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邪王独宠:火爆妖妃,太逆天!

更新时间:2019-10-18 05:08:23

邪王独宠:火爆妖妃,太逆天! 连载中

邪王独宠:火爆妖妃,太逆天!

来源:落初 作者:彦七 分类:言情 主角:何秀黛小姐 人气:

经典小说《邪王独宠:火爆妖妃,太逆天!》由彦七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何秀黛小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独宠1V1爽文,男女身心干净)作为最强佣兵,头号特工!没人知道她其实骨子里就是个坐吃等死的懒货。一朝穿越,一手烂摊子。吃肉喝酒的日子指望不上不说,还睁眼就被白赐给人做老婆!大小BOSS无数,个个想要她命。真当她是软柿子了?魂玉在手,天下我有!炼丹、炼器,驭兽、魂武,统统手到擒来。难道没人告诉过你,敢只身行走江湖的女人多半是拳头够硬么?但这个对她穷追不舍的妖孽是几个意思?“九爷,咱们桥归桥路归路,江湖再见还是朋友。”谁要和她只做朋友?某妖孽:“天一黑就让我不要走,天一亮就只和我做朋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风无缺是真的吃饱了睡好了,正闲得没事儿。

这群人来得正好,能让她找点乐子。

常氏气得牙痒,面上却只能堆出笑容,“圣女殿下,昨晚小女多有冒犯,殿下给的惩罚虽重,但是小女冒犯在先,所以也认了。但是,小琳虽是婢女,却没做错任何事情,也未曾冒犯殿下,您怎的也出手伤人呢?”

常氏笑得虚伪,但风无缺此刻脸上的笑容,比她更皮笑肉不笑。

而且轻扬眉梢的样子,总让人感觉,很是嘲弄。

常氏看着她眉眼里的嘲弄,只能默默咬牙。

风无缺挑着眉梢,语速不疾不徐。

“夫人,我们也别玩那些虚情假意的套路,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们别来惹我,相安无事。若是惹到我,我连亲王府都敢去撞门柱子,也就没什么我不敢做的。”

她的表情很淡定。

否极泰来就是这么个道理。

接手这人生时,就已经是一盘烂摊子了,最坏不过如此。

听着风无缺这话,常氏脸上的假笑有些挂不住了。

看着常氏难以为继的表情,眼角眉梢的抽搐。

风无缺觉得,这悲剧一样的人生设定,终于有点意思了。

她目光越发狡黠,“毕竟你们眼中,我就是个市井野丫头,所以我倒不介意好好让你们见识下,什么叫做刁民。”

刁民这个词,非常符合风无缺此刻邪痞的模样。

常氏还想说什么的,一张脸都憋红了,却是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因为,咚一声。

有个东西被风无缺扔在了她的脚边。

常氏闻声垂眸,看到的就是……一截骨头。

啃得干干净净的鸡腿骨。

是先前收拾残局的时候,漏下的。现在正好派上了用场。

常氏一下子就瞪圆了眼睛,“你!你居然在这斋府开荤?!”

她半点礼节都挂不住了,作为司天监正的府邸,这里是绝对的斋府。

荤戒是大忌!

“别再故意苛刻我的饮食,否则我可就自己解决了。你看,你今儿少我两顿,我这自己解决得也挺到位的,以后再苛刻我的饮食,饿极了我连人都能拆开来吃了。”

风无缺眸子微眯,目光危险中透着轻佻,嘲弄地看着常氏,“你那两个女儿细皮嫩肉的,想必味道会很不错。”

常氏气得说不出话来,一口气儿上不去下不来。

好一会儿才说道,“斋府开荤是大忌!你不能违背礼矩到这种程度!”

风无缺不以为意地挑眉,“我本就不是你府上的人,你们的规矩制不了我,我去亲王府撞了趟墙,圣女还是圣女,婚约还是婚约,可见我就算把这监正府闹个鸡飞狗跳,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你这是威胁!”

常氏忍不住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

这摆明了是威胁,但是风无缺还真能说得这么有底气!

无缺笑得邪气,点头一口认了,“是啊。”

当然是威胁,不然你以为逗你玩儿呢?

常氏咬紧牙,僵硬了片刻,脑袋机械般点了点,挤出俩字儿来,“遵命!”

风无缺对她这答复很满意,依旧大马金刀地坐着。

“不叨扰了。”常氏说道。

“不送。”风无缺悠然回道。

常氏面色难看,像是这里有什么瘟疫一样,带着人逃难一样匆匆离开。

云熙这才轻轻走进屋里来,先前她在房门外听清楚了里头的一切,只觉得扬眉吐气!

以往总是她的嘴皮子更利索的,没想到小姐竟是这样威风,三言两语就让监正夫人哑口无言。

“小姐真厉害!”

云熙兴冲冲地走了进来,对风无缺比了个大拇指,“我听着都觉得痛快呢!真解气!”

“是啊,解气是够解气,也够痛快的……”但是,风无缺面色却是发苦。

“小姐,你怎么看上去不开心啊?”

云熙不解地问了一句。

风无缺心中有着浓浓的渴求,能不苦脸么?她还是想吃肉啊。

“虽然我这番让常氏难堪了,以后她不会亏咱们碧云居的膳食,但这毕竟是个斋府,荤食的来源他们肯定会去查的,就怕查出个什么眉目了,咱们以后就没肉食来源了。”

风无缺说着,就努着嘴老大不高兴的样子,哪里还有半分先前气定神闲,和常氏斗智斗勇的样子?

她嘀咕道,“人类祖先们花了千百万年爬上食物链顶端,不是为了吃蔬菜的!”

“噗嗤……”

云熙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还笑话我?”

风无缺睨她一眼,伸手就在她额头上戳了一下。

“没呢,我只是觉得啊,小姐你这么聪明,肯定会有办法的。”

对风无缺,云熙是毫无保留的信任。

也正因为是这样,风无缺才觉得,无论怎么样,也不能辜负了云熙的这份信任。

毕竟……在前世,她孤家寡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而这一世,却是有了云熙这么个能够称之为亲人的人了。

“不过,昨晚是何秀黛来闹,今儿是她娘常氏,我估摸着就这么一级一级往上报的节奏,下次,就是何监正亲自过来了。”

风无缺看得很明白。毕竟,她折了人闺女的胳膊,掐了人婢女的脖子,还欺负了人老婆。

神仙怕是都忍不了了,更何况,监正何远只是个神棍。

“小姐,那怎么办?”

无缺倒是没在怕的,她现在整个一自暴自弃的打法,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能怎么办,惹急了我一样揍。对女人动手我心里多少有些过意不去,但要是男人,那我可就更加能放开手脚了。”

她甚至自暴自弃到忍不住想,袭击朝廷命官的话,是不是婚约能黄了?

就算黄不了,是不是能不用继续住在这庙里了?

风无缺在这头担心着自己的肉食来源。

而另一头,煜亲王府的书房里。

莫崖和莫岸并排站在书桌前,看着书桌后头红木雕花圈椅里坐着的男人。

“爷,事情的来龙去脉就是这样。”

莫崖声音恭谨稳重,垂首说着。

圈椅里坐着的男人依旧一身玄色衣衫,黑金色绣线绞的边子,样式干净简洁没有任何花俏,却是做工精致考究,高贵大气。

夜沉央原本垂着眸子,长睫在眶下交织出阴影。

听了这话之后,他轻轻抬眸。

“她的这些个小把戏,就是为了能吃上口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