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扶桑道

更新时间:2019-10-08 14:10:51

扶桑道 连载中

扶桑道

来源:落初 作者:轻狂狸砂 分类:武侠 主角:云姨老夫子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扶桑道》是轻狂狸砂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云姨老夫子,书中主要讲述了:春秋末年,战国初期,七雄战火,江湖难行。有一把救生的刀,有一张杀戮的琴,生杀存亡,人命草芥,飘摇的正义之火卷入了权利野心的漩涡,如何衡量对错?如何抉择黑白?人心七窍玲珑,黎明之光总在浓雾之后。群:579052143。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个晚上我不怕死的出了趟门,得出了三个信息:一,北辰镇的夜晚不只是吓人,还吃人;二,除了我的墨午刀以外,这世界还有还有另一把能斩“妖魔鬼怪“的大刀;三,我不应该回来。

那个老头很凶。

空空如也的客栈里,一地的桌子是观众,一屋子的空气是氛围,前面站了三个人,很凶的老头说:“你还敢回来?!”

柜台被他拍成了半残,我沉默,小福子跳开,急忙将鬼神刀往背后藏。

那九级的烈火来回的看着我俩,最后指着我道:“你!还敢回来?说好的门神你站哪儿?!你看看我这个小店被砸成什么样了?!你能从凰雪楼出来就打不过他?!你的锋芒干什么去了?!”

他说的是一张三条腿的桌子,那是整座客栈唯一的残疾。

“你!”他又指着小福子,柜台彻底碎了,“赶紧拿着我的鬼神刀给我滚回我的房间去!不知死活的小兔崽子!!胆大包天!!!”

胆大包天的小福子低头去了,我确实对不起他。

“你!...”他又指着我,我已经在楼梯上了。

片刻,我上了楼关了门,楼下传来一声怒吼,响彻九天上的夜:“你给我站住!!”

一扇门是隔绝的安静,让原本就拥堵的大脑更加拥堵。出去一趟发生的事太多,从头到尾过一遍,一片乱: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为什么?为什么?

再次打开窗,我还是看着那片荒地,仍旧黑得看不透,这一个夜让我有一种感觉,白天是一个世界,夜晚是一个世界,如果白天里的路太宽广而难行,那夜晚的路就是太狭窄而难行。一条夜的路,几乎是死路。

很累啊。

忽然楼下过来一个物体,我抬手接住,一看,是一粒普通的石子,愣了几秒,我又移了目光往下看,一棵树下一片黑,里面一个声音悠然懒散,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好一个美人对月。”

夜风拂过,大地安静,枝桠被拂得一斜,影影绰绰里依稀见一个人影,躺着,闭眼。

我放下了手,看着他不动,他什么时候在那里的?

许久,他又道:“姑娘好兴致啊。”

他睁开眼睛起来了,靠着树,又无声的笑着往外面走,半晌,出了阴影,那淡淡的夜色突然一亮,是将月光逼得退了几退的黑。

黑色的紧身劲装,黑色的面巾,黑色的眼睛,黑色的眉,手中握了一把黑色的剑。

眉,微扬;眼,深不可测;裸露的额头,白得扎眼;剑柄上,有着一颗红色的石头……

他抬眼,似笑,非笑,不明,不暗,将头顶上的一枝花折了下来插在了发间,转眼看着我这里,不动。

气氛有种异常,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他的眼睛又暗了,带了一层雾:“你喜欢我?”

我站着不动。

那眼睛又明了,是高傲的山顶:“我就知道。”

忽然起了一阵大风吹得整个后院哗啦啦的响,这阵风有点古怪,因为它是自南往北,南风?

他又在底下是恩赐:“那好吧,报上你的名,也许我会偶尔的想一想。“

我又看他,不动。

风里他往前走了一步,风停了他的那一双眼睛也是拨雾见明:“下来吧,或者我上去?”

他想干什么?脑子里一个放大的问号。

那双眼又松了,是笑,他来回的走着道:“我听说今天凰雪楼来了一位吃白食的女食客,身手不凡,神秘莫测,胆大包天,来去无影,连人家的招牌都砸了。我又听说几个时辰前钱进赌坊来了一位搅场子的女赌客,腿脚功夫不错,离场的心里素质也不错,连人家的后门都封死了。此刻,他们正在全镇捉拿呢...”

他停在了楼下看我,是耐人寻味:“不知,你看见了没有?...…”

我明白了,而我原本是想去叫六爷来收租的,现在又改定为另一个主意。

楼上楼下,一个正好的角度,我手起手落,一盆水下去后我也跳窗了,接着屋内的盆哐啷到地我来到了他面前,他顶着一盆水脸色一变转身就跑,我在后面脚不落地穷追不舍。

没有别的原因,一双莫名的手已经可以砸穿一块陆地了......

敢威胁我?正好我今天晚上失眠,我们好好说道说道什么是威胁!

一道疾风我们出了后院,他带着水珠在前,鬼魅的残影时不时的变换位置是绝不就范,我带着新起的怒火在后,一个脚跟不沾地也是不离不弃,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我全神贯注的锁定他的位置。

首先我们来一场轻功小较量,如果他跑掉了,我就继续回来失眠,如果他跑不掉,今天晚上我要跟他玩。

一时,这等速度,在一个明明很淡也很冷的夜色下,竟擦燃出了一道烈焰之火,他在前头也不回说:“别追了,太热情了可不好。”

我在后无比的慈祥说:“喜欢,就要热情,热情似火……”

他一个趔趄,我差一点就抓到了。那影子一转,又继续跑,是害怕的东想西想:“你吓到我了,我不喜欢你这样的姑娘。”

我继续追,是算计的南北堵截:“那不要紧,我一定会让你喜欢。”

十分钟后,在我的逼迫算计下,他慌不择路进了一条死巷子。

十分钟,两盏茶,我也是有耐心。

他在那边靠着墙,我冷静的向他走去,一个背景很适合,淡淡的月光在背后将我的影子拉得细长,黑色的影子先是吞了他的脚,再是身子,最后是头,他后退,只一步,就贴到了墙:“你要干什么?”

“哈。”我笑了一声停下了,他松了口气,我又蓦然翻出一把黑色的匕首,他倒吸一口气,我继续走,匕首黑沉直砸进了他眼里,我抬手,那眼睛暗了下去,我落下,他靠着墙慢慢往下滑。

我发现有什么不对劲,顿了顿,一把掀开了他的面巾,月色下,那是一张惨白无色的脸,虚弱无比,他受伤了?墙上有一抹黑色,剧毒。他受了重伤。

但那双眼睛里没有一丝痛苦,只是亮得晃眼,一种谈笑间的不在意,就好像他根本就没有受伤。

人的肉身可以屏蔽这种痛苦吗?

我只记得七岁那年,我掉进四掖山后山的一个暗窟擦伤了手掌,疼得我三天不能拿筷子吃饭。

也许他不怕疼,也许是他感觉不到疼了。

他又向我伸出了手,我本能的去挡,一阵僵持,他的手去向了我脸上,拇指拂了拂,又放下了。

空气里有一种隐约的血腥,我现在才后知后觉,途中虽然觉得那水珠落下来的力度不同,但也没有多想,现在明白了,他为什么躺在地上,就是因为受伤了。

我问他:“谁打伤你的。”那毕竟是在来福客栈的后院,也是六爷的地盘,谁那么大胆子?

他笑了一笑没有说,道:“怎么?你要替我报仇?”

我双手抱肩上下看了他一眼,虽然他快要死了,但我还是想踢他一脚,他怎么这么自恋?我说:“说遗言吧,也许我会替你带到。”

他又笑了,但是半晌不说话,最后道:“我还没有娶妻。”

这次就轮到我不说话了,但我还是忍不住说了:“有点出息?换一个。”

他说:“我暂时想不到,你能救我吗?让我好好想想。”

我看着他不动,又转身走了,他叫我:“别走!”

我转头看他,他说:“我怕黑…”

我转头走了,“一个要死的人,还怕什么黑...”

三分钟后,我回来了。

一分钟没有走出这一条巷子,半分钟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巷子被六爷设了阵法,我们在后院外的巷子里追跑了十分钟。半分钟望着来福客栈问六爷,这里要死人了你救不救。一分钟往回走,他不管。

再回来,墙上靠着的人已经坐在了地上,那气若游丝一条命只等着收尸了。

我蹲了下来他没有动静,我又扶着他的肩看他背上的伤:一件外衣是完好,但一条黑线自左腰到右肩。

很奇特的伤,是一种隔山打牛的手法,如果不是伤口的血浸湿了外面黑色的衣,他的演技再好一些,可能他死了也没人知道。

隔山打牛,最讲究的是一个内力和完美,外面的伤痕越浅里面的损坏就越重,这个人的实力不一般,虽然外面的伤痕显了,但这也是一种内力相互抵抗之后的表现,而那伤口的血为什么是黑色?

是因为他中了一种奇特的毒,因为这伤,又或者是借助这伤而起,伤不好,毒不解。

这一道伤是来自两双手,也很明显,那两双手不是一个阵营,因为他们如果联手的话,那就不是现在这种效果了。

这个人了不得,看伤看道行,这两个致命有多厉害,他就有多厉害,中了这样致命的招能撑到现在,途中还跟我跑了十几里,我也是认为他不是人。

但我解不了毒,也不会医治致命的内伤,甚至给他买副棺材的钱都没有,纵然他原本不用死,只是因为我一盆水而受惊冲开了穴道,现在要死了,我说,“你可能真的要死了,我救不了你。”

他没有说话,又把那把宝剑递给我,我看着,心里有点愧疚。

“我们做个交易,你救我一命,我以后当你的手下。”他说。愧疚烟消云散。

“我的武功比你高很多,快点心动吧,我真的快要死了。”他又道。我开始犹豫。

剑一声闷响掉在了地上,他的手耷拉下了,我说,“我怎么相信你?万一你骗我呢??”

他闭着眼睛道:“我腰间有张卖身契。”

我扒拉了出来看,还真是!

他说:“大王。”

我信了,翻出了腰间的小青瓷瓶倒出一粒白丹喂给他吃了,他吃了,也笑了。

我站了起来松了口气,拿着地上的剑满意的走了:“好了,半个时辰后你就能活了,再半个时辰后你的肚子里就有一条虫,名字叫小毒……”

后面没有动静,我猖狂的笑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