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纵横五代之武当掌门

更新时间:2019-10-09 21:42:36

纵横五代之武当掌门 已完结

纵横五代之武当掌门

来源:落初 作者:沧浪小蛊 分类:武侠 主角:萧汉小箱子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纵横五代之武当掌门》是沧浪小蛊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萧汉小箱子,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家搬家公司的小职员,误被天雷击中落入九华山底,随身带着三个神秘的小箱子,开始了一段神秘的穿越之旅。九华山底小小帮派,成了萧汉迈入江湖的第一步。天雷劈顶不死,反而武功精进,萧汉带着三个箱子闯入五代,纵横于乱世江湖之间,帮助南唐郑王李从善改变政局,创建武当派。战魔教,斗三宗,娶公主,试看普通青年萧汉怎样在乱世之中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正在胡思乱想,洞里已经钻出一个满脸胡子的老人,跟着又钻出四个满脸菜色无精打采的青年。叶子萱惊喜交加,和郝雨霏一起上前搀扶老人出来,显得对他很是恭敬。众人也跟上前去嘘寒问暖,一时间乱糟糟的,倒把个萧汉晾在了一边。

萧汉这才发现自己现在的形象不太好,首先是头发被闪电烧焦,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昨天来时也忘记向李月轩要一套新衣服,可能是派中出了大事,其他人也没想到要帮他找一套干净点的衣服,现在的自己基本跟原始社会的野人差不多。

他站在一边,看着众人乱哄哄的,自觉尴尬,不停地搓着双手。众人围在一起,说一阵哭一阵,显然说起了前日之事。一直过了好一阵,叶子萱才想起萧汉还站在一边,急忙搀着老人过来道:“万大叔,这就是我们新任的掌门,就是他救你们出来的。”

万大叔身材高大,满脸胡须,只是关了三天,显得有些憔悴,在两个姑娘搀扶下过来就要下拜,萧汉急忙搀起他道:“万大叔不用多礼。”万大叔摇头道:“本派虽小,却也不可乱了礼数。”执意要下拜。叶子萱示意萧汉接受,萧汉尴尬地点点头。万大叔恭恭敬敬地拜了三拜,其余四个青年也过来参拜新掌门。

参拜完毕,萧汉道:“既然大家都出来了,我们回去吧。”郝雨霏突然惊叫一声道:“啊。”跟着满脸绯红看着萧汉,把头转了过去。叶子萱看了萧汉一眼,也有些脸红,尴尬道:“掌门恕罪,事情仓促,未给掌门换上干净衣服,回去后马上让小霏做一套。”

众人这才注意到萧汉近乎野人,想笑又不敢,只是同时把头转了过去。田承志回身用藤萝把萧汉打开的洞口遮掩好,又跑回来跑到最前面开路。萧汉对他印象不错,这个壮实的青年汉子不善言谈,却是个实在人,以后可得着意培养一下。

叶青书和叶飞就像哼哈二将,跟在叶子萱和郝雨霏身后,再之后是姓万的老人。老人名叫万事成,是派里的老人了,听叶子萱悄悄告诉他的消息,这个老头侍候过三任掌门,在派里德高望重,宫掌门一向对他也是敬仰有加,不知为何把他关了禁闭。李关武跟在后面,之后便是新救出的四个青年。

众人回到石厅,叶子萱向郝雨霏使个眼色,郝雨霏急忙跑了出去。众人分等次刚要坐下,萧汉摇头道:“叶姑娘,我觉得现在派里人员不多,堂主舵主也没几个,大家就别行那些虚礼,大家伙都坐到前面,说话也听得清楚些。”

叶子萱一愣,点头道:“既是掌门有命,我等自当听从。”说完便以目示意叶青书和叶飞,二人急忙上前把左右那些椅子撤下。萧汉摇头道:“不是让你们撤掉,来来来,听我的。”边说他边走上前,亲自拿起一张椅子放到面前,然后指挥叶青书和叶飞道:“你二人照着这样把椅子摆成一圈。”二人点头称是,把椅子摆好。

现在除了叶天杰和李月轩在休养之外,一共有十三个人,萧汉数了一下,对大家道:“一起坐下吧。”说着便走近万事成,扶他在靠近掌门之位身边的椅子上坐下。万事成极力推托,萧汉故意摆出一副不悦的样子道:“本人新任掌门,还请万大叔给个面子。”

他的话软硬兼施,万事成不敢再推辞,乖乖坐下,萧汉指着身边另一张椅子道:“叶师姐坐这儿吧。”叶子萱听他叫师姐,脸一红,走过去坐下,余下众人自己找座位坐下,只是空了叶子萱身边的一张椅子给郝雨霏。

萧汉顶着一头焦发刚要说话,便见郝雨霏抱着一堆东西走进来,走近萧汉道:“掌门,这是一些旧衣服,你先凑合一下,随后我再做新的。”萧汉急忙接过来,感激道:“多谢郝师姐。”叶子萱指着大堂正中道:“那后面是个小厅,到里面换一下吧。”萧汉早已注意到靠近大堂左边有个窄小的胡同,显然是后厅通道,便抱着衣服走了过去。

过了片刻,只听得一声轻咳,萧汉从后面走了出来,众人只见他身穿一件石青色衫子,腰间绑着一根鸦青色连勾雷纹犀带,有着一双明亮的眸子,身躯结实,当真是文质彬彬英姿焕发。常言道佛靠金装人靠衣装,这一换装,萧汉倒也显得精神异常,他坐到掌门大椅上,面对大家笑道:“这身衣服倒也合身。”众人一落初文学头,只有李关武有些不自然。

萧汉看大家一眼,对万事成道:“万叔,在下新任掌门,对于本派之事了解不多,不知道哪位可以讲解一下?”万事成躬身道:“掌门有问,自当禀告,只是我等囚于洞中,本派之变了解得不多,还是让叶姑娘讲一下吧。”叶子萱正色道:“掌门不问,我也会说的。”众人一起看着她,郝雨霏明显有些后怕,浑身都微微抖了起来。

萧汉看着她道:“本派发生了何事?为何一日之内会死这么多人?死了的人又埋到哪儿去了?我怎么一个坟头都没看到?”叶子萱沉声道:“我派名为九华派,成立于大唐天佑元年,至今已有五十多年,经历了三代掌门,第一代掌门吴可凡原是朝廷官员,眼见唐朝将要灭亡,天下大乱,又得罪了仇家,因此携家带口跑到江南,隐于九华山上。跟着唐朝灭亡,天下大乱,仇家一路寻踪追杀,查访到了九华山,吴可凡走投无路,带着一家老小十七口跳下山崖,当时正是秋末,谷底日久年深,积了厚厚的落叶,一家逃得了Xing命,便在谷底隐居起来。吴可凡懂得一些武功,先后收留了一些山间猎户子弟,便成立了九华派。”

“吴可凡死后,掌门之位传到其子吴畦手中,修习无相神功,与世无争,带领众人找到我们如今所居之处,彻底隐居起来。九华派虽为派,江湖上却少有耳闻。三十年前的一个风雨之夜,一个浑身受伤的青年从山上摔下,被吴畦救了下来,就是第三任掌门宫商羽。”

众人大都是青年,尽管听过一些本派历史,却也不太了然,此时听她娓娓道来,才算彻底清楚。叶子萱讲至此处,万事成接过话头道:“宫商羽摔下山崖,被我派救活Xing命,从此便在此处跟着吴掌门修习无相神功,我原本是负责服侍吴掌门的,跟他多有接触,却从来没听他说起为什么会被人追杀。一直呆到去年,吴掌门仙逝,遗言传掌门之位于宫商羽,他便成了第三代掌门。今年端午前夕,宫掌门突然出山,不知道去了哪里,一直到六天前方才回来,神情沮丧,老头子我出于关心,追着问他几句,宫商羽大怒,说我倚老卖老,居心不轨,把我和几个犯了小错的弟兄关到后山洞中反省。”

叶子萱看萧汉一眼,见他听得认真,接过话头道:“前天早上,我们这队七人被派出去打柴,只有我因为不太舒服,留在派里,掌门说他有点不舒服,让我到后山丹炉拿新炼制的丹药。我跑至后山拿了丹药回来,便听到派中杀声大震,我武功不行,只好躲到树后,远远看见一个黑衣蒙面人手持一把长剑,正在追杀宫掌门。派中一百多弟子本来正在听候掌门指派,不意黑衣人从天而降,数招之间,便尽数毙命,也不知黑衣人用的什么招式。我在树后看到黑衣人追杀宫掌门,两人大战数招,宫掌门的无相神功练到了第五层,却只接得住黑衣人三招,黑衣人逼问掌门什么秘钥,我也听不懂是什么,只听掌门再三说没有。黑衣人逼问无果,一掌击中掌门胸口,掌门登时便没命了。黑衣人在厅里搜了一会儿,又空着手出来,顺着绝壁爬了上去,转眼便不见了。我一直趴在树后,大气都不敢出,一直等到出外打柴的兄弟们回来,才跟着他们回到派中,人已经全死了。”

她说的简单,众人却听得惊心动魄,想到那么多兄弟惨死,忍不住泪如泉涌。萧汉虽有些害怕,不过这些人死与他也没什么关系,更谈不上有什么感情。想来那黑衣人杀了那么多人,也没找到东西,应该不会再来。田承志他们逃过一劫,却是被派出去砍柴,由此也可见这个派确实有些于世无争,躲避在山谷之中,过着自给自足的桃源生活。

萧汉听完,皱眉道:“宫掌门和兄弟们的尸首呢?这里尽管是谷底,却也天气炎热,尸首腐烂,会生瘟疫的。”万事成佩服地看他一眼道:“掌门不用担心,这里有条暗河,从吴掌门创派开始,便实行水葬。宫掌门和兄弟们的尸首想必已经水葬了。”

李关武半天没有说话,此时终于插话道:“李堂主带着叶舵主还有我等兄弟回来已经晚了,李堂主带着我们抬了半天,才把兄弟们一一水葬。”万事成点点头,突然“咦”一声道:“既是你们这堂出去打柴,李月轩和叶天杰呢?”

萧汉面色尴尬,众人也觉不好答话,一齐拿眼看着叶子萱,叶子萱看了萧汉一眼,起身走近万事成,凑近他的耳朵小声把事情说了一遍。万事成惊异万分,上下打量了萧汉数眼,方叹了口气道:“百口之家,主事一人。萧掌门年轻有为,武功盖世,必能带领我派重振昔日雄风。”

萧汉尴尬笑道:“万前辈言重了,我们共同努力,必能重振本派。”众人说完正事,又闲聊了一些帮派杂事。萧汉新任掌门,什么都不懂,一切全拜托万事成安排。万事成安排叶子萱郝雨霏带着山洞里救出的两名青年做饭,叶青书和叶飞还有李关武三人负责打柴,另有三名男青年负责值哨。田承志在萧汉要求下做了他的私人保镖。田承志又惊又喜,激动万分。万事成在萧汉提议下升任本派长老,主管派中一应杂事。至于李月轩和叶天杰,待二人伤好后再做安排。

众人无话,除了李关武有些不太乐意,却也不敢多说什么。今天他亲眼见到萧汉一招击败李月轩和叶天杰,又见他双拳击破山壁救出被困的兄弟,心内着实有些害怕。其余众人对萧汉印象还不错,除了太年轻,头又光秃秃的不太好看之外,人倒还长得不错,为人好像也不错。

萧汉请万事成帮自己把头剃光,又回小屋把自己的三个小箱子提到掌门所住的大石屋里,关上屋门,开始梳理一天的事情。

此时天已正午,叶子萱和郝雨霏做好饭,安排众人吃过,每人在万事成安排下各司其职,萧汉没有别的事,便回到自己屋里休息。一眼看到桌子上的三个木箱,想到自己已经回不去了,这三个箱子便归自己所有。里面装了些什么东西呢?他仍是少年心Xing,好奇心起,按捺不住,握手为拳,一招砸向小箱子上的铜锁,那锁时日已长,早已破烂不堪,应声而落。

萧汉按捺住自己的心,慢慢打开了箱子,嘴巴登时张大,半天都合不回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