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医仙女侯:相府大小姐

更新时间:2020-06-01 07:19:16

医仙女侯:相府大小姐 连载中

医仙女侯:相府大小姐

来源:落初 作者:蔡欣何 分类:言情 主角:虞槿笑允若 人气:

新书《医仙女侯:相府大小姐》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蔡欣何,主角虞槿笑允若,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上一世她受渣男欺骗,庶妹欺负,最后闹得自己家破人亡、满门抄斩,也辜负了皇舅舅和公主姨母。她恨,恨自己瞎了眼相信了这对狗男女。重生一世,这一世华丽变身,训义母、保弟弟、斗庶妹、惩姨娘、治渣男。想要世子之位?想要做王爷?想要帮皇子夺皇位?呵,想都不要想,没门。让你们上一世拥有的这一世全部收回。争医仙、夺宫主、杀师姐、护国家、封女侯。而从她重生开始身边一直跟着一个性格臭屁冷漠的失聪男人,他冷漠,但唯独对她温柔,他冷血,但只有她说的话他听,他暴戾,只因为她是他的底线,谁也不能再次伤害她。只要她有任何危险和困难,他都会第一时间出现在她面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云洛国浮景茶楼中

虞倾烟有点不愿意,太子殿下宁愿相信一个丫头也不信她,她可是相府小姐。

“太子殿下,芙儿是左小姐的贴身丫头,最容易下手了,而烟儿不过与左小姐就这么一次接触而已,再说烟儿又怎么会无缘无故给一个无仇恨的人下毒,左小姐我俩有什么恩怨吗?”

虞倾烟喋喋不休,而虞槿笑就静静的看着她,而丫头芙儿却不卑不亢的跪下说到:

“太子殿下、小姐,奴婢是不可能加害小姐的。奴婢问心无愧太子殿下就查一下奴婢,证明奴婢的清白吧。”

君墨尧点点头这丫头真是忠心耿耿,左初婴也很欣慰。这时虞槿笑便开口到:

“太子殿下不如这样,两边一起查也不耽误。该清白的清白了,不清白的也会自己出来的。”

君墨尧笑着看虞槿笑,这女子真是越看越喜欢。便吩咐身边的侍卫。而虞倾烟也明白这事是到头了,必须使用最后的牌了。

“去太尉府查查今天早上的事。”

“是,殿下”

“行了,虞二小姐这下可以给孤检查你的手帕了吧?还是请丞相来替孤检查?”

虞倾烟无可奈何,经量装作事不关己的样子。

“太子殿下恕罪,鱼莲把刚才那个手帕给蔡太医检查。”

一边的虞倾烟侍女身子抖动了一下,缓慢的拿出手帕:

“是,小姐。”

蔡太医拿到手帕按照之前的方法检查,结果很快出现他也惊讶不已。

“回太子殿下,虞二小姐的手帕上也有猫薄荷。”

君墨尧大怒刚要发话,虞倾烟连忙跪下失声哭到:

“太子殿下不是这样的,烟儿没有这么做,不是我做的。”

虞槿笑有点惊讶,她以为虞倾烟一定有措施,不会这么快承认的这是什么情况,不会还有什么阴谋吧。左初婴更是气愤不已。

“虞二小姐,我是害你了吗,为何要加害于我?”

虞倾烟继续的她的演技

“不…不是的,我没有,这不是我做的。”

说完对着一边的鱼莲使了个眼色,鱼莲会意一脸害怕的点点头。

“烟儿真的没有,今天这手帕是刚刚换的,我一直没有用过。直到刚才为左小姐擦拭才第一次拿起那手帕。鱼莲,是不是你?”

虞槿笑听到此话一下子就明白了,虞倾烟居然找了替死鬼了呀,估计早有准备,看来今日是弄不死她了。不过意料之中吧,如果这么好弄死。那么上一世自己也不会死那么惨的。君墨尧冷笑:

“大胆虞倾烟,你犯了事还想推托责任吗?你当孤是死的吗?京兆尹把相府虞倾烟压进大牢,等孤禀报父皇再做定论。”

虞倾烟吓得滩在地上,太子居然这么狠居然查验都没有。直接压进大牢?

虞槿笑也惊讶,虞倾烟好歹是相府小姐就这么压进大牢肯定不妥君墨尧不可能不知道,由此看来相府与君墨尧不对盘。

鱼莲看见吓得不行的主子,立马跪下:

“太子殿下,不是小姐,是奴婢。”

所有人都停下来看着鱼莲,左初婴这时开口:

“你不用听你家小姐挡罪,你一个小小府邸侍女怎么会有如此本事?”

鱼莲抬头恶狠狠的看着左初婴:

“太子妃还记得鱼梅吗?”

左初婴被鱼莲的眼神吓退了一步,君墨尧连忙上前扶了一把,君墨尧暴怒

“小小婢女,怎么可如此无理。”

鱼莲赶紧打断到:

“左小姐,鱼梅是我的姐姐。在左小姐手下当差是个二等侍女…”

鱼莲话没说完,君墨尧就吩咐一边的人:

“来人,把这无理的侍女拉下去杖毙。”

左初婴连忙拉住君墨尧的手,君墨尧微微一颤:

“太子殿下,臣女想听她说完。好吗?”

君墨尧最抵抗不住的便是左初婴这样事事有度却有需要依靠他的女人。

“好,都下去的,你继续说。”

鱼莲一脸把生死置之度外的样子继续说:

“左小姐的命是命,我姐姐的命难道就不是命了吗?我姐姐只是被逼无奈为了救我才偷了你的首饰你便杖毙了她,左小姐的心真狠呀。”

左初婴像是想起什么一样:

“没有。我没有杖毙鱼梅,我知道她被逼无奈,只是把她罚去了杂物房当差而已,并没有杖毙。”

“左小姐这是敢做不敢当吗?呵呵也无所谓了,昨日我知晓我家小姐约你今日喝茶。便提前雇了那抱猫的女子来,然后准备和沾了猫薄荷的手帕。借我家小姐之手摸在你脸上,然后毁了你的脸为我姐姐报仇。既然现在事情败露,我也没法让对我有恩的小姐替我挡罪,杀了我吧。”

虞倾烟此时又为自己加戏:

“鱼莲,本小姐待你不薄,居然背着我做出这般狠毒之事。让我如此心寒呀。”

而君墨尧脸都黑了,他认为一个侍女而已。犯了错就该死,而眼前的侍女更加该死。

虞槿笑则是有点惊讶了,虞倾烟居然有一个这么忠心的丫头,看着虞倾烟有些的假的演技虞槿笑心里真的很不爽。而左初婴早就傻了,她明明没有杀那鱼梅呀。怎么会这样?

芙儿早就怒了,上前抬手给了鱼莲一巴掌:

“你怎可污蔑我家小姐,鱼梅是病死的。”

君墨尧看着皱了皱眉到:

“芙儿回来。此女心肠狠毒,谋害孤的未婚妻。来人给孤把这侍女,和那女子与猫杖毙。”

“是”

鱼莲早已放弃抵抗两眼无神的跪在地上,随后侍卫拖着鱼莲和那女子出去杖毙了。而左初婴依旧还在伤心之中,自己一片好心尽然遭到如此事情。

“虞二小姐孤会上相府说一说今天的事,还请虞二小姐回府好好想想如何教育自己的侍女吧。”

“是,臣女知错。”

君墨尧看事情已经结束,便吩咐侍卫护送左初婴回府。又转头对虞槿笑说:

“连郡主,孤派人送你回承远王府吧。”

“多谢殿下,王府离这不远,臣女自行回去便好。”

“那孤就不勉强郡主了。”

左初婴也转头对虞槿笑说:

“槿儿,改日我在登门道谢。今日我实在不太舒服先告辞了。”

“初婴,也快些回去吧,以后出门多带些侍卫。”

说完君墨尧带着左初婴便出了浮景茶楼。众人俯身施礼:

“恭送太子殿下。”

虞槿笑对着虞倾烟说:

“虞二小姐手段高明的狠呀,居然这般就可轻易脱罪。”

虞倾烟身子一颤,这人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吗?难道连槿笑知道要害左初婴的是她?不可能,这事只有她和鱼莲知道。如今鱼莲都死了。

“连郡主在说什么,烟儿不明白。”

“虞二小姐心里清楚得很,虞二小姐还是好生把鱼莲安葬了,不然小心半夜鱼莲来找你呢!哈哈”

虞槿笑说完便带着允若出了浮景茶楼,留虞倾烟一人独自害怕起来。

过一会虞倾烟便恢复正常了,骗谁呢还来找她,怎么可能。不过今天真是有惊无险呀。当初在街头遇到了鱼莲,并且救了她。知道了鱼莲的事情,由此才开始计划谋害左初婴事,还表现出时时刻刻对鱼莲好。最后好让鱼莲甘愿为她而死,鱼莲啊,你还真是蠢死了。

本章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