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曲终尽余欢

更新时间:2019-10-09 21:47:21

曲终尽余欢 连载中

曲终尽余欢

来源:落初 作者:华萱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慧妃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曲终尽余欢》的小说,是作者华萱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上一世,她是才智无双的将门千金,一朝祸起,家族含冤倾覆,太子悔婚另娶,她死于非命!天眷重生,再返祁宫,这权谋乱局,她步步为营,誓要让贱人与仇人们不得好死!这一世,萧君绾想要的,是了却恩怨后与他携手山河,方不负命中注定,一世倾心……---------------------------传言她与祁国皇子朝夕相处,某国君很头疼……传言她和燕国的国君有一腿,某皇子很头疼……传言终归是传言,她心里的人到底是谁?不知道……那谁配拥有她?不打怎么知道!这场强国间的争风吃醋,差点引发天下大乱……终于,某傲娇冷面王爷忍无可忍:“都滚!她是本王的王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萧默沉默了一阵子,她总不能说编著祁国律法的是她叔父吧,反正从前神志不清,倒不如支吾过去:“我也不知怎么会记得祁律。”

想她曲家满门忠烈,为祁国鞠躬尽瘁,建国初期,叔父曲江为了编著《祁律》呕心沥血十载,积劳成疾最终英年早逝。祁国如今在《祁律》的治理下国力大增,安稳太平,世风已能与燕国将较,可那高高在上的祁国君主又是怎么对她曲家的!萧默心下的愤恨又起,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红菱撇撇嘴:“原来你以前的病是真的,可大家都说你是为了争家产装疯卖傻。”

青蔓皱眉道:“红菱,萧姑娘怎么会是贪财之人,想必萧姑娘筹那些银子都是为了救你这鬼丫头。”

打从见面起,紫英一直默默观察着萧默,镖局之人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不知为何她隐隐觉得萧默不像是这县城商贾的女儿,即使是在如此随意的场合,萧默举手投足间的端庄得体仿若与生俱来,恐怕连州府的官家千金们都比不上。

夜深,四人或多或少都有了醉意,紫英她们借着酒意谈笑嬉闹,萧默坐在席间,独自斟酒饮下,酒意愈发浓烈,趴在桌上,眼角泪滴滑落……

“我曲峰戎马一生,打了多少胜仗都不及有欢儿这么个闺女来得高兴。”

府中花园里,小小的她坐在父亲的膝上,张嘴一笑露出还没长齐的小牙,黏着父亲撒娇:“那就让欢儿永远陪在爹爹身边,爹就不会不开心了。”

母亲萧氏则在旁边一边刺绣一边和蔼笑道:“再这么下去,欢儿就该被老爷宠坏了。”

画面骤转,这院子空无一人,爹娘消失得无踪无踪,她吓坏了,愣愣地站在那里,抬头仰望,那天空竟然殷红如血……

“尽欢,替曲家满门报仇!”四周回响起哥哥满是仇恨的声音。

接着是母亲温和的话语:“欢儿,好孩子,活下去。”

“呜呜……姐姐去哪儿了,尽愉害怕……”

这是曲尽愉的哭声。

“尽愉!”她惊惶四顾,却看不见妹妹在何处,骤然想起来,愣愣地自言自语,“尽愉还在隋安,还在皇宫里,我得回去救尽愉,我得回去。”

萧默陷入梦魇,躺在床上挣扎着,已经满头大汗,迷迷糊糊地喊着些什么。

“萧姐姐说什么?”红菱蹲在床边托着腮帮子望着萧默。

青蔓皱着眉头:“好像是在喊尽什么,还有隋安。”

“姐姐做梦怎么会想到隋安。”红菱不解。

青蔓拿着手绢替萧默擦了擦汗:“萧姑娘昨晚喝多了,说胡话呢。”见萧默缓缓睁开了言,莞尔道,“萧姑娘醒了。”

萧默支着身坐起,头昏昏沉沉的,原来自己在青蔓的床上歇了一宿,房间里只有红菱和青蔓,不见紫英踪影。

“什么时辰了?”萧默问道。

“都午时了,这会儿真不知是该让姐姐吃早饭呢还是午饭。”红菱笑道。

萧默一边下了床一边说道:“不了,我得回去了。”此番归心似箭,只因她再也不敢耽搁了,尽愉的哭声仿佛还在耳边,她这一死,还不知苏胜雪会怎么对尽愉,毕竟曲家没了,尽愉才两岁,姨母也受牵连进了冷宫,再无人可以庇佑她们。

见萧默如此着急,青蔓忙道:“那我这就去差人送萧姑娘回去。”说着拉开门出去了。

萧默忙着穿衣梳妆,青蔓进来说道:“萧府的人来接萧姑娘了。”

萧默点了点头,出了群芳阁,见萧府的轿子停在群芳阁门前,丫鬟看见萧默迎了上来:“小姐,咱们回去吧。”

“二NaiNai不怪罪?”萧默有些迟疑,自己在群芳阁待了一宿,王氏非但不生气还会这么好心地派人来接她?

“二夫人……二夫人说她有愧于小姐,以后更要照顾好小姐,也算是弥补。”

萧默一心想着回去收拾好行李然后赶赴隋安,顾不上多想就上了轿子,轿夫抬着轿子离去。

萧默的轿子刚走,紫英就回到了群芳阁,看着渐行渐远的一行人,问道:“萧府的人来接的萧姑娘?”

“是啊,也不知萧家的二夫人会不会为难萧姑娘。”青蔓有些担忧。

“放心吧,萧姐姐那么厉害,谁敢欺负她,就连那个张县令见了萧姐姐不也乖乖把我放出来了?”红菱笑道。

“说起张县令,刚才我路过萧府,见到了县衙的人从萧府出来,照理说应该是去取银子的,可那些人竟然心甘情愿空手而归,师爷还与萧家二NaiNai谈笑甚欢。”紫英抄着手,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萧默坐在轿子里,心绪恢复了平静,仔细沉思,她回到隋安然后又该如何?如今她只是一个边陲小县的商贾之女,恐怕连宫门都进不了,更别说要把尽愉救出来,罢了,一切等到了隋安再从长计议。

已经过了晌午,可这轿子外面的街道却越来越清静,萧府也不是在什么偏僻的地方,本就有所怀疑的萧默心下更为不安起来,正想掀开帘子看看,一缕香气扑鼻而来,忽然见那帘子下端伸了根竹管进来,正往轿内吐着烟。

“糟了,中计了!”萧默心下惶然,扶着轿厢想跳出去,意识却越发模糊起来,渐渐失去了知觉……

走在轿旁的丫鬟掀开帘子一看,萧默垂着头倚靠在轿厢里,已经晕了过去,丫鬟嘴角微微上扬,对几个轿夫道:“走快些,办妥了差事,咱们都能向二夫人讨赏了。”

“是。”轿夫应道。

在赏钱的鼓动下几人步子轻快,抬着轿子往树林深处走去,夕阳西下时停在了一处宅子前。

莲儿从宅子里出来,看着几人恼道:“怎么才来,夫人都担心好一阵子了,还不快扶进去。”

“莲儿姐,小姐如今何等聪慧,奴婢可是好不容易才哄得小姐上了轿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丫鬟委屈道。

莲儿走过来蔑了丫鬟一眼:“行了,你这丫头的心思我还不知道,赏钱少不了你的。”接着与那丫鬟一道搀着不省人事的萧默下了轿,扶进宅子里去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