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六虚

更新时间:2019-10-16 14:06:20

六虚 连载中

六虚

来源:黑岩网 作者:品岩 分类:玄幻 主角:竹寒轩辕皊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品岩的原创小说《六虚》,主角竹寒轩辕皊,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六虚》是作者品岩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角是竹寒轩辕皊,小说节选:一小片乌云出现在夕阳西下的傍晚,有一些压抑、有一些不适,尽管如此,也不妨碍乌云缓慢而固执的飘向山顶的一个小湖泊,层峦叠嶂高大的松柏似乎感受到了什么,轻摆着树冠,荡起阵阵绿色的涟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六虚第四章:再次相遇

‘当啷!’

看来古云天应该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伴随着怒声喝骂,一把两尺有余的短刀和一把狭长的匕首就扎在了竹寒的腿上,竹寒却听到金属碰撞的声音,同时大腿传来一阵剧痛。

完了,这么大两个口子,那些鲜血争先恐后的往外冒,好像它们对即将开始的第二次十分兴奋,一下子跑出来这么多,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至少证明了银铠的存在。

伸手扯下一截下摆,粗暴的包扎了一下,竹寒跳起来再次大叫道:“师父,有本事和我理论一番,若是您有理,徒儿自然会尽心竭力的完成第二次历练,可是您必须说服徒儿,否则徒儿会以死相抗的!师父,您敢吗?”

‘duang’竹寒随着响亮的声音踉踉跄跄的冲向悬崖,这一脚的力道竟是如此猛烈,不出意外,二次堕崖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了,情急之下竹寒不顾一切的‘噗通’一下趴在了地上,在犬牙差互的山顶滑出好远才停下,刚包裹好的伤口传来了阵阵疼痛。

揉着屁股刚要开口,就听到古云天的声音:“你个舌灿莲花的狡诈小子,说出大天来也没用,老夫若是对你网开一面,老夫的十几位师叔必定不会轻易放过老夫,你这个不肖弟子,想害你师父吗?赶快滚去做事,别指望天上掉馅饼,赶快去…”虽然喝骂声不断,却是余音袅袅,一听就知道人已经离开了。

“唉…最后一点机会也不给,这日子没法过了。”竹寒颓然起身拍了拍土,无奈言道。

“该!让你见死不救,这是报应!哼…”一个近在咫尺的女声,带着巨大的怨念,回荡在竹寒耳边。

竹寒厌恶的抬起头,看着丈外漂浮着的那个不久前死去的绝美的女子,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叫道:“邹凯,死女人!”

“你能看到我?”女子忽悠一下来到竹寒面前,用一根葱玉的手指指着灵巧的鼻子问道,倾国倾城的面容上写满了为什么。

竹寒木然眨了眨眼睛,忽然伸手把女子拨到一边,女子奇怪的“咦”了一声,竹寒扬起头再度疯狂叫道:“师父,我还能看到鬼呀,师父您回来,徒儿想和您再聊…”

‘啪!’十分清脆且响亮的声音在黑夜中传出好远,竹寒应声一头扎进了草窠,身后传来一声低低的怒哼:“鬼叫什么,再叫这个也没了,记着!这件事是你必须做的,再怎么胡闹都没屁用!为师走了…”

等竹寒撅着屁股,死乞白咧的从半截人形的土坑把自己拽出来,吐掉嘴里的一只萤火虫后,才怅然若失的坐在那里,望着无尽的星空,心丧若死。

到现在竹寒都不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市镇的,照往常的经验,以上手段只要使用任意一个,师父一定会迁就纵容自己,可是看看现在,耍赖的本事已经被竹寒施展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都不见效,看来是没啥希望了。

竹寒想了想还是不死心,其实也不算不上不死心,说了半天,竹寒还是不太清楚试炼的具体内容究竟是什么。

有了正当的理由,这次竹寒的底气特别足,对着夜空再次大叫道:“师父,帮助轩辕氏意味着要参与权谋之事,徒儿自问做不来,若您不告诉徒儿原因,徒儿宁可从此变成一个农夫劳碌一生,也不会掺杂权谋之事,半年前您带着徒儿看到太多死在权谋之下的人,后来这半年,徒儿作为巡弋接引魂魄,见到更多眼睛冒着绿光,不甘倒在权谋之下的牺牲品。这些人里面放弃蕴星界转投化妖界的比例也是最高的。徒儿不想做那样的人,我不相信您会逼着徒儿变成那样的阴险小人?打死我都不信!”

竹寒很光棍,他实在没有办法了,前半年的游历的时间里,他曾去过六个不同的世界,最吸引他的不是那个繁华的令人惊叹、发达到丧心病狂的世界,那里到处充斥对金钱的强烈欲望,那些满嘴仁义的老女人们,可以脸不红心不跳的将自己的女儿以天价,卖给她们未来的夫婿,那里的钱财不是金银,而是一种纸片片,最让人难以接受的,女婿们需要交纳的彩礼数量,竟然是用重量计算的,太疯狂了!

竹寒觉得那些所谓的女儿已经不再是亲人,而是那些疯狂的老女人们豢养来卖钱捞面子的一件东西罢了,其中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有些女儿为了把自己卖一个好价钱,已经达到了智计百出、不择手段的地步,对此,竹寒对那个世界彻底失望了。

至于权力的争夺,竹寒更加不愿意回忆,相比之下,他倒是愿意被那些老女人狠狠的宰一刀,他觉得权谋的处事方法早已越过了自己的底线。

这就是他抵触的真正原因,至于失去本源之力这件事,他相信古云天不会袖手的,可是竹寒就是想不通,既然师父不是攻于心计的人,为什么要把自己往那条肮脏的路上推,这完全说不通。

“胡说八道,谁让你参与权谋之事了,就是让你给他们找个立足之地,跳出被追杀的厄运就行,这和权谋有关系吗?”听到师父的声音,竹寒把脑袋当拨浪鼓一样绕着脖子转了一圈,结果发现师父还是没有现身,只有声音清晰的传来。

接下来古云天不知为什么停顿了一会,而后怅然若失的言道:“说起来是为师急躁了,为师一厢情愿的以为,你有望在七真境之前踏上凝灵之路,不想现实竟然残酷如斯,虽然你没有借助丹药提升修为,师父还是强行为你凝出你的…唉,也许就是这件事铸成了大错……

浩宇万象顷陨命,明悟九曲临巅峰,老夫竟然无视偈语,才令你有今日之灾。”

气氛变得很压抑,就连坐在一边的女子,竹寒觉得她是在装模作样的长吁短叹,以此来掩饰她看到竹寒倒霉时的喜悦,毕竟竹寒看着她被杀死却没有援手。

老人平静了很久才继续道:“师父也知道你的忧虑,轩辕氏族那边必然有效忠之士,想轩辕氏族做一个平常世家,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其中可能也会涉及权谋之事,玩弄权谋固为我辈所不取,然其中的教训却是有益于你的,如剑之正邪,最终是在于人的,为师此次遣你助轩辕氏族,正是盼你在生命与鲜血之中,尽早达到明悟之境,方可免除后顾之忧,一探浩宇究竟,否则,你只有从头再来一道可行。”

‘噗通’竹寒脸色煞白的坐在地上,干涸的双唇翕合了数次才木然问道:“师父,您是说我会死?”

“唉…”苍老的声音用比较婉转的方式给出了答案。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刺眼的阳光令他下意识的移开视线时,才发现新的一天开始了。

夸张的转动脖颈在天上扫了一圈,没发现师父,回身看了看身后那块青石上的正皱着眉看着自己的女子,竹寒没理她,站起来拍了拍土,走向悬崖。

“诶,你做什么,堂堂男子汉大丈夫,不是要跳崖吧,别忘了你的历练还没开始,就想着准备提前结束了吗,我们轩辕氏可是眼巴巴的等着你这位大救星的大力相助哦。”语气自信而捉狭,其中的挤兑的意味像甩在墙上的黄酱一样醒目。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