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命运指引者

更新时间:2020-03-24 08:56:45

命运指引者 连载中

命运指引者

来源:落初 作者:奇脊梁 分类:玄幻 主角:齐恩思克林 人气:

《命运指引者》为奇脊梁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命运的长河奔流不息,未来的方向上有着无数支流,而没有人可以真正地预测它的最终流向。真的是这样吗?齐恩思不这么想。至少,他要往自己讨厌的那些支流上筑起大堤。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具身体,即原来的齐恩思·阿勒桑德拉,人缘是真的糟糕。

没人愿意关心他,再加上他长时间绘画不外出,平日里连在意他消息的人都没有。

齐恩思在病床上几乎躺了三天,还没有人来探望。期间还要喝味道怪异、药效存疑的黑色粘稠药物,实在是让人寂寞难耐,苦不堪言。

其实他的身体早就好得七七八八了,偶尔的晕眩多半只是久卧的后遗症。

但是他就是不想起床。

一方面是为了缓解来自两个世界的疲劳,毕竟自己两世为人,都被废寝忘食的画画给害惨了,现在他根本不想碰画笔;另一方面则是觉得没有意思:自己既然学不了魔法了,穿越有什么意思呢?起床还有什么意义呢?努力有什么用呢?

正所谓春困夏乏秋水冬眠,四季都是睡觉的宝贵时间。

而浪费睡觉的美好时光,就是浪费生命。

就在齐恩思自暴自弃,疯狂摸鱼的第四天早晨,这座小楼的门铃终于打破了宁静。老管家应门之后立刻回来通报。

“老爷,弗拉尔爵士来访。”

“快请他进来。”齐恩思轻轻放下手中的报纸,努力让宕机三天的大脑运作起来,一面故作虚弱地说道。

片刻,弗拉尔走进了卧房。

他确然是一名体面的绅士,家境虽然不比齐恩思好,爵士头衔也是前几代人捐出来的,但是仪表、举止与谈吐却格外讲究。即使把他放到那些贵族夫人举办的晚会上,也不会有谁挑出他一丝一毫的过错。

只见他高高的黑色礼帽压住了那柔和诱人的金黄色色秀发,穿着整洁的蓝黑色西服,脖颈上系着柔顺缎带制成的领结。这一身庄重的装扮衬得他那棱角柔和的脸越发俊朗。

他左手摁着手杖,右手轻抚左胸,微微行礼,炯炯有神的眼睛中满含歉意:

“我亲爱的齐恩思,我挚爱的朋友,没想到你得了急病,我竟然未能早日看望,实在抱歉。”

“我才应该抱歉呢,老朋友。”齐恩思苦笑着说道,“因为我个人的原因,所有计划都被打乱了。病痛之余居然忘了通知与你,实在是失礼了。请坐吧。”

弗拉尔在床前的椅子上坐下,手杖搭在墙边,摘下帽子放在床头柜上,双手轻轻揪住膝盖上的布料,表情悲痛:“没有及时感知到你的痛苦,我怎么敢自称你的朋友呢?说实在的,我恨不得自己能代替你承受这份痛苦。你可好些了?要不要再看看医生?”

齐恩思轻咳了一下,说道:“只是略微的虚弱罢了,头疼而已,不是什么大事。本来很快就能下床,只不过一开始没当回事,结果胡乱走动反而受了风寒,实在是悔不当初。话说回来,画展要开始了吗?看来我的画要错过这次展出了。”

弗拉尔双手紧紧握向齐恩思的手,说道:“穆尔已经把画展基本布置好了。但是为了你,我们都愿意推迟这次的画展。毕竟我们大家都很期待你的作品,如果失去你,我们还不如直接散了。”

听到这样的鬼话,齐恩思几乎笑了出来,但他成功用一段剧烈的咳嗽进行了掩饰。弗拉尔慌忙抽手,给他倒了一杯水。

齐恩思痛苦地咳完之后,把水喝下,随后满眼泪水地望向弗拉尔,说道:“你的盛情我自然心领,然而说句实在话,我是真的没有精力去完成这幅画了。”

“其实在画室里憋了那么多天,我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是真的没有灵感。但是正是这场病却正好让我清醒了过来,让我明白了自己思维的枯竭。现在的我,需要的是休息、学习与感悟。”

弗拉尔眉眼中满是愁苦:“那我也不能强求了……穆尔听说这个消息一定会很难过的……我还是把你要上展览所预付的五枚金币还给你吧。”

齐恩思摆手道:“别,已经给你们带来那么大的麻烦了,怎么还能要你们的钱呢。”

弗拉尔急忙道:“那可不行,你得了重病,本来就是不可抗力。你的画不能上展了,但我们又怎么忍心因此而责怪你呢?这钱你一定要收下。”

“好吧,你把金币放在床头柜上吧。”齐恩思一脸无奈。

弗拉尔明显楞了一下,随后从腰带上掏出一个金边锦缎的钱袋,取出五枚金币,小心地放在床头柜上。

空气凝滞了片刻,随后弗拉尔说道:“三天之后,画展的开幕式你还会来看吗?我们可是花了大力气准备的,我十分期待能在那里见到你。”

齐恩思笑了笑:“只要我身体能再恢复一点,我一定会来的。毕竟这是亚绪城群贤毕至的盛会,能看到很多杰出的艺术家。因此我由衷地期待着在那里能够让我眼前一亮的作品,也迫切地渴望着自己能够找回逝去的灵感。”

“能得到肯定的答复,我实在是满心欢喜。我诚挚地祝福你早日康复。”

弗拉尔爵士站起身来:“我想我已经不能再打扰你的休息了,否则我会良心不安的。我该走了,朋友。”

“再见了,我亲爱而诚实的朋友。”齐恩思笑着说道,“请原谅我不能亲自送你下楼。”

我们尊贵的弗拉尔爵士理了理头发,戴好帽子,拿起手杖。又稳稳地行了个礼,这才跟着门外的克林下楼离开。

留下了一个伴手礼物,再以完美的礼仪与老管家道了个别之后,我们诚实可爱的弗拉尔爵士缓步离开了阳光大街198号的小楼,顺着道路走了一两百米,随后转入一个小巷。

走在阴暗无人的小巷里,弗拉尔爵士温文尔雅的动作和饱含柔情的眼神逐渐变得僵硬和冰冷。他回想着之前的经历,脚步不觉间急促起来。

忽然,他怒意彻底涌上心头,步子一顿,手杖敲地,对路边啐了一口痰,骂道:“不值一提的懦夫!自以为是的蠢货!”

而在阳光大街198号的小楼里,齐恩思之前脸上的颓丧和懒意一扫而空,只剩下勃勃的生机和澎湃的激情。

“没想到这么快就遇到了有坑我嫌疑的家伙。更没想到的是,我居然就因此找到了搞事的动力。”

“他是只想要赚我的钱,还是别有想法呢?”

“呵呵,不管怎么说,事情都变得意思了呢。”

阳光洒落在齐恩思的床上,照亮了他微笑的嘴角。而他指尖转动着的一枚金币上,绽放出了真正柔和诱人的光芒。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