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天文

更新时间:2019-10-09 21:20:59

天文 连载中

天文

来源:落初 作者:小鱼儿谦谦 分类:玄幻 主角:虞子谦虞子傲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天文》是小鱼儿谦谦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虞子谦虞子傲,书中主要讲述了:在浩瀚无垠的宇宙星空中,曾经诞生了无数繁华一时的文明,千百万年来,这些文明起起伏伏,生生灭灭;有的消失在时间的长河中,有的却引领着一个时代的前进方向,主导者命运的走向。  神州大陆,星空中最古老与神秘的地方。从远古混沌,到上古洪荒,这里无不是最闪耀的一颗明星。  天道不仁,天书问世;上古神器,远古先民;各族争霸,一将功成。  “当你选择的一刻,你就背上了这份因果,这是你逃不掉的,”  “我命由我,不由天!”  “我辈修士,何惜一战!”  新书天文敬请期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虞中越右手抬起,坐了一个下压的手势,继续说道:“首先,祭奠一下先祖.”说着,从旁边族人的手中接过一碗酒水,上前两步,倒在祠堂内的地面上.

下面的话,更是无聊,虞中越仿佛背书一般,说起了虞家千来以来的历史.

等到虞中越说完,又是一阵鼓掌.这一次,子谦也下意识的鼓起掌来.

“下面,放鞭炮,吃年前饭.”虞中越算了算时间,再次朗声说道.

鞭炮都是从城内发费高价买来的,年会前才会放一次,其余村落也是如此.

年前饭异常丰富,虞家堡一视同仁,每个人拿到的饭菜都是相同.

其中,除了有平日里很少吃到的鸡鱼肉蛋,还有一晚香喷喷的饺子和汤圆.

这些饭菜,让子谦想起了前世的除夕夜,不也是吃这些东西吗?

除夕,是一年中最使人留恋的一晚.

除夕之夜,最为热闹、喧阗.

天一抹黑,孩子们或者半大小伙子,早已拿着香火,东一声、西一响地放起鞭炮来了,胆大的放大炮仗和绚丽的烟火.年幼的一只手捂着耳朵,远远地探着身子点,其他小孩两手捂着耳朵,紧张而又焦急地等待着…….此情此景,即使人到白头也都还能记得.

除夕的意思是“月穷岁尽”,人们都要除旧部新,有旧岁至此而除,来年另换新岁的意思,是农历全年最后的一个晚上.故此期间的活动都围绕着除旧部新,消灾祈福为中心.

虞家堡的年前饭与前世大为相同,只是聚集在一起吃饭的人,从一个家庭变成了一个村子.

想起前世的经历,子谦在心里叹息一声,便大口的吃起了年前饭,这样丰盛的饭菜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吃到的.

吃完年前饭,虞中越再次站起身来,道:“这一年,村里有五名孩子已到了十五岁,过了这一晚也算是成年人了.以后记得帮父母多做点事,为村里多做一些贡献,虞家村的未来还是要你们来发扬.”

一席话,可谓说的热血沸腾,其中有四名少年都紧紧地握着拳头,暗暗决定长大以后为家族做贡献.

子谦神色平静,脸上无悲无喜,仿佛族长的话没听到一样.

虞中越继续说道:“虞家堡的孩子,自小有习武的习惯,这些年来,也出了不少文坛佼佼者,更是有人加入了当地的天虎帮,借此机会,不如让他们五个上来比试比试.”

族长凌中越这一提议,很快便有了几名男子附和,其中有一人喊声最大,一脸的得意之色.

这名男子,却是先前和子谦就有过一面之缘的虞中天.

虞中天有一小儿子,刚到十六岁.

其子虞天成可谓是武学天才,小小年纪便练成了一身不弱的内力.

同龄人中,可谓是出类拔萃,显无敌手,深受老一辈的喜爱.

虞中天也想利用这次机会,让儿子好好教训一下村里的“废物”,并在族内出出风头.

虞中越微微一笑,视线落在虞中羽的身上,问道:“中羽,你看如何?”

宗族祠堂内,蜡烛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子谦父子两人的身上.

众人的神色,各有不同,但唯有一点是相同,他们都带着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虞中羽站起身来,道:“族长,我家子谦没学习过武功,如何能敌过其他孩子?”

虞中越恍然的点点头,略有歉意的说道:“我倒是把这事忘了,你们是修行家族,有过祖训,不能和其他孩子一起学习武功.”他声音一顿,随即露出一声冷笑,“这么多年,你们凌家未出过一名修道者,还在村里白吃白喝,当真以为我们不敢对付你们吗?”

虞中羽脸色一沉,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但脸上却没有显露出担忧的神色,“族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凝视着对方,底气十足地问道:“我们虞家和别的家庭一样,种田缴粮,什么时候白吃白喝了?”

虞中越冷冷一笑,反问道:“虽然这几代都种田了,但以前几代呢?有没有白吃白喝,你心里清楚.”他声音越说越高,完全没有把虞中羽放在眼里,冰冷的质问声,久久地回荡在宗族祠堂的上空.

虞中羽怒视着对方,一字一顿的问道:“你想怎么样?”

虞中越似乎并不担心撕破脸皮,淡然的说道:“你们不是修行世家吗?修道者应该都很厉害,就让你家‘少爷’和村里的几个孩子比试几下,怎么样?”

虞中羽知道,儿子去了一定会被动挨打,他丢不起这个人,一口否认道:“不行,子谦他没有学过武功,不是他们的对手.”他紧紧地握着手中的拳头,如果不是担心儿子的安危,他早就上去教训一下这个族长了.

虞中越冷哼一声,带着鄙视的神色说道:“还没上台,你怎么知道不行呢?”

“我说了不行,难道族长想强行让子谦上台比试吗?”凌中羽似乎下定的决心,再次重复道.

虞中越似乎没有放过虞中羽的意思,咄咄逼人的说道:“今天可由不得你,你家‘少爷’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他说话的时候,故意把少爷两字加重了语调,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就是想当着众人面羞辱一下虞中羽.

修道者和凡人之间都有着一层隔阂,修道者看不起凡人,凡人也同样看不起高高在上的修道者.凌家先祖,当年就很少和虞家村的村民交流,后来几代,也倚仗着他们有着优良的血脉,不太搭理虞家堡的村民,在这样的情况下,无形中引起了一些平民的怨怒.

就在虞中羽想再次拒绝族长的时候,听见儿子的声音传来,“父亲,就让我和他们比试一下吧!反正只是比试,他们不会伤到我的.”

虞中羽叹息一声,他知道儿子是为他着想,不愿意看到他们家和虞家堡撕裂脸皮的一幕.

但他也在为儿子着想,不想让虞家堡的人知道,儿子已经能修炼道术的事.

毕竟子谦修炼了近两年,还停留在练气期一层的阶段,无法修炼道术,自然不是眼前几人保的对手.

但他心里明白,这一比试,轻者受伤,重者很可能会全身瘫痪,他的父亲便是在年轻的时候被打成重伤,后来刚过五十便死去了.

虞中羽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所以年少时让他上台比武,都被他强横的拒绝了,这也造成他和虞家堡中众人关系越来越恶化.

未等虞中羽开头,虞中越便讥讽道:“亏你还活了几十岁的人了,竟然还没有小孩子看得开.这次只是单纯的比试,不会让你们凌家断子绝孙的.”最后几个字,他估计提高嗓音,引起周围众人一阵哄笑.

虞中羽心里暗暗叹息一声,没想到这次年会,竟然闹的这么大,看开儿子若不上台比试,他们决不会善罢甘休.

想到这里,虞中羽看向儿子,见他一副丝毫不担心的神色,不禁说道:“子谦,要是打不过他们,记得跑下台,父亲在台下等你.”

凌天齐点点头,故意露出一副毫不担心的神色,“父亲,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其中的厉害关系,他这个活了几百年的人又怎么看不出来.

虞家堡的人,这次故意欺压虞中羽,好让他在族里永远抬不起手,夹着尾巴做人.

片刻后,四名少年已经从一旁台阶,走上平台上.

子谦看了一眼与他同龄的少年,其中并没有上次侮辱他的人,有些失望的道:“父亲,我去了.”

虞中羽紧跟在儿子的身后,来到平台下.

如果他们真的敢重伤子谦,就算拼了老命,也要把子谦带走.大不了离开虞家堡,永远不回来.

可是,离开虞家堡又能出去哪里?

子谦一无手艺,二无学问,就连大陆上几乎所有人都会的武功,都被剥夺了.

平台上的四名孩子,三男一女,领头的那男孩一脸的不屑,显然没有把子谦放在眼里.

女孩则好奇的大量着子谦,或许她想看看,这名被称为“废物”的孩子,究竟哪里和他们不同.

走上平台,子谦仿佛雕像般站在一旁,什么话也没有说.

虞天成哼冷一声,随即一个转身,故作老成的对虞中越行了一个礼,“族长,这切磋如何进行?”在他眼里,比试和切磋没什么两样,还不都是两个人比试武功.

其实,比试和切磋真不是一个含义,比试只是两人之间简单比比,而切磋却是实质Xing的交流.

虞中越对凌天成的问话很是满意,点头道:“既然子谦已经上来了,那就让天成和他切磋一下吧!”

“是,族长!”虞天成拱手说道.

三名少年站到一边,除了那名女孩略微担忧外的神色,其余两人不约而同的露出一副看好戏的笑容.

三人都知道虞天成的厉害,在他们眼中,只要一个照面,子谦就会被打倒在地.

虞天成冷冷的看了子谦一眼,神色淡淡地说道:“你先动手吧!”这架势,还有有一副武坛高手的风范.

子谦听后,淡然的说道:“还是你先吧!”对于眼前的孩子,他实在没兴趣先出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