,我们今天已经没有进食,小姐已经昏迷两天,如果小姐醒来,总是要喝完粥吧,小姐身子娇贵,怎能陪我们挨饿?”

慕公子神色气挫,声音更低,“我去附近山上转转,我手无缚鸡之力,自不能猎飞禽走兽,但也能挖到一些农户遗落的土豆。”只见他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挑了一件看来还顺手的农具,和一个破烂的竹筐就出门了。

凤盏盏看着这个书生出门,想要开口叫住她,终是没有出声。一个挖土豆的落魄书生,与她到底是何干系?

那个叫**的丫鬟,凤盏盏料想可能就是自己的丫鬟,正要清清嗓子唤她一声,没想到被口水呛住了,竭力咳嗽起来。这下已经惊动了**,她大呼小叫地飞奔而来,“小姐,小姐,原来你早已醒了,怎么不叫我一声,看我真是,一直在洗衣服,忘记去房间守着你。”**扶着凤盏盏在房间里坐下,因为房间里实在没有可以落坐的地方,唯一的桌椅已经破烂不堪,感觉一坐就可能“咯吱”烂了,所以风盏盏还是被**扶回床上,**站她的床前。

“小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身体是否有什么不适,要不要请个大夫来诊一下脉?”**关切的说。

“请大夫为我诊脉,我们有钱吗?难道用你娘留下的银锁换钱给我看病?”凤盏盏懒懒地说着,不置可否。

**闹了个大红脸,“小姐,原来你全部都听见了?”

凤盏盏点点头示意,切入正题,她迫切想要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如果自己是贫苦人家的女儿,怎么可能会有丫鬟?如果是富贵人家,那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我昏迷了两天,头有些发昏,有些事情竟然都记不清楚,告诉我,我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是我家吗?”凤盏盏问道。

“小姐,你不会真不记得了吧,这里当然不是你家,你家在京城,你可是当朝宰相之女凤盏盏。”**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不相信凤盏盏真的失去记忆了。

“我是相府千金,那我怎么会在这里?**,你不要耍我开心。”凤盏盏摇摇头,一副比**更不知置信的样子。

**伸过手来摸摸凤盏盏头,“小姐,你不会昏了头吧。难道真得摔跤失去记忆了?”

凤盏盏犹疑道,“难道我竟然是摔一跤昏迷了?”

“是呀,当时我还以为顶多磕个腿部淤青,歇歇就要赶路了,可是你却一直昏迷了,怎么也叫不醒,没有办法,我们只能等你醒来再上路。”

“上路?上哪?我们是要回相府吗?为什么我父亲不派人来接我们?”凤盏盏懵然。

**不可思议地大叫,“小姐,你要搞清楚状况,我们现在是在私奔,准确的说,是你和慕公子在私奔,我不过看我们主仆情深的份上来陪着你罢了。”

私奔?凤盏盏头脑一昏,自己竟然跟人私奔?不对,自己是相府千金宰相之女,怎么会做出跟人私奔如此下作之事?

不过凤盏盏心里也是得意的,醒来头脑是一片茫然,不过竟然是相府千金,她掩饰不住的笑容,随后不可节制的狂笑让**瞠目结舌。

凤盏盏的得意在**看来有些癔症,自个家的小姐从来都是谨言慎行,从来不露形色于外的,这会竟跟变个人一般,脸上神采飞扬起来。

凤盏盏想跟**要面镜子,她忘记了一切,连自己个模样都记不清了,如果是个母夜叉,任凭是相府千金,也断不能寻个好夫婿。

**没好气地说:“小姐,好歹是我们是在私奔,要轻装上路,怎么可能要带着那么重的铜镜,再说你一向对自己的容貌自信,所以从来不肯像二小姐一样每天坐在镜前梳妆打扮。怎么这会好端端就要起镜子来?”

凤盏盏有些着慌,“二小姐?”

“小姐,你难道连自己妹妹也忘记?虽说她是那个可恨的二夫人所生,Xing格也有些娇纵,可是你一向对她很宽容,连她有时抢你心爱之物,你也一笑而过,怎么这会就偏偏像是忘记了?”**诧异地看着我。

凤盏盏看着**,眼睛里虽还是聪慧,却更多的是茫然。

**叹口气出去,一会功夫便端来一盆水,“小姐,你将就着在水里照照吧,记得小时候我们家很穷,买不起铜镜,娘亲都是用这法子的。”

凤盏盏低下头去,清澈的水里出现一张娇俏的脸,十五六岁般若年纪,明眸皓齿,精致绝美的五官,眼睛似一湖秋水,又如水晶般的澈透,红唇欲滴,瑶鼻巧耳,肌肤似雪,细腻如温玉,好一个风华绝代的美人。

“想不到是竟是这般美貌。”凤盏盏啧啧发出由衷的感叹,抬起头看着一旁的**眼神中的不可思议,“小姐,你是很漂亮,可也不是头一次照镜子,用得着这么惊艳的表情吗?你好歹是大家闺秀,总要懂得含蓄吧?”

凤盏盏不好意思地笑了,脸上有些羞红。

对相貌的热情劲一过,凤盏盏就冷静下来,趁着那个上山挖土豆的落魄书生还没有回来,她要赶紧把事情理顺清楚,这样才能有备无患。

凤盏盏把**拉到床上一起坐下,“**,我昏迷两日,头到这还有些疼痛,能不能麻烦你,把慕公子的来龙去脉告诉我呀?”

**一边翻白眼一边大叫,“小姐,当初可是你要死要活地跟人家私奔,还在我面前对人家山盟海誓永不相忘什么的,现在只不过昏睡了两天,就什么也不记得了?你翻脸比翻书还快呀?”

“我要死要活跟他私奔?”凤盏盏真的惊呆了,好好的相府千金不做,来这里吃苦受累的,难道自己有受虐倾向?

**看凤盏盏一头雾水不像是装的,不耐烦的说,“好了,我细细讲给你听。”

原来事情是如此这般。

有一天凤盏盏无意间碰见慕清寒在街边卖字画,凤盏盏看他英气不凡,才情横溢,很俗套地从此和慕清寒一见钟情,郎情妾意,书画往来,当然这都是**跑腿。

慕清寒是没落的贵族,祖上也是封侯盟荫,不过到他这一代已经完全没落,家里有父母和妹妹四人,只靠富家亲戚接济度日,慕清寒不忍看亲戚脸色,抹开颜面,自己摆摊做了字画生意好养家糊口,凤盏盏看他如此孝顺,更加觉得他人品俱佳,从此就对他有了几分真心。

凤盏盏不忍看他落魄,时常让**拿些珠宝首饰给他,慕清寒坚决不肯收。凤盏盏想说服爹爹让她两人成婚是万万不能的,想一个宰相之女不攀龙附凤,也终不能嫁给一个落魄书生。正在凤盏盏无可奈何的时候,当今皇上指婚了,把凤盏盏指给了当今太子易凌风。理由是凤盏盏相貌出色,人品仁厚,精于女红。

可是凤盏盏并不想嫁给当今太子,因为传言太子冷血无情之人,而且最不能令人忍受的是他可能有断袖之癖,龙阳之好,早已进宫的几个侧妃至今未能沾太子雨露。

凤盏盏慌了,急忙找来慕清寒商议,慕清寒怎敢与太子争女人,嗫嚅道“既然是皇上指婚,你嫁得还是当今太子,我们还是认了命吧,只能怪我们今生无缘,他日你母仪天下,不要忘记还有我一人即可。”话说得有些酸溜,可是能叫慕清寒想出什么计策来。

还是凤盏盏果断,“既然我们不能相守在一起,今生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不如我们殉情吧,我这里还有一瓶鹤顶红,不如用它了结我们的余生吧。”把慕清寒吓得掉头就跑回了家,不敢来见她,人家慕清寒其实也在想,如果能跟相府搭上亲估计最好,就算搭不上亲也不能搭上命吧。

凤盏盏现下也明白了慕清寒对自己,也不过是只有三分真心,并没有情根深种,不值得自己托付终生,可是眼下只有这一个办法才能离开。赶紧再差**连哄带骗去把慕清寒重新找来,叫慕清寒一声“寒寒”,一地鸡皮疙瘩。

“寒寒”,打住,凤盏盏浑身一阵冷汗,问**,“我有那么恶心,我叫他为寒寒?”

**肯定的眼神在说你就是那么恶心,凶巴巴地问,“你到底要不要听后面的?要听的话就闭嘴,不准插嘴。”

凤盏盏乖乖闭了嘴,谁叫自己有求于人。

慕清寒这次来相府十分忐忑,不知道凤盏盏又出什么主意,站在她面前手足无措。凤盏盏,“寒寒,既然我们无法光明正大的成婚,你又不肯殉情,不如我们私奔吧?你觉得怎么样?”

私奔?慕清寒雷了,是的,这年头是流行私奔,可是那毕竟是民间,你可是要嫁给太子的,皇上指婚的人选也能私奔吗?

凤盏盏仿佛看穿了慕清寒所想,“我说能就能。”

“可是,那么,可是,那么……”慕清寒含糊不清。

“打住,你怎么那么多可是那么的?你不就是想问如果我跟你私奔,我凤家会不会满门抄斩,诛灭九族?”

慕清寒忙点头,凤盏盏说:“你是不明就里,皇上跟我爹爹虽为君臣,可私下相交甚好,那能那么容易就杀了他?大不了,就把我妹妹语聆嫁给他了,反正她已十四,也该出嫁了,要知道她可一直想进宫享荣华富贵,我这样做也算是成全了她。”

慕清寒想,既然私个奔无伤大雅,那就私吧,奔吧,等过几年生米煮成熟饭,再带几个拖油瓶回来,不愁泰山大人不认亲。既能抱得美人归,又能封官进爵,何乐而不为。

“可是,我身无分文,你也无料理家事只能,我们两人出去可如何度日呀?”

“我会做家事的,不对,**会做家事就可以了。”凤盏盏毫无愧色得指着**说,赢得**白眼几个。“况且寒寒你文采横溢,去哪里我们想必都可以混口饭吃。”

慕清寒心想,哪怕你带点点细软,也能够我们吃穿不愁吧,好歹将就过几年。可是没有想到凤盏盏当真没有带任何金银细软出来,可怜了慕清寒摆摊赚来的一点银两。

这就是整个事情的始末。

凤盏盏听完,一时回不过神来,真的是太出乎人意料了。自己明明不爱慕清寒,也明知道他不爱自己,可是就是为了不跟太子成婚,也能受奔波之苦背井离乡地跟他私奔,至少证明两点,慕清寒本Xing并不坏,只是对自己感情不深,二是那太子实在令人发指,令人避之不及。

**白眼一个,“小姐,现在流行私奔,我们一路上碰见好几对私奔的情侣呢,只不过真的没见过宰相之女私奔的,你也算开了本朝的先河了。”

门外慕清寒进来了,手上端着一盆煮熟的土豆,看见凤盏盏醒来惊喜地笑,“盏盏,你终于醒来,这是我从山上挖到的一点土豆,我在河边拿了盆先煮熟了,快点来吃。”

土豆,该死的土豆,凤盏盏心里不甘,自己不在相府穿金戴银,锦衣玉食,却要在这吃土豆?

慕清寒走过来要扶凤盏盏下床,忙躲开,装作对他眼睛里的诧异视若无睹,然后摸着头装痛。

“慕公子,我家小姐自醒来就头疼不已,以前的事情还记得有些模糊了。”**在一旁说,好**,真不愧为凤盏盏的贴身丫鬟,机灵劲就叫人喜欢。

凤盏盏站起身来,在房间里打量几眼,是在不能忍受下去,没有理会慕清寒眼里的一抹失落,对**说道,“**,我们走吧。”

“小姐,我们去哪里?”**急急地追出来。

“回相府。”凤盏盏回答得干脆利落。

身后是慕清寒一脸愕然地端着那盆土豆。

凤盏盏听完**所说,其实心里是有疑虑的,可是这些疑虑却只有自己才能解开。自己不顾大婚在即,与另一个男人私奔,当真不会给凤府带来灭门之祸?

凤盏盏问道,“**,你确定我们私奔出来后,相府没有被抄家,男的砍头,女的为婢?我们这样回去会不会被抓个正着?”她还是有些惧怕,如果回去就要有灭门之祸,我还是私奔在外面好了。

**给了她个白眼,云淡风轻地说:“放心,没有事情的。”

凤盏盏却诧异于她的肯定,“**,你为什么如此肯定?我回相府,你说我爹爹会不会为保全家而牺牲我一人?把我交给皇上来处罚?”

**噗嗤笑了,“老爷当年被一个女人喜欢上,结果没几天皇上看上了那女子,把她召进宫做了妃子,就是当今的馨妃,皇上一向对她恩宠,他日如果你进了宫,这个人你倒是可以多结交,看在老爷的份上,她肯定万事保你周全。”

凤盏盏心想,原来还有这么档子事,自己倒是要记住了。看凤盏盏没吭声,**揶揄地说:“小姐,你安心即可,真如果出事,老爷肯定牺牲全家保你一人,这你总该满意了吧。”

“**,跟我几年了?你的名字好奇怪呀,你为什么叫**呢?”

**看着凤盏盏,张大嘴久久不出声,“小姐,我自小跟着你,准确地说是五岁就和你形影不离在一起,我本是来不想跟你私奔的,请你不要忘记你私奔出来的时候怎么苦苦哀求我好吗?还有麻烦你能不能不要装了,很累的,你难道真的失去记忆?那为什么你还能思考问题?”

凤盏盏心里是矛盾的,一方面如果承认自己失忆,会不会被眼前这个丫头欺凌,另一方面会怕自己强硬承认自己没有失忆而吃暗亏,只要思量一下,眨眨眼睛,点点头,确切得告诉**,“我真的失去记忆了。”

后面跟着的慕清寒目瞪口呆,手里还端着那盆土豆,没有办法不端着,如果凤盏盏大小姐随时真的要吃的时候,难道慕公子还要再去山上挖吗?

“此去京城还有多少天的路程?我们出来多少天了?我们的马呢?”凤盏盏一切都记不得,只好凡事都请教**。

“小姐,我们出来已经二十多天了,我们一直乔装步行,没有马,我们没有钱可以买马。”**那眼神,似在说,早叫你带钱上路,你偏不听。

“盏盏,你慢些走,你当真放弃与我私奔?”慕清寒拦在凤盏盏面前,身材颀长的他如同一面墙壁一样挡住她的路。

凤盏盏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看着面前神情略有窘迫的慕清寒,故意说道:“慕公子,先前到底发生了什么,盏盏记不清了,可是盏盏现在明白自己当务之急是要回京城完婚的,否则我凤家一家上下不保,我岂不愧疚?”

慕清寒有些受伤害,眼神黯淡下来,嗫嚅道,“出门之前,我也劝过你,要你考虑成熟,你说你已经情定于我,现在为什么这样残忍?”

“对不起,我想我还是不喜欢这种风餐露宿的生活。”凤盏盏心想,慕清寒你不要怪我,话虽残忍,可是却是快刀斩乱麻。

“盏盏,可是我一贫如洗家境贫寒你都早已知道的,当初我不同意与你私奔,你说你甘为我洗手作羹汤,现在你怎么态度……”慕清寒逼视着凤盏盏,他的脸上柔和的表情逐渐有些痛苦。

彼时是彼时,此时是此时,不一样的。况且当初是拥有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相府小姐,自然无所畏惧,现在醒来的却是一个昏迷失忆的小女子,她只想安身立命,舒心惬意地活着。

“盏盏,你变了,那时的你趾高气扬,却心底柔软,可是此刻的你语言温和,眼里却都是冷酷无情。”慕清寒轻叹口气,似是有万般不解。

“我堂堂一个相府小姐,怎么会选择私奔呢,我不过想出来游玩一阵而已,现在玩腻了,自然想回去了。”凤盏盏面无表情地说着,故意忽略掉慕清寒在后面捧着自己破碎的心。自己昏迷前对他有爱嘛?为什么现在如此对他,心里却丝毫没有痛,为什么一点罪孽感都没有呢?

“小姐,不是你对人家慕公子说海枯石烂山盟海誓,不论天涯海角也会永不负心?”**打趣凤盏盏。

凤盏盏有些脸红,却用眼神瞪回**,**还想说什么,却终究没敢说出来。

凤盏盏好奇地拉住**,问一下自己的心路历程,**淡淡说来,“那也没什么,现在谁家女子不私奔?只要有了喜欢的人,都相约私奔,如果谁没有私奔过,会受到大家的耻笑的,那意味着无能,没有魅力。”**看凤盏盏惊讶地一时合不上嘴巴,扑哧笑一声,接着说“你也不必如此,难道你忘记以前你每天都嚷嚷着私奔?只不过一直没有碰到合意的人而已,原来别家公子相约你私奔,你不是嫌人家太丑就是嫌人家不懂文墨,而人家慕公子本不是十分情愿,不过是你半哄半骗来的,现在你好端端的又反悔,我真可为慕公子不值!”

凤盏盏啼笑皆非,心里是不信的。自己是相府千金,怎么会做出殉情私奔之事,不过对于慕清寒,还是等以后做了太子妃为他谋个官位吧,这样也算是补偿他了。

“小姐,既然我们身上没有钱,不如我们去附近州府,亮出你是相府大小姐的身份,而且还是未来的太子妃,我想那些官员肯定会派人把我们送回京城吧?,说不定一路还是好吃好喝伺候着,那不惬意?”**兴奋得说道。

“**,难道你要让天下人知道当今太子妃跟别的男人私奔了了嘛?如果私奔是种流行,那也是跟太子私奔,现在跟在我们身边的可是慕公子,岂不是让皇家颜面何存?”凤盏盏冷冷说道,一副你怎么会是我的丫鬟的表情。

凤盏盏看**和慕清寒是一分纹银都没有,自己身上自然也会没有,哪有当小姐的随身带钱的,所以也懒得摸向自己口袋,可是走了几步路,却还是不怀着希翼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玉扳指。

凤盏盏一行来到附近一个城镇,想找到当铺把这个玉扳指给当了,走遍全镇寻不着。只好挑了一间当地看起来最大的酒楼走进去,可是这个酒楼外面看着还是凑合,一进里面才知道,也是破烂不堪,里面没有几个人在吃饭,既然店主没钱装修,那么肯定没有闲钱做其它的了,凤盏盏也有些泄气,泄气归泄气,但也不死心。

这家店的掌柜,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怎么形容呢?说人家长得猥琐好像对不起人家,那就说他尖嘴猴腮吧,这样好像更对不起人家了。不管他,长得丑不是他的错,出来吓人可就是他的不对了。

“掌柜的,您看这个玉扳指怎么样。”**拿着那个玉扳指去问掌柜的。掌柜的狐疑得看着我们,又看下那个玉扳指,眼睛里有些贼光闪烁,一时半响没说话。

凤盏盏走向前去,慢慢说道,“掌柜的放心,这个玉扳指不是来历不明的货,您拿着很好出手。咱们盘缠路上被人劫了,只好拿这个玩意儿换点银两,要不,您看货开价?”掌柜的还是没有吭声,凤盏盏心里一点底也没有,低声问道,“还是有什么疑问,这个玉扳指可是上好的货色。”

掌柜竭力瞪起那双鼠目看着凤盏盏一行,说,“你们三个人从哪里来?怎么口音这么奇怪?形迹可疑,到底什么意图?难道是私奔?”

齐刷刷地,三个人的脸都红了,可是三人同时脸红却让老板更加误会了。

他对慕清寒说,“小子,你艳福不浅呀,竟然有两个女人跟你私奔,还都他妈地这么俏,真是羡煞我也”掌柜随后的用手指着凤盏盏,“尤其这个小姑娘,真是人间绝色呀,跟他私奔连饭都没得吃,不如从了我,好歹还有口饭吃。我家那母老虎如果有你一分姿色,我都不会打你的主意,哎!”

“掌柜的,你们店里可有镜子?”凤盏盏促狭得问。

“镜子,什么镜子?”掌柜的疑惑不解地问。

“麻烦你先拿镜子出来,照照自己是何模样,如果还有胆量再说话,我倒觉得您不是常人了。”凤盏盏冷笑道。

只见掌柜地五官扭曲喝道,“你这小丫头好大胆子,伶牙俐齿,竟然还敢如此损人,等进了我家的门,看你还是否嚣张?”

“损人?**,你看我损掌柜的了嘛?没有吧?不过实话实说而已,凭你这五短身材,尖嘴猴腮猥琐不堪的样子,就算你家婆娘是母老虎丑夜叉嫁给你,也算是鲜花插在牛粪上了。”看样子这玉扳指是当不成了,所幸凤盏盏骂个痛快,可苦了**和慕清寒,想插嘴不知如何说,想劝架也不知如何劝,急得团团转。

直把掌柜的气得七窍生烟,正想发作,只听一位妇人爽朗地叫道,“好!骂得好”,掌柜的闻声马上蔫了,转身就想溜。

只见一位妇人从后间走出,年约四十,果真是一副母夜叉的样子,不,是恶婆娘的样子,眉眼间还是凶神恶煞,上前喝住掌柜的,用手拧住他耳朵,直得他求饶,不过看见凤盏盏,却堆上一脸笑容,拉住她的手,说“妹子,你果真说的对,我算是鲜花插在牛粪上了,想当年我也是美女一个,上我家提亲的人也踢破了门槛,嫁给他却是追悔不已”母夜叉狠狠瞪着掌柜的喝道,“你好大胆子,敢在老娘眼皮底下调戏姑娘,今天晚上罚你跪算盘,不把老娘伺候舒坦了,一个月不要上老娘的床,看你这老色鬼到头来急得怎么求老娘!”

凤盏盏与**羞红了脸,这端地的是怎么回事?上演闺房趣事?

掌柜地畏畏缩缩得不敢动,低低得应着,不敢还嘴狡辩,却满脸笑容,果然是卤水点豆腐呀。

那母夜叉见凤盏盏分外投缘,一手便把那玉扳指给夺了过去,喜滋滋得模样就像得了宝,塞了一点银两给凤盏盏,就嘱咐三人到此镇别家去投宿去了,身后是掌柜垂涎欲滴的眼神看着凤盏盏不依不舍。

**却很高兴,“小姐,我们遇到好人了,那母夜叉,不,那老板娘面恶心善,真是个热心肠。”

凤盏盏心里想**不知道,那母夜叉哪里是好心,不过是看掌柜的对我有意,留我怕多生事端,想拿点银两打发我走人罢了。可是凤盏盏终究没有把这些话说出口。一个失忆的人,果然事情顾虑得多。

当夜,入住在另一家客栈,同样破旧不堪,只要草草入睡了。次日,天一亮,凤盏盏就叫醒**和慕清寒赶路,两人叫苦不堪,可是凤盏盏何尝不累。

回去的路上,下一站便是殇心城,是个繁华城市。

走了没两个人时辰,都坚持不下去,凤盏盏心想,这下走下去也不是办法。总要想个法子才好。母夜叉塞给自己的银两只不过是几块小碎银,她吃准三人急迫心情,所以才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只是她不知道,这个便宜却给她带来杀身之祸,这是后话。

凤盏盏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路上,也有些心灰意冷。可是看远处来了一对车马,伴着一路轻尘,凤盏盏笑得极为开心。

等车马临近,凤盏盏奔过去想拦住前头的马匹。**和慕清寒惊呼不已,想伸手拉她已经来不及,就在**捂脸不忍看凤盏盏血溅马蹄之下时,那马已经被主人生生拉住。马声“啾啾”,凤盏盏苍白着脸安然无恙站在原处,只听马上人低声喝道,“该死。”

凤盏盏抬头看见马上的人,有些惊住。这个年轻人,气宇轩昂,眉目之间有股王者之气,鼻梁挺直,带着好看的弧度,当真是俊美绝伦,龙章凤姿,天质自然。

凤盏盏还在傻痴痴地看着他,但是马上的人却以为她是受了惊吓,他皱紧眉头跳下马来,走近她身前,凤盏盏却有些娇羞得退了两步,原来他连下马的动作都这么潇洒。凤盏盏那时暗恨自己的花痴。狠狠得扭了一把自己,直到自己呼痛才松开。

“姑娘,姑娘,”这个美男子男疑惑地看着凤盏盏。

凤盏盏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旁的**推推她,她才醒过来,涨红着脸说道,“公子,小女子和丫鬟小厮一起出来游玩,不想盘缠被贼人偷去,现在无处安身,也没有办法回家,还望公子施施善心,能捎我们一程。”

慕清寒听凤盏盏把他叫做小厮,心里愤愤不平,想说什么,被她狠狠一眼瞪回去了。

那美男一脸玩味的看着我们,“你们果真是出来游玩的?”

凤盏盏一脸肯定地说,“那当然,和丫鬟小厮出来能做什么?”其实心虚得很,凤盏盏,你说你没事整什么私奔?怪丢脸的。

**看那美男一直盯着凤盏盏不出声,不依得叫道,“你到底要不要捎我们一程呀?快说呀!见到美女反应也不能如此迟钝吧?”

“美女,谁是美女?我怎么没有看见?难道你是指她,可我看她也只不过勉强算个女人吧,笑死人了。”美男诧异的眼神恨得凤盏盏差点要吃掉他,他坏坏地笑着,眉眼里透出一股不羁。

这厢美男还没有答应载三人一程,那边**和慕清寒已经把凤盏盏拉到一边偷偷说,“小姐,你难道真的要让他们载一程吗?他可是路人甲,陌生男子,而且你看他身边的随从,个个都是冷面阎罗,我看还是不要理他们为好。”

连慕清寒也在说,“盏盏,我看我们还是依靠自己,这位公子虽说还算是一表人才,知面不知心,可谁知道他不是觊觎你的美色?”

美男在一旁肆无忌惮地笑起来,“我觊觎她的美色?她有一点美色可言吗?你们这三个人疯疯癫癫地真是好笑,很有意思。”

**和慕清寒本来听见帅哥男的嘲讽有些气结,可也在诧异,明明凤盏盏绝色天下,怎么可能如此遭人嘲笑?他们两人转头看着凤盏盏,噗嗤笑了,原来半日奔波,凤盏盏的脸上满是尘土,早已看不清本来面容,现下又是粗布麻衣,怎么算上美女,不说丑女已经客气了。

**用衣袖给她擦去脸上的尘土,刹那间,露出吹弹可破的肌肤,一张俏脸笑盈盈地,美男的眼睛闪了闪,像是有什么东西沉淀在眼睛里,又突然不见了。

凤盏盏看帅哥男身边的随从,一直不苟言笑,个个面有襟色,对美男毕恭毕敬,看样子这美男也有点来头,身上衣着考究,腰上悬着一玉佩,质地晶莹透绿。

美男与凤盏盏的眼神略有纠结,都各自飞快地转过头去,偏偏没有看着对方。

美男的随从给三人拿来一些水,盛水的容器用整个竹节雕琢而成,凤盏盏拿在手里把玩不忍放下,**在她耳边说,“一个破竹子雕成的东西,有什么可稀罕的,相府有的是。”

凤盏盏羞红了脸依依不舍地把竹子递还给那随从,道了声谢。换来**几个白眼。

“这位公子,看你面相不坏,心地自然也不错了,能不能好心载我们一程?他日如有效劳之处,我定当涌泉相报。”

美男走到凤盏盏跟前,在凤盏盏耳边邪邪地笑着,“我对涌泉相报没有兴趣,我只对以身相许感兴趣。”

凤盏盏有些错愕,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回答,楞在那里,美男看着凤盏盏有些窘迫的表情狂笑起来。

他俯身抄住凤盏盏纤细的腰身,转眼间,她已经安坐在马上,在他宽厚的怀里,只见帅哥男一策缰绳,绝尘而去。

凤盏盏初始还把身体绷起,尽量不贴着他身体,后来体力不济,减减也松弛下来,不小心靠进他的怀里,真舒服,那一刻的感觉真留恋,索Xing赖在他怀里。

“怎么样?我的怀抱舒服吗?”美男调侃的问着她。

“舒服。”凤盏盏下意识的回答后,脸就红了,后悔不已,又气他用话来调侃,拿起手肘往后捣向他。

美男并不以为意,“我就喜欢策马奔腾的感觉,那一刻,好像飞离了地面,那一刻好像远离了尘嚣,我不再是我,或许我就是身下的那匹马。”

大哥,你在念诗吗?

“啊”美男一声长啸,响彻云霄,犹如虎啸龙吟,荡气回肠。

凤盏盏听了以后不禁神往,也效仿他,一声“啊”出口,在颠簸的马背上,发出的声音竟然是“啊,啊,恩,啊”,仿佛是男女欢爱的呻吟,令人遐想,凤盏盏的耳朵根都红透了,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凤盏盏转头过试探着看美男,只见他坏笑地看着她,眼睛里有种无法掩饰的狂热,双手紧紧箍紧她在怀里,凤盏盏感觉有根坚硬抵住后面,不好意思地想挣开他,扭动的身躯却更加加大了与坚硬摩擦的力度。

美男狠狠地在后面低喝,“该死,不要动,你要惹火吗?”

凤盏盏不是听不懂什么意思,安静下来,或许上午赶路消耗了太多体力,困倦乏力,睡了过去。临睡前,不是没感觉到,帅哥男吻着自己的秀发,在耳边低呼的气息,还在说着,“不准动,你在惹火,你知道吗?该死。”

凤盏盏啼笑皆非,天知道,她没有动,因为她睡着了,不要为自己的冲动找理由好吗?美男。

等凤盏盏醒来的时候,已经不在马上驰骋。美男坐靠在一棵大树上,而凤盏盏还在他的怀里。四处鸟语蝉鸣,青草郁郁葱葱,不远处有一小溪涓流叮咚,马儿在远处啃着青草,时而甩甩尾巴。

那一刻大自然的宁静把凤盏盏感动了,远离尘嚣,静谧悠然。

身边这个男人,眉目犹如细工雕刻,睫毛长长的,嘴唇红润光泽,好想咬一口。美男看凤盏盏表情花痴,紧盯着他不放,随口笑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坏想法,我可以满足你哟,比如让你‘啊’一声?”

凤盏盏脸瞬间又红了,很奇怪自己的脸为什么总是要红?

凤盏盏跳起身来,离他远一点,怎么感觉他是危险人物?莫名其妙。

“不容易呀,我还以为你会赖在我怀里不起来呢。”美男男一脸坏笑。

“你以为自己是谁?谁稀罕呢?”凤盏盏像是被人戳中心思,恼羞成怒。

美男一声呼啸,马儿奔了过来,飞身上了马,促狭地笑着,“既然姑娘不稀罕,那好,我先走一步了。”

“哎,等等,你这人怎么这样?你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你懂不懂怜香惜玉?”凤盏盏急得跺脚,心里的确有些害怕。跟着这个美男,虽然很讨厌,最起码心里还是很踏实。“那我等我的丫鬟小厮来,不用你管。”

“他们早就随车马过去了,看你睡这么香,就没有叫醒你。”

凤盏盏气得顿脚,可恶,这个**和慕清寒,竟然没有知会一声,那她在帅哥男怀里睡觉的样子,岂不是大家都看了去?而和凤盏盏私奔的慕清寒竟然一点想法也没有?如果慕清寒有点骨气的话,最起码也要上演英雄救美,虽然说是我主动依在他怀里。

“姑娘还想跟着我?那好,把你刚才的话收回去,并且说你很稀罕我。”帅哥男故意转头不看我,做骄傲状。

“我,你,”凤盏盏狠狠咬牙,这个男人长得怪好看,为什么就这么讨厌呢?

“姑娘既然不肯说,那请自便,我从来不勉强人的。”说着,美男掉转马头。

“我稀罕你。”

“什么,没听见你说什么。”

凤盏盏大叫,“我很稀罕你。”话才说完,她已经在马背上,重新在他的怀里。

凤盏盏一边低低咒骂着,一边忍住自身疼痛,刚才在地下站着没有感觉到,现在一上马才感觉大腿根疼痛难忍,马身这么高大,她的腿分的非常开,在马上颠簸得已经疼痛,她吃不住痛,眉头紧紧皱起,双手使劲扶住马背,想尽量不用腿来着力,可是这一介女流能坚持多久。

凤盏盏不停折腾折腾去,美男停下马,“你到底在折腾什么?信不信,我把你扔下马?”

凤盏盏眼圈酸痛,似是感觉有雨雾蒙罩,泪水不争气的流下来,他有点慌神,“好了,好端端地哭什么,我刚才是玩笑,不会把你扔下马的。我不会留你一个人在这里,放宽心。”

说完,看凤盏盏听到此话哭得更厉害了,一点也没有收敛的意思,关切地问,“你到底怎么了?哪里不适?”

“我痛。”凤盏盏若非疼痛,怎么会如此轻易服软,柔柔得说着,眼睛噙着泪。

“哪里痛?”美男紧蹙眉头,把她身子上上下下捏个遍,这不是明显占她便宜嘛。凤盏盏推开他,赌气不理他。

美男意会到什么,放下速度来,马儿缓缓的前行,凤盏盏心里忽然觉得有丝颤动,是为他的体贴吗?还是那种莫名的踏实感?

可是看那帅哥男一脸隐讳的样子,脸红的更厉害了。

一路无言。在他怀里,凤盏盏静静地靠着,还在为不可预知的未来感动恐惧。等两人到了殇心城,已经是傍晚,**还有慕清寒已经被安置在本城最大的客栈,美男随行的人员都在客栈下面已经恭立等候。

快到客栈门前,凤盏盏强忍疼痛从美男怀中挣扎得坐立,顿觉浑身酸痛不已。美男没有理会随从,只是冲为首的那人点点头,便伸开有力的臂膀从马上抱起凤盏盏,不顾她拳打脚踢的威胁,美男皱起眉头,低喝,“不要动,信不信我把我你扔掉。”

“哼,你敢,姑NaiNai我……”凤盏盏当然不信,“哎哟……”

凤盏盏真的被扔了,不过是扔在客栈上房的床榻上,床榻非常柔软,她并没有感觉疼痛,不过还是为他的举动恼火了。

正想发作,美男已经甩手离开了。留个我她身材挺拔,惑人的背影,凤盏盏看见他的背影就来气,那么帅可是就是人不招人待见。

凤盏盏气冲冲的想要爬起来,可是身体却痛的要命,一丝气力也没有了,只觉得要昏昏欲睡。这时,**和慕清寒已经进到她房中来,**给她端了一杯茶,不知道算是冷嘲还是热讽的说,“小姐,你可终于赶来了,再不来,我还以为你跟那位帅帅的公子私奔了呢。”

“**,我好歹是相府千金,我有那么花痴吗?”凤盏盏有点不好意思,怎么说原来私奔的正主慕清寒还在这里呢。

**和慕清寒一起肯定的说,“你有,你就是有。”

正还在斗嘴间,有人敲门,慕清寒收起那番谈笑,还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虽然不是凤盏盏喜欢的类型,也差不到哪里去。

**开门,看来人是美男随从中一个,年龄稍小,面容清秀,“小姐,这是我家公子特意为您准备的换洗衣物,还有些胭脂水粉,我家公子说了,仓促间也找不到上好的胭脂水粉,还请小姐见谅。等小姐梳洗完毕,公子请您雅座用餐。”

**把这名小随从的手中的物什接过来,道了声谢。

“啊,小姐,你看……”**一声惊呼。

绫罗绸缎,娟纱流苏,几件上好的女装衣物,凤盏盏正想换上衣服,一看慕清寒还在这里,他的衣服略有污渍,凤盏盏看送来的衣物理竟然还有一身男装,随手扔给他,这个美男真是周全。

裙裾飘逸,水袖垂灵,逶迤拖地粉红烟纱裙,手挽屺罗翠软纱。凤盏盏端坐在梳妆台前,在**的装扮下,铜镜里的女子眉黛如画,明眸皓睐,涤然出尘。

**一边还在试图多给凤盏盏抹点胭脂,一边还在唠叨,“小姐,这个帅帅公子可真不得了,还说不是上好的脂粉,就这胭脂京城也没有几家卖的。能这么短时间置办齐全这些个东西,已经不是简单人物了。不知道这位帅帅公子对你下如此血本,可是有所企图?”

凤盏盏浅笑说道,“**,不可瞎说。再瞎说,我便把你送给他以身相许。”说完,她笑得花枝乱颤。

**做晕倒状,“小姐,我那高贵的知书达理的小姐那里去了?以身相许,这是你一个未来太子妃的人该说的话吗?”

“好了,你家小姐早神游去了。”凤盏盏的语气有些黯淡,说的难道不是实话嘛,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谁,“你也去换身衣物,我看这里早就有准备你的。

等凤盏盏和**走出房门的时候,慕清寒已经等在门前,衣服焕然一新,果然也算是一美男子,彬彬有礼,气质温文尔雅,一派书卷气。

这座客栈不愧为殇心城的最大的客栈,几进几院,不同等级的客房都位于不同的院落,三人住的地方正是上上房,位于院落的最里面,房间里面的设施最齐全,甚至房间里都有单独的沐浴间,点的熏香也是上好的西域苏合香,袅袅绕绕,当然租金肯定更是不菲,这家客栈不是寻常人可以住的地方。

凤盏盏几个去的地方,正是整个大院落的最西面,竟然有假山依傍,花草遍地。

雅座里面就美男三人,送衣物来的小随从伺候在他身前,席间只有一个人坐陪,是随从里面年龄最长的一位,年龄约莫四十左右,沉着冷静,一双眼睛就像是可以洞若观火,看来也很有身份的样子。看见美男稳坐正座,一身流水溪彩服,上有绣富贵流云花纹,真真是翩翩一公子。

凤盏盏轻挪莲步,不胜娇羞。走到他的面前,促狭的笑着,“我看见你的眼睛里有两个字。”

“哪两个字?”潇洒如他,也有些局促。

“惊艳。”说罢凤盏盏放声大笑,打趣他的不好意思。

他反将我一军,“看小姐情绪如此高涨,对于我这桌佳肴毫无兴趣,想来是小姐是仙肌玉体,不食人间烟火,所以并不饥饿。”

凤盏盏这才看见满桌酒菜,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许久未进食,肚子不合时宜地响起,惹得美男一番讥笑。凤盏盏随即招呼**和慕清寒坐下,而且挤眉弄眼还做了一个不吃白不吃的表情,**和慕清寒把头侧开,一副我们不认识你的样子,真是扫兴。

帅哥男颇有风度地给凤盏盏布了一道菜,是香妃苦瓜,调侃道,“我看小姐火气很大,火大伤身,吃点苦瓜,可以去去火。”

“不劳费心,苦瓜再去火,也解不了心头火。”凤盏盏没好气。

“那小姐的意思是……”美男的眼睛里都是调侃。

“我想吃饭……”凤盏盏大叫,守着一桌美味。“明明饿了那么久了,现在就是给我一头猪我也能吃得下,偏偏还要装斯文。”凤盏盏恨恨地说来,却奇怪**和慕清寒为什么脸都红透了,许久才明白,是见她失态狂叫替她羞的脸红。

真的是饿极了,看见桌上一盘桂花蜜酿排骨,凤盏盏不客气地端在自己面前,甩开匙筷,用手拿着排骨大快朵颐,抬起头来,看着**和慕清寒错愕的表情,还有美男注视的眼睛,凤盏盏从里面看到了一丝纵容和宠爱,转瞬即逝,难道是她看错了吗?

饭罢,凤盏盏看**和慕清寒还是不提情绪,问毕,遭到无情的嘲笑,用他们的话说,原来是跟来蹭顿饭吃的,没想到是跟着丢人来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