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玉赐良缘

更新时间:2020-06-01 07:32:28

玉赐良缘 已完结

玉赐良缘

来源:落初 作者:oo雪 分类:言情 主角:如玉侍卫 人气:

新书《玉赐良缘》全文在线阅读,作者oo雪,主角如玉侍卫,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初见时,炎天雪就认为世间再没有比他更适合温润如玉四个字的男子,可偏偏他也同样生了一颗玉石般坚硬冷漠的心,胸怀天下之人又怎会为柔情所动?崇拜也好,喜欢也罢,总是心有不甘,只单纯的想以自己的执着令他动容一分。却原来,所有的温柔不过是雾里的花,他依旧是遥不可及,高不可攀。心已死,情已尽,终究你的心里没我,由得我嫁与他人。罢了,就让遍地琼花绽放,当是我最后的道别。你要的风轻云淡,我成全你。  =================================  已有完结文《汉世梦》请放心收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浮生姐姐。”炎天雪看清来人,笑着点点头。

“屋内的东西已经换了新的,是我们怠慢了,姑娘莫责怪若梦。”浮生规矩地行礼,声音也比开始温和了些,却原来是为了若梦求情。

“没有没有,别这么说。”炎天雪摇头说道,怎么说她都与她们身份相同,要说责怪她确实没什么立场,虽然对这屋子住过的人没什么好感,但总归能够栖身,她的钱几乎被那衣店老板骗光了,如今要是出去是绝对找不到去处的,她可不想再像昨日那样露宿街头,又冷又怕的感觉实在是不想再来一次了,如今有了地方住,她怎么会责怪若梦呢?况且若梦的嘴虽然很伶俐,但始终小了她一两岁,炎天雪还不会真的生她的气。

浮生见炎天雪的样子点点头,带着炎天雪走回屋,果然屋里的味道已经淡了许多,炎天雪走到内室,见软榻上的所有东西都已经换成了新的,只是对于朱姬她还有点介意,于是问道:“你们说的朱姬也住在这里吗?”若是,她的鼻子恐怕就可怜了。

“姑娘不用介意,既然姑娘来了这里,有些事情浮生也该代公子告知的,”浮生停了一下才继续说道,“公子是朝廷中人,自然有人想巴结,公子一向不会受人**,所以有人经常会送一些女子来,公子能拒绝便拒绝,有时盛情难却也就只能带回,所以这些女子会被安排暂住这里一晚,第二日便会离去。”

炎天雪当然知道张良是朝廷的人,否则估计史书上也不会出现这一号人物了,只是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想想张良那比女子还精致几分的容貌和温润的气质,只怕能入得了他的眼的一定不会是庸脂俗粉,在知道他不是那么随便的男子后,炎天雪对他的好感度又高了一层,原本她遇到的都是女子,偌大的张府似乎只有几个小厮是男的,其余全是侍女,而且个个容貌不俗,炎天雪开始还以为他是喜好女色的,却也很难想象那么一位对谁都十分温柔的如玉公子会是这样的人物,如今知道这件事情,心里竟有点窃喜。

“等等,”炎天雪突然瞪大眼睛,想到了什么,“也就是说我住的屋子是那些女子……”不要啊!她一想到有无数个涂脂抹粉的女子睡过那张榻心里始终有些不能适应,毕竟以前在家自己的床当然只有自己睡过。

“姑娘放心,每次若梦都会彻底打扫一遍,都非常干净。”浮生自然猜到了炎天雪的心思,宽慰道。

只是说是这么说,但炎天雪还是有些不自在,那些人送来的女子一定是来自各处的吧?虽然没有职业歧视,但炎天雪怎么都有点难以释怀,好吧,是她思想太落后了。可是难道说不住吗?比起露天,这里可好了太多。

“那这里我住下了,如果以后还有人送美女来怎么办?”现在将就着也可以,但是如果之后要她和陌生女子挤在一屋就另当别论了。

浮生掩嘴轻笑:“姑娘难道还不明白?公子吩咐你以后与他一同赴宴,试问他已经有佳人在侧又有谁会这么不识趣地再送人来?”

“对哦。”炎天雪这才算明白了自己的作用,原来就是张良的挡箭牌啊,想来他也是懒得再应酬那些女子才会这样,只是炎天雪不明白为何就偏偏选中了她?说样貌,这里的侍女都是上乘,一抓一大把,怎么都比她这个来历不明的人好啊。不过这个她当然不会问,也许是张良脑子突然没转过弯来呢?虽然可能Xing很小,但炎天雪本来就是单纯的个Xing,自然不会深想,反正别人愿意让她住下,她当然乐意。

“咕咕……”奇怪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炎天雪的小心思,皱起眉头低头捂着肚子,今天原本在还没到中午的时候就吃了饭,而且她当然没有想着帮那男子省钱,吃得很饱,一桌的菜几乎都进了她的肚子,哪知道怎么快就饿了,抬起头向浮生不好意思地笑笑,看天色应该也不早了,是不是能让她吃个晚饭?

浮生了然一笑,似乎因为这次的对话,她对炎天雪的态度也不再是那么疏离了,轻声说道:“姑娘暂且等等,我去拿些点心来先垫一垫。”

“还不能开饭吗?”炎天雪小声嘀咕着,有些委屈地低下头,古人不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吗?眼看着都夕阳西下了,为什么还不能吃晚饭?人是铁饭是钢啊,今天发生了那么多的事,她此刻只想饱饱的吃一顿然后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

“不是告诉了你吗?你要陪公子一起参加宴席,现在哪还有时间给你吃饭?”有些稚嫩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语气却算不上友善。

“若梦,不得无礼。”浮生微微蹙眉,上前拉住自己的妹妹,眼里带着责怪。

“本来就是,”若梦小脸一垮,不服气地撇嘴,再看向炎天雪的时候叫出声,“不是吧?姐姐你是故意的。”眼睛瞪得很圆,接着就上前去一把拉住炎天雪的衣袖,就往卧室拖。

炎天雪被拉了个措手不及,脚下连磕带碰地踉跄几步就进了内室,她也被拉得莫名其妙,没想到若梦年龄虽小,力气却这么大,三下两下就把她按到软垫上坐下。不明白今天自己这是什么怎么了,老是被人抢拉着走,开始差点被拉去青楼,然后被秋娘强拉着回到张府,现在又被个小姑娘强拉到寝室里坐下。

“公子可是把炎姑娘交给你照顾了,这些自然由你负责。”浮生这才从外面款步走来,却是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

若梦委屈地看看她,咬着下唇点头,接着就将炎天雪几案上的一个黒木雕花锦盒打开,锦盒制作精巧,有好几个小抽屉,若梦一一将它们平铺在几案上,接着就把挽住炎天雪头发的木钗取了下来。

细看之下才知道原来每个抽屉里都放着女子的饰物,金钗玉镯,都做工精致,其中一个里面还放着胭脂。已经猜到了若梦的意图,炎天雪原本以为起码会给她几天时间适应一下,却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进行自己的工作了,微微有些紧张,毕竟这是第一次参加古代的宴会,她又什么都不懂。

不过她自问也不是拿不出手的,好歹也是新世纪的女生,在现代也不是没有跟父母去过类似的场合,虽然不喜欢应酬,但这现在这是她的工作,而且出去吃个饭也不会少块肉,这么安慰着自己,紧张的情绪也消退了些。

“阿嚏!阿嚏!阿嚏!”突如其来的刺鼻味道让炎天雪连着打了几个喷嚏,揉揉眼睛,将眼泪擦干,炎天雪愣了一下接着开始大笑起来:“哈哈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