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杀破乾坤

更新时间:2019-10-08 14:15:50

杀破乾坤 已完结

杀破乾坤

来源:落初 作者:宝庆浪子 分类:玄幻 主角:黑云紫光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杀破乾坤》的小说,是作者宝庆浪子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RN四组出品](猪脚宣言:天要止我辉煌,我必比天猖狂!)一个无父无母的少年,却为何身怀能打开仙门的钥匙——七彩乾坤圈;一个无法修炼的“废柴”,却为何能够在睡梦中修炼成神;废体、残魂,竟打造天下最强战体!寻父母、报血仇!杀出一条登仙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百花庄后园,有一个很小的湖泊,湖泊的岸堤上载满了桂树,扑鼻的桂花香弥漫了整个小湖。

此时正是深秋的黄昏,缕缕霞光映入湖中,泛落初文学点晶莹莹的碎光。

岸边一条石砌的长廊直通湖中央,在湖中央有一阁楼,翘脚飞檐,它分两层,下层呈古铜色,上层呈朱红色,色调典雅,而楼顶铺满淡绿色的琉璃瓦。

阁楼的外檐挂着一牌匾,上面龙飞凤舞地书写着三个朱红大字:

湖心阁。

此时,花怜正背着双手,站在阁楼的窗前,望着远方高耸的山峰出神。

他白衣胜雪,玉树临风,如果不是眼角刻着几缕淡淡地皱纹,还以为是潘安再世,想必年轻时必定是风流倜傥之人,只是此时他的眼神中有着一抹淡淡地忧伤。

“父亲,我来了。”

突然,小湖上传来了一道少年稚嫩的声音,伴着声音,花中天踏入阁楼之中。

花怜一怔,他缓缓转过身,来到书桌前坐了下来,道:

“我知道你应该有事要问我,你问吧。”

神情中有一些落寞和无奈,甚至有一丝悔意。

他自然知道花中天这几天为什么会消失,当花中天在门口转身离开时,他就知道花中天已经偷听到他和大夫人的谈话了,因为他就感觉到了花中天那浊重的呼吸声。只是,他并没有跑出去追,他知道这件事迟早是纸抱不住火的,毕竟花中天在家中的地位非常糟糕,这哪是一个世家少爷的待遇,当然,这里面也有着他这个名义上父亲的原因。

“可是,我又能怎么做呢?哎!”

花怜心中无奈的叹息道。

花中天静静地看了一眼花怜,眼神中闪过与他年龄不相符的冷静,

随即“扑通“一声他跪倒在地,沉声道:

“父亲大人,请原谅天儿的不肖,我想知道我亲生父母到底是谁?”

花中天声音有点哽咽,脸上浮现出一种渴望、激动甚至还带有一丝丝怨恨的神情。

花怜身躯震了震,虽然他知道会问这个问题,可是当听到花中天亲口说出来的时候,他还是有点手足无措,也有点淡淡地失望。

毕竟是自己养育了十几年的儿子,现在竟然有点陌生的感觉。

花怜心中长叹一声,道:

“你亲生父亲是谁我不知道,不过你母亲曾经是我的四夫人,对于你母亲来到庄子那天的情形我还记忆犹新,记得那天天下着鹅毛大雪,整个魂断山都白雪皑皑,这时,你母亲抱着还在襁褓中的你出现在百花庄门前。”

花怜陷入深深地回忆之中,脸上的神情有点恍惚。

“我无法形容你母亲的美丽,虽然因为路途劳顿和饥寒交迫,她脸上有点憔悴,但是还是掩藏不住你母亲那天生丽质,高贵、美丽、大方,所有赞美的形容词放在她的身上都不为过,即使天上的仙女也不过如此。”

说着说着花怜眼神中涌现出强烈的爱慕之色。

“当你母亲恳求我收留你们时,我当时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只是我提出了一个条件,就是要你母亲做我的四太太。哎,也许你会说我是小人,可是当时我确实第一眼就深深地爱上了你母亲,已到了不可自拔的程度。不过,自始至终我都没有碰过你母亲,在我眼中你母亲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我只要能够远远地望上一眼,我就心满意足了。”

说到这里,花怜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一卷书画,递给花中天,道:

“这就是我给你母亲画得的一幅肖像,每当我想念她时,我都会拿出来看看。”

花中天接过画卷,神情有点紧张,他小心翼翼把画卷摊在地上慢慢地打开,好像手中拿的不是画卷,而是一件无价之宝。

说也难怪,他从小就没见过自己的母亲,当终于能够见到自己的母亲时,怎么不紧张兴奋呢,即使只是一幅简单的画像。

好像过了亿万年之久,又好像只是瞬间。

画卷终于在花中天既激动又忐忑的心情中打开了;

无数枝寒梅盛开,犹如漫天的飞雪飘舞,寒梅之下,矗立一美**,眉如远山,目似秋水,唇比樱桃。嫩似剥壳鸡蛋,滑若羊脂白玉,姣胜照水娇花,端的是色如Chun晓,意比秋月,态胜西子,一身冰肌玉骨,一脸绝代风华,一名人间仙子。

“母亲!”

当花中天看到花卷中的女子时,脑海中“嗡”的一声,一种亲切的感觉从心底涌出,他忍不住轻呼出声,一行清泪滑落下来。

“哎”

花怜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

“我不知道你母亲为什么要带着襁褓中的你来到百花庄,也不知道后来为什么还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你母亲就留下你独自离开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过。我也曾经出去找过,但是没有任何消息。”

“她留下什么东西没有?”

花中天问道。

他只是激动了片刻,随即就平静了下来。

“有,她在你的脚上留有一对脚环,也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打造而成的,好像似铁非铁。”

花怜道。

“脚环?”

花中天念了几遍,随即脸色暗淡了下来,腿上的脚环他从小到大不知道研究了多少遍,黑黝黝的,没有发现任何标志,从中想找到自己的身份无异是痴人说梦。

花中天心中无比失望,他本想从花怜的口中得到亲生父母的消息,却没有想到依然是一片空白,一副画像、一对脚环,要想在茫茫得人海中依靠这两样东西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那可是大海捞针一样渺茫。

正当花中天不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花怜似想起了什么,道:

“哦,我记起了一件事,记得刚来时,你母亲叫你易中天,花中天是后来你母亲离开后我给你取的,想必你亲生父亲应该姓易。

“真的?”

花中天惊喜问道,他暗淡的神情顿时一亮。

多一条线索,多一分希望!

“嗯”

花怜点点头道,

“不过,姓易的何止千万,你年纪还这么小,要想在开元大陆上找到你亲生父母恐怕不容易呀。”

“不管怎样,我一定要找到他们,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否则,我一辈子都活得不痛快。”

花中天,不,现在应该叫易中天,斩钉截铁地道。

小小的脸上一抹坚毅之色。

花怜眼神中闪过一缕失望,道,

”哎,好吧,寻找亲生父母是人之常情我不会怪你的。只是开元大陆非常乱,你又不会武道,你一个小孩子出去的话,可以说是步步危机呀。这样吧,过三个月就是神武学院三年一度的选秀大会,我们凤阳镇也有五个指标,到时候整个凤阳镇有头有脸的人都会参加的,我看能不能帮你问到什么消息。”

“谢谢父亲大人!“

易中天哽咽道。眼中热泪满眶。

”哎,其实我一直把你当作亲生儿子看待,只是,哎,让你受委屈了。”

花怜神情黯淡道,

“天晚了,你先回去休息吧,顺便把你母亲的画像拿走,免得我睹物思人。”

“父亲········“

易中天嗫嚅道。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花怜没有再做声,他只是站起身来,像先前一样,背着双手,望着远方高耸的山峰出神。

此时窗外霞光更灿,映在花怜的身上,竟显得无比的孤寂。

易中天站起身来,见花怜如此伤感落寞,一时竟有点不忍,感觉鼻翼有点酸。

,但是旋即想到自己的亲生父母,他只好收起画卷,恨下心来,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