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如梦,如梦,浮世本来如梦

更新时间:2020-04-05 08:00:44

如梦,如梦,浮世本来如梦 连载中

如梦,如梦,浮世本来如梦

来源:落初 作者:安一笑 分类:言情 主角:兰瑾秋蝉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如梦,如梦,浮世本来如梦》的小说,是作者安一笑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昔日上界将军曾救一蝉,蝉生灵,便要报恩。于是某日那将军下凡历劫之日,蝉随之投胎凡间。“昔日得君怜惜,拾得一命全造化。今以一命相还,换君今世无忧虑。”浮世一晃百多年,空余苦痛爱恨,无处可逃,折磨自身。“浮世黄粱梦。一世百年,不过一梦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话说那刺客突然自曝身形后,玉蝉公主与太子殿下就不能再往武王府去了,因那地方人流众多,贸然前去保不准凶徒会否伤害平民性命,只得往人烟稀少处逃。

灵婵道:“太子哥哥,我拖住那两人,你原路退回武王府搬救兵!”

太子重重点头道:“好!你小心应付,等我回来!”

掩护太子离去,玉蝉公主不再逃跑,转而孤身迎战两名武功不俗的刺客。

“嗤!”

灵婵只有一柄匕首护身,时间一久难以支撑,免不了负伤流血。

时间一长,刺客老二疑惑嘀咕一声:“老三怎么还没追上来?”

正与玉蝉公主交手的刺客老大闻言神色一变,惊呼一声:“不好!”他话语尚未全落,突然一把大刀从天而降,擦着他的手臂,直直插入地里。

三人见此变故,一致抬头望向大刀飞来的方向。只见洛小王爷玄袍飘逸,犹与黑暗融合一体,正冷着面目俯视瓦下之人。

那刺客老大道:“你杀了他?”

长风答道:“不必担心,暂时不省人事而已。等官兵来了,你等到牢里再好好关切慰问罢。”

刺客老二道:“小子好胆量!你放了老三,并就此离去不再插手此事,我二人可饶你平安离去!”

长风冷笑道:“好大的口气!小王倒要看看,尔等如何饶我?”

刺客老大亦冷声道:“你既不愿珍惜这唯一的机会,就永远留在此地罢!”遂擎剑一跃而上,与长风大战起来。

下方,玉蝉公主独自对付一人,压力大减,很快就将其制伏。

上方,洛小王爷也将那刺客老大击伤,使其气息不稳。战罢,刺客老大感喟道:“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内力竟如此深厚,难怪老三会轻易落败……京城里你这般年纪的,只有那传闻中武王府的武小王爷——洛长风了!”

长风道:“正是小王!你赢不了的,投降罢。”

刺客老大嘿嘿一笑,“我是赢不了你,但我若一心要逃,你也奈何不了我!”刺客老大逃了,长风没有去追。诚如对方所言,他难以留下他。

长风握了握拳头,自语道:“还需勤加练习,若我再强一点,定能轻松留下他……”

“长风表弟!你没受伤罢?”

听见苏景清的声音,长风回头看去,是官府的衙役到了。其中还有太子玉思温。原来他未抵达武王府,就先遇上了前来拿贼的官兵,说了下情况,便一同回来救援。

长风跳下屋檐,“我无事。那个贼人呢?”

景清回道:“已经差人送去府衙了。”

那边灵婵亦对太子道:“兄长无需忧心,禅无碍,小伤罢了。”并将长风相助之事简单与之一说。

玉思温见她都挂了一身的彩,还笑嘻嘻的说着什么无碍,心疼不已。谪骂道:“都伤成这样了,还叫无碍?!”遂对洛长风道:“多谢这位公子救下舍弟王禅,在下王灵和,公子怎么称呼?”

长风回以一礼,道:“洛长风。谢倒不必,碰巧撞见顺手救了而已。”

思温道:“洛公子真是侠义,对陌生人出手相助。趁着今日良宵未过,我请公子玉凰楼一醉。可赏脸一去?”

洛长风还未表态,一旁的苏景清便惊呼道:“玉凰楼?那可是玉京最大的酒楼,其内菜肴号称‘御肴’,甚至有一些高于皇宫御厨水平的菜色!那可是一刻销千金的地方啊!”因此,玉凰楼又有“千金销”之称。

长风奇怪,“苏公子难道还没去过这玉凰楼?”

苏景清哀叹不已,“说来也倒霉,我当年在玉凰楼办酒席宴请诸友,花费了近百两白银,所有人都醉的不省人事,于是那账单就送去了苏府,害我挨了好一顿打!我爹关我禁闭,如此不够还禁了我七成的零用,如今已是一年多没有去了——”

长风摇头,对自己这表兄的孟浪性子深感无奈。他道:“该罚!姨夫没全禁你的零用已是仁慈至极了。”

苏公子气恼道:“表弟你也太不讲义气了!”

灵婵儳和调解道:“别说那些陈年旧事了,玉凰楼比邻的玉澜河河灯景乃是玉京一奇。且小弟兄长与那玉凰楼老板有几分交情,现在去定能要个好位子。彼时喝酒用菜,一观美景,岂不美哉、快哉?”

苏景清被说的心痒痒,便拿胳膊肘捅了一下长风,低语道:“人家盛情邀请,你可不能拒绝,快答应下来。啧啧,玉凰楼的那些个菜肴可真教我想得紧呐。”

长风:“……”以后莫对人说我认识你。

一行四人去了玉凰楼,玉蝉公主中途换了身衣着,抹去脸上血污,一看之下,当真是个白嫩俊俏的小公子哥。苏公子围着她转了好些圈,啧啧奇道:“要不是灵和兄说你是男子,加之确实是平了点,我还真就当你是女子了。瞧这小脸嫩的,一些深闺女子怕都比不上。”

灵婵听得额角突突直跳,只想给这多舌无礼的家伙一记手刀。

玉凰楼上,掌柜的见过玉思温,一番对话后,毕恭毕敬的将众人引至一间布置景色皆最上佳的包厢。

微寒的月光擦过卷起的竹帘斜斜照射进来,映在屋中悠然升起的袅袅青烟上,折射出淡蓝微紫的微芒。清新雅致,颇有几分仙韵。

少顷,玉凰楼最著名的菜品被一一呈上桌来。炙凤烹龙,水陆毕陈。

苏公子似乎从来不知客气为何物,直要了十数坛未开封的陈年佳酿,斟了两一大海。他一闻那酒香,立即神情陶醉,直道“好酒、好酒!”遂牛饮一般一口干了。也不知他究竟尝出什么酒味了没有。

洛长风喝得不多,这酒不烈,后劲却可怕。他酒量虽好,却不想第二日起来头痛难忍。也只有苏公子喝的最畅快,似乎是想把他这一年多没喝的酒都在这一日给补上。

灵婵瞧着长风似是军人出生,于是与他聊起战策谋略来。长风擅战不擅谋,兵书是没有正经读过几本的,哪里论的过通读兵法的玉蝉公主?他心有不忿,便说道:“可请沙盘来实地一战?”灵婵笑回道:“自然可以。”遂命候在门外的侍从取来沙盘。

灵婵掌北齐蛮军,长风掌南玉神甲军,二人模拟去岁神武大将军在青叶关退敌的青叶之战,以此为基础模拟大战。

神甲军的防御力及其近战能力乃是玉国翘楚,就是最善强攻的齐国骑兵也不能迅速将其击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