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天岐除妖师

更新时间:2020-04-05 08:12:04

天岐除妖师 连载中

天岐除妖师

来源:落初 作者:赤子练 分类:言情 主角:天岐花渐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赤子练的原创小说《天岐除妖师》,主角天岐花渐,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这是一个人和妖并存的世间。『妖,为恶者,必除之。何为恶,害人。』这是身为除妖师必须谨记的一句话。天岐身为曾经的六等除妖师。从除妖师中离开,只除害死好人的妖。只是,好与坏。在人和妖看来又是有分歧的。————————————————————“天岐大人,你信什么?”跟屁虫刘轩云问道。“我只信我自己。”天岐毫不犹豫,“和我的朋友。”『所以这是天岐和她的朋友们的故事』【戏份不会全在主角天岐一个人身上】——————推荐自己的《百妖之事》是短篇故事。新颖写法,等你来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岐伸手将散落的头发往后拨了一拨,眼睛扫了一眼身前,她的身上已经都湿了,这场雨来得可真巧,平复了她除妖时紧张的心神,却平复不了她对于脏乱的厌恶。

一下雨,路也变得湿滑难走。

天岐沉闷地走在前面,刘轩云还在身后不厌其烦地追问着:“天岐大人,你想我怎么报恩?是以身相许好呢,还是当牛做马好呢。”

天岐皱了皱眉,刘轩云似乎真的是想要跟着她,他到底有什么意图。

她要问个明白。

天岐停了下来,拔出剑转过身指着跟在身后的刘轩云厉声喝道:“快说,你到底是什么人,跟着我要做什么?”

刘轩云被天岐这一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缩了一下脖子。

很快,刘轩云又稳定了心神。

除妖师除的自然是妖,他现在还不用担心天岐会对他这个来历不明的“人”下手。

刘轩云往前走了走,抬起手用手背小心翼翼地挥开了天岐的剑刃,眼神游走在天岐的身上,停在天岐的胸前时轻蔑一笑:“我能有什么意图?”

天岐低头看了眼,眼中闪过一丝怒意,抬起头又将剑放回到刘轩云的脖子上,尽力忍住怒气不动声色地问道:“你说你是刘家村的,我在这里也待了一段时日怎么从没有听说过还有这么一个地方,你是在胡说。”声音陡然高了一些。

天岐还是没有忍住。

刘轩云慢慢抬起眼睛,瞧着天岐脸上恼怒的神情不由轻笑一声承认了:“我的确是在胡说,不过我确实是无家可归,所以也不会轻信别人,但我不会去害别人,更不会害我的救命恩人,天岐大人一心除妖,身边总得有个照料的人,我只是想跟着你一起除妖。”

尾声坚定,目光也变得真诚起来。

刘轩云握住天岐手中的剑,对上天岐的眼睛,慢慢将剑逼近自己的脖子处,脸上没有丝毫的畏惧:“天岐大人,我这回说的是肺腑之言,如有半句虚假你大可现在就杀了我,反正我的命也是你救的,能死在你的剑下我毫无怨念。”

毫无怨言,是真,还是假?

天岐的目光变得深邃起来。

两人互相对视着,谁都没有眨眼,顷刻间仿佛时间都戛然而止了,只有雨水还在不停落下,发出声响。

天岐的心中有些动摇。

刘轩云是人,却能在蜘蛛妖腹中活下来,实在有些奇怪,但他若不是人,他的本事也不会高过蜘蛛妖,不然也不会被蜘蛛妖吃下。

刘轩云对她而言,威胁并不大。

雨还在下,雨水隔开了天岐和刘轩云的视线,水滴掉落时,天岐的眼睛先眨动了一下。

刘轩云依旧维持着先前的姿势,他的拳头在天岐的剑和他的脖子之间,他不敢松手,怕天岐看穿他的谎言。

天岐眨眼时,刘轩云清清楚楚地看见了天岐脸上转瞬即逝的惊诧,他明白,天岐上当了,心中悄悄松了一口气。

天岐没有察觉到刘轩云的松懈,避开刘轩云的目光后一脸严肃地朝着刘轩云的胸前看去。

他看了她的,她自然也要看回去。

她是为了正事。

天岐想要听听刘轩云的心声,这种算是关心的话语自从离开除妖师后,她就很少听到了,雨声不大却还是扰乱了她的心声。

雨声,刘轩云的心跳声还有她自己的心跳声,混在一起分辨不出是真情还是假意。

天岐暗想,现在听不到,以后还会有机会。

下雨天不是个好日子。

天岐慢慢抬起头对上刘轩云的眼睛,见刘轩云没有躲开还在一直看着她,心中莫名紧张,直觉提醒着她,刘轩云这样的人总之要小心提防。

如果他只是装出一副很关心她的模样,那么,当他卸去了这份浮于表面的关心后,潜藏在关心之下的应该是骇人的杀机。

刘轩云眨了眨眼睛,露出人畜无害的笑意。

天岐看不明白,刘轩云的笑有些像是装的,又像是真的,她烦躁起来,刘轩云的脸上还是脏兮兮的,根本看不清楚。

等回城,一定要让刘轩云先洗洗。

刘轩云见天岐迟疑,立刻拿着剑猛地往自己这边一拽,手立刻便撞在了脖子处,而天岐的剑被他的手握着并没有伤到脖子。

“天岐大人,我是人,还是妖,你试试就知道了。”刘轩云神色坚定道。

这一招是欲擒故纵。

天岐眼眸一颤犹豫了,她从来只杀过妖,杀人这个念头是有过,但很久没有再动了,那些恃强凌弱的人也是恨得人牙痒痒,可她不能杀,因为杀不完。

这样的人其实比作恶的妖还要多。

但他们身后都有着倚靠,牵一发而动全身,她一个人无依无靠倒也可以放手一搏,只是这么做太不值当。

斩草难以除根,而且斩草除根之后也难保不会有新的草长出来。

在她找到花渐后,变得无所事事的时候,她也许会考虑找一些乐子,像是做些大义灭亲,惩奸除恶的事情。

对了,她的亲人只有花渐一个。

天岐想起花渐,便将对刘轩云的恼怒转移了一些。

但她还是没有轻易相信刘轩云。

她犹豫的是该现在下手还是留到日后。

天岐不由轻笑一声,刘轩云竟让她一时脑热真的起了杀他的念头,看来是他太吵闹了,而且还敢在她面前故意演了一场欲擒故纵的戏,真要找死还会用手挡着,直接把脖子扬出来就行了。

怕死,也算是一个缺点。

当然,怕死也有怕死的好处,就和她的马一样,能多活些时日。

刘轩云想跟着就先让他跟着。

她除妖是为了那些赏金,有了盘缠才能一直游走在各处打听花渐的消息,多一个人有时候是会方便一些。

况且,有些地方,她也进不去。

比如说青楼。

花渐不太可能去那种地方,不过她也说不准,因为人总是会变的,她以前也没有想过花渐竟然会抛下她不告而别。

刘轩云跟在她身边好像也没什么坏处。

他若做了多余的事再考虑杀他的事也不迟,反正他来历不明,孤儿的事像是真的,那就不会有人追究刘轩云的生死。

天岐平静下来喊道:“松手。”

刘轩云往后退了一些,惊喜地松开了手:“天岐大人,你同意了?”

天岐收回剑,转过身往前走了两步,低下头朝着身后道:“刘轩云,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这次记得说实话给我听,我的身边不会留一个欺骗我的人。”

因为,她最讨厌骗子。

刘轩云小跑几步跟上,眉眼周围依旧带着雨水洗不去的血渍:“我早就听闻天岐大人的名号便想追随你,出门途经这里遇到蜘蛛妖,多亏有天岐大人相救才能幸免于难,我想这应该就是缘分。”

缘分。

天岐听后,走得更快,脚下的泥水飞溅到身上,她也不在意。

这也是假话,不过她明白。

所以,刘轩云没有骗到她,一个骗不到别人的骗子也就不能算是骗子了。

刘轩云望着天岐的背影会心一笑,天岐和别的女子不太一样,他要谨慎些不能暴露了身份:“天岐大人,我们现在要去哪?”

天岐轻声回了一句:“平城。”

刘轩云听到后,笑着过去用手挡在天岐的头上:“天岐大人,我替你挡雨。”雨水落到刘轩云的手背上,带着残留的污垢慢慢滑落。

天岐用剑往上拨开了刘轩云的手:“顾好自己就行。”

刘轩云收回手笑笑:“多谢天岐大人关心。”

两人走后,蜘蛛妖的残骸边冒出了一个像极了妖的男子,他的长发随意挽起绑着一根红色的发带,和天岐的一模一样,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薄衫,雨水浸湿后,衣下的肌肉若隐若现。

雨水之中,一抹亮眼的红色比地上的暗红更加醒目,他的嘴唇一开一合,声音好听中带着一丝嘲弄:“你可真是没有用,连一个小小的除妖师都打不过。”

蜘蛛妖的上半身动了一下。

男子走过去,挽起自己的袖子,伸手去探蜘蛛妖的胸口,轻笑一声:“心脏竟还给你留着,看来你的运气也不错。”

蜘蛛妖艰难地醒来后,看着眼前的红衣男子,意识不清还是明白来的是谁,她面色一红低下头道:“花渐大人,多谢你肯出手相救。”

花渐摇了摇头,面色冷峻地看向蜘蛛妖:“小蜘蛛,你该不会也要说以身相许这样的话。”

还能说话,应该没事。

蜘蛛妖动了动手回道:“怎么会。”它不想说不会,因为它心中想着这个念头。

花渐扬起一边的笑意,抬起手慢悠悠地自上而下划着自己的胸前,在腰间停下:“天岐不是你能应付的,跟我回去重新换个身子,休息个几个月也就能恢复了。”

蜘蛛妖犹豫,眼中早已没有面对天岐时那般的凶狠,有的只是憧憬的眼神:“那花渐大人吩咐我要在这吃满一百人的事。”

花渐抬头惊讶道:“你是说你修成人形的事,需要吃一百个人才行是我骗你的,你既然是妖,也有了上半身,想要下半身我替你接一个便是,正好你这蜘蛛的身体也被弄坏了。”

蜘蛛妖点头,想走却发现动不了。

花渐提醒蜘蛛妖:“小蜘蛛,你的下半身已经没用了,等会我帮你把你的上半身救出来,可能会弄脏衣服。”

蜘蛛妖点头,闭上眼睛。

花渐走近触碰着蜘蛛妖的腹部:“别害怕,很快就好,不会疼的,我数到三就动手。”

蜘蛛妖又听话地点头。

花渐将手放在蜘蛛妖的腰间一侧,看了眼闭着眼睛的蜘蛛妖,微微恍了一下神,很快又轻笑着喊道:“三。”

蜘蛛妖忍着痛意问:“花渐大人,好了吗?”

花渐将手伸向蜘蛛妖:“好了,小蜘蛛,把你身上的这件脏衣服脱下来。”蜘蛛妖应声赶在花渐动手前脱下了自己的衣服。

花渐见状赶紧脱下自己的红衣披在了蜘蛛妖身上,抱起蜘蛛妖边走边回:“好了,小蜘蛛,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