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盗亦有道之偷天换日

更新时间:2019-10-06 10:54:05

盗亦有道之偷天换日 连载中

盗亦有道之偷天换日

来源:落初 作者:风骞羽 分类:武侠 主角:辛大长老 人气:

主角是辛大长老的小说《盗亦有道之偷天换日》此文是风骞羽原创的武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每个人都有做贼的潜质,而且做贼是很有前途的!做贼的最高境界就是没什么是偷不了的!辛无尘以前是废物,走上了“侠盗”之路,在天下正道人士的眼里,做贼,还是“废物”!不过,要是做一个人见人怕,却又是人见人爱的贼,却是一门比至强武功还难修炼的境界,其实,做贼,修的是一颗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辛无尘压制住自己的喜悦,虽然幸福来得很突然,可自己对眼前这个“狗模人样”的所谓世外高人可是一无所知!轻易拜师?不可能,没搞清楚状况就把自己轻易交出去,这不是辛无尘的处事风格,虽然自己的这具身体经脉废了,但脑子却无比清醒,融合了一个近乎傻子的脑子,谁能想到反而比之前在地球上还聪明?

“小子,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拜师?有多少人想拜入本大爷门下?可没几个能入得了法眼!这么多年就收了四个不成器的弟子,可怜我无影圣手纵横一世,风流倜傥,英明神武,连个合适的传人也找不到!寂寞啊!”狗狗此刻后腿站立,学着人的模样将前爪往后一背,一副寂寞高手的样子,可若是人形,或许这个场景会是花瓣漫天纷飞的绚烂,可若是一只狗是主角......

“无影圣手?很厉害吗?即便是采花大盗的传闻有误,怎么这么一个绝世高手,会被人施展移魂大法,弄成了这副模样?言过其实吧?”辛无尘眨巴眨巴眼睛,撇撇嘴,一副打死也不信的表情。

“喂!你个小混蛋,本大爷纵横这片大陆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敢质疑我!老子这一生就吃了一次亏,就是栽在贱女人和伪君子的手上!你还别揪住这点不放,老子不就犯了是男人都会犯的错误吗?而且就这一次而已!”狗狗的表情很不自然,辛无尘这是故意“哪壶不开提哪壶”,先狠狠打击一下这个所谓的高手再说。

“谷前辈,你刚不是说了,小子我天资出众,是万中无一的奇才,当然只有最厉害的人才能做我师父,你被打败过,你算最厉害的吗?你够资格做我师傅吗?”辛无尘鼻孔朝天,一双眼睛白多黑少的表情。

就这表情加上这语言的挤兑,让狗狗的脸涨得通红,呼哧呼哧的吐着浊气。“好,你说我没资格,那谁有资格?说来听听,说不出个道道来,我...我一定把你这小混蛋打得跟狗一样!”

不知不觉,狗狗口中的“大爷”已经变成“我”了!而且立着的身子坐了下来,背着的前爪又重新回到地面支撑着身体。

辛无尘站起身,模仿着刚才狗狗的动作,双手后负,丁八脚步站立,缓声说道:“前辈一身绝学如果空前绝后的话,那么把绝学传给你的那个人应该比你厉害吧?”

“我...我师尊当然是天下最厉害的人物!”狗狗一下就泄气了,这小混蛋偏偏就把他这辈子最敬重的人给抬了出来...

“唉,师尊当年不仅救了我的命,还传了我这一身本领,可是后来那件事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师尊,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如今,我这副摸样,真是给师尊丢脸!”狗狗说到这里时,不自觉的趴了下去,把头放在前脚上。此时,哪还有无影圣手的半点风骨?倒更像是一只孤苦无依的流浪狗。

“前辈,你也别泄气!你做我师傅不够格,小子我倒不介意叫你一声师兄,你代师收徒如何?”辛无尘摸摸鼻子,扭头俯瞰着狗狗,嘴角带着笑意,抛出了他的盘算。

“什么?臭小子,这算盘打得可真精!我跟你爷爷是同辈,你要是成了我师弟,那我岂不是连降三级,成了那老混蛋的孙子辈了!不行!绝对不行!”趴在地上的狗狗一下子就立了起来,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就凭这一点,你就不够格做我师傅!你是成名已久的人物了吧?眼界这么低下,头脑这么简单,怎么能教导我这等天才?这不误人子弟吗?”辛无尘也提高了音量,摇摇头,叹息一声。

“小子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了,我眼界低?我头脑简单?你凭什么这么说?”狗狗怒了。

“修武之人,什么最重要?是德!武德!也就是常说的修心,无论地位、名声、武力怎么样,必须有一颗平常心,不持强凌弱,不滥杀无辜,不祸国殃民,相反,能力越大,承担的责任就越大,力所能及的保护这天下人的安定和幸福,守护这天下不被邪恶所侵扰,这才是修武者的正道。你连一个什么狗屁辈分都勘不破,做什么前辈?装什么高手?”

“......”

“如果这世间有轮回,老祖宗死了,又轮回转世,投胎到后辈名下,你是该叫生你的人父母呢?还是让父母称你为祖宗呢?辈分重要吗?”

“......”

“况且,我还不知道你所谓的宗门是什么,你的那套功法是不是能够修复的经脉,这都是没影的事,你就让我拜师?我若心性不良,或者包藏祸心,日后做出有损宗门的事情,你可对得起师尊的教导?可见你的头脑根本就不好使,要不说你好好一个高手,怎就着了别人的道了呢?不要说敌人太狡猾,而是你自己太愚蠢!”

“......”

“让你做我师兄,都算抬举你了!如果你的那套功法能够修复我的经脉,我叫你一声师兄也不吃亏。而且我这做师弟的,必然会好好地报答你。比如说,我可知道移魂大法如何解除......”

“等等,你说什么?你会解除移魂大法?”狗狗正被训导得一愣一愣的,突然听到这个信息,耳朵噌的就立了起来。自己的灵魂被禁锢在这狗狗身体里已经三十年了!而他又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狗,可以想象这“人不如狗”的日子有多难熬!

“这么跟你说吧,除了只有掌门能修炼的秘术外,玄武门的绝大多数武学,都在我的掌握之中,但前提是你得确定你的功法能让我的经脉修复,等我也练成了高手,我就可以为你解除移魂大法,咱们这是双赢,互惠,懂吗?”

“是是是,我决定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师弟...不不不,以你的见地,你就是我师兄了!我是你师弟!要不是怕不尊重师尊,我拜你为师都行!”狗狗的这个大跨度的转变,让辛无尘都愕然:这也变化太快了吧!

看着狗狗那吐着舌头,涎着脸,有点小兴奋的表情,辛无尘实在不想再继续打击他了,毕竟,人不如狗的日子太过凄凉......“也真是张狗脸,变得真快....”辛无尘无语了。

“嘿嘿,师兄,从现在起,整个无影道以你为尊,你的话就是最高命令!”狗狗涎着脸凑了过来。

“真的?确定?当真?果然?”

“确定确定,有我在,没人敢不服,咱们无影道目前就我加上我三个徒弟,我的话就代表宗门的意思。师兄你有大智慧,我修行了五十年,都没看破的东西,你小小年纪就能领悟,的确天资比我好太多,我想你做大师兄,师尊也不会反对的!”

“那...你给师兄打个滚?”

“!?你...”

“哈哈哈哈,算了算了,开个玩笑而已,我只是确定我的话好不好使!这无影道是什么样的?说来听听。”

“五十年前,我还是普通人,有一次我实在饿得不行了,就去一户人家地里偷了两个地瓜,还没吃进肚子里,就被发现了,被几个壮汉打得死去活来,后来师尊路过,救了我,然后收我为徒,传授我各种技艺,说我很适合无影道,要我在这衡水大陆上,建立无影道,把无影道发扬光大。我用了五年时间修炼,然后用了五年时间闯荡出了赫赫威名,之后的十年,更是在整个衡水大陆上混得风生水起,无影道也声名鹊起,只是没想到,最后中了美人计,被辛五行和杜鹃设计,变成了这副模样。”

“说重点吧,无影道是什么?”

“那我就简单的说了,无影道,就是做侠盗,在别人眼里,我们就是贼!师兄可明白?”

“明白了,你一定是偷了什么对我爷爷非常重要的东西,他才会对你下手的吧?”

“是一颗玄武之心,传说,炼化了这个玄武之心,就掌控了整个衡水大陆。我是在一个地底下的暗河里得到的玄武之心,只是......只是......一次酒后无意中说给了杜鹃听......”

“咎由自取吧!这可怪不得谁了,你贪人家的色,人家贪你的宝,各取所需,就要看谁笑到最后了。”

“......”

“很好,无影道,无影盗!那师尊名讳是?”

“神行百变万里空。”

这是一个很陌生的名字,至少,辛无尘从玄武门的那些奇闻异志里,没有发现过相关的记录。如果谷若虚所描绘的这个便宜师尊真是个超级高手,在这片大陆上不可能不留下任何痕迹。除非,这是个非常低调的人,又或者,他只是路过,本不是这片大陆上的人。

“我估计你也没见过师尊几次吧?”辛无尘如今真把自己当成了大师兄一般,无意中的口气,已经把这只狗狗当成了自己身边的“宠物”一般。

狗狗晃晃脑袋,若有所思的说道:“师尊是世外高人,神龙见首不见尾,我就见过两次。第一次是救了我,然后传我师门技艺,并嘱咐我建立无影道,在一起的时间没超过一个月,第二次是五年后,我已成名,又指点疏导了几天我修炼上的瓶颈和难处,可能是我资质不够,师尊好像很不高兴,偶尔听师尊一个人念叨过什么‘五心融合’之类话,后来对我说,如果这辈子,无法将无影道的至高绝学‘日月神诀’练到大成,就不要让无影道出世,否则会带来杀身之祸!惭愧啊,到现在,我连小成还没达到,所以,无影道也就一直没有显山露水。”

“‘日月神诀’?就这部功法能修复我的经脉?”

“当然不是,看来师兄你得先入门啊,要不然,师弟我可不敢把无影道核心的一些东西告诉你。”

“……也好!”

“嘿嘿,师兄你也别心里打鼓,我保证,你一入无影道,你此生无悔!”

“我靠,我现在已经上了贼船,后悔得了不?”

狗狗没再多言,而是跑到一个石床边上,按了一个按钮,石壁上豁然出现一道门,狗狗对着这道门吼道:“你们三个小东西,给我滚进来!”

三个人鱼贯而入。

“师尊!”三人齐齐对着这只小狗躬身施礼。若不是辛无尘早知内情,一定惊掉下巴。

“准备入门仪式,你们三个都弄过,去准备吧!”狗狗的声音此时充满威严。

“是真的吗?师尊,这小子答应拜师了!太好了,我又有小师弟了!”一道悦耳的女声响起。

辛无尘抬眼一看,说话的是身材娇小的那位。“应该是用峨眉刺的那位女子吧?她的声音原来伪装过,本色原声含糖量挺高啊!”

狗狗翻了个白眼,然后轻咳一声,说道:“今天即将入门的,是无影道的大师兄,也就是我的师兄,你们的师伯,你们三个,还不快点过去拜见师伯!”

“?!啊!”三道声音同时响起!

“啊什么啊,为师代师收徒,有问题吗?”狗狗狗眼一瞪,立起身子,前爪往身后一背,派头倒是十足,要是换一只藏獒,可能还能唬人,就那小不点的身板......

谷若虚,曾经也是风流倜傥、清秀俊逸的型男一枚,这三个弟子都是三十年前收的,都见过师尊本尊,如今摸样尽毁,可威仪还在。三个人虽早成名于这片大陆,但其师门出处,无人得知。而且三人,各自还组建了小型的势力,只不过相对低调而已。可如今,师尊却要他们这三个老江湖,向一个无法修炼的“废材”行礼,而且还是“师伯”!任谁遇到这事,都有大脑缺氧的感觉。

“磨蹭什么?没听见老子的话吗?是不是翅膀硬了,老子这师傅,你们都可以不认了?”狗狗见着三人的神情,不由得火冒八丈。

“衡水三鹰”,这可是让那些富甲一方的大户人家闻之色变的名字,时不时的,这三只鹰就会去打秋风。“三鹰”虽凶名在外,可对于谷若虚,是真心的尊重。他们都是被谷若虚救下孤苦无依的孩子,救命之恩,授业之恩,师恩齐天,对这位“狗模人样”的师尊,也从来不敢不敬。

“弟子白易居见过师伯!”

“弟子曹尚飞见过师伯!”

“弟子黑玫瑰见过师...师伯!”

三个人齐齐走到辛无尘面前,给辛无尘行礼。此时三人,已经去除伪装,露出本来面目。

辛无尘仔细观察这三人,真是三个奇葩啊!

左首的白易居,却跟黑炭一般,五大三粗;右首的曹尚飞,不用更多的化妆,脸上粘几根毛,活脱脱一个猴头;中间这位,黑玫瑰一点也不黑,年纪至少四章往上了吧?可皮肤白净如雪,身材娇小玲珑,颜若少女,十足的邻家小萝莉的造型。

辛无尘嘴角邪邪一笑,心道:“不给这三位退退火,自己这长辈做起来肯定不会舒服。就先从这个萝莉开始吧...”嘴里却应道:“哟,你们三个就是我师侄?衡水三鹰?真实闻名不如见面,一个个奇蠢如猪!”

辛无尘一指黑玫瑰。“你,看你长得小家碧玉一样,我看你脑子都长到胸口和屁.股上去了!嗯?这胸也不大,屁.股也不大,原来是没脑子啊?你以为你以身喂毒,让别人中招,很得意是吧?要是对方不是打你身上,而是打你的头,你早就成一个无头女尸了!”

辛无尘又一指白易居。“你,拿把大锤就以为自己是巨灵神了?和高手硬碰硬,你以为你是铁打的身体吗?幸好你用的是流星锤,是软兵器,要是铁柄大锤,对手的反震之力就让你内脏尽碎!你还跑得掉吗?”

“还有你!”辛无尘又一指曹尚飞,“你以为自己轻功了得,速度很快?幸好我是个冒牌的,也没练过武,要是我是另外一个绝顶高手装扮的,你不是自投罗网吗?你们三个打人家辛天仇一个都打不过,要是再来一个辛天仇,你们不就全得玩完!”

辛无尘又转头看着狗狗。“真是什么样的师傅教出什么样的弟子!”

狗狗双目一瞪,就愈发火,不过转念一想,好似明白了辛无尘的意思,又没吱声。

辛无尘心道:“孺狗可教也!”然后背着双手,围着三个人踱开了方步,一副长辈教训晚辈的姿态。

“本来呢,初次见三位师侄,应该送你们一份见面礼,可这次临时匆匆,什么也没带,我就给你们上一课,就当见面礼了!”辛无尘也是无奈啊,既然要装逼,就得装个全套的,还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要不然自己在这四个江湖老手面前,一会还不知道被收拾成什么惨样呢!

“咱们无影道,虽然最高目标是以侠义之名扶危济困,守护太平,但,归根结底,在名门大派眼中,就是贼窝。既然咱们要做贼,就得找准自己的位置。你们谁能告诉我做贼的第一条守则是什么?”辛无尘停在三人面前,目视三张错愕的脸,无人回答。

“是保命!命都没了,你拿什么来守护天平?做贼的原则是:能不打就不打,实在要打,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闪,这又没什么丢人的!那你们谁又能告诉我做贼的境界,以及手段又该如何区分呢?”

“......”

“唉,你们啊,都是帮老鸟了,连这都无法回答,你们这贼做得真是没前途啊!”辛无尘摇摇头,又继续神侃:“做贼,也是有境界的,我还未入门,暂且还没什么更深层次的研究,就把我现在已知的东西和你们分享一下!就这些,也够你们这智商水平的消化一段时间了。做贼的五个境界,偷、窃、抢、盗、纳!至于怎么区分这境界,你们自己去体会吧!”

辛无尘停顿一下,看看几位的眼神,似乎自己的这通忽悠还是有效果的滴!“做贼这个职业,也是有不同的修炼方向的,主要是以手段不同来区分,暂且...暂且就分为技和术两类吧。所谓技,就是说做贼,你得是个全才,得身兼百家,博闻广记,上知天、下知地,能看穿人虚伪的面具。武学、阵法、炼丹、炼器这是大流,还有些像傀儡、尸控、符文这些看似旁门左道的东西,做贼的如果具有这些技能,那保命的手段就更多了,也才可能做一个更高端的贼。另外,所谓术,那就是和武力无关的,坑、蒙、拐、骗、诈,以目标方的贪婪和愚昧为基础,设计各种套,挖好各种坑,就等鱼儿上钩。这也是做贼必须精通的手段。”

“所以说......”辛无尘看着这三个一愣一愣的家伙,要准备抛出他的终极杀手锏。

“无影道的目标是:纳尽天下!而我们的做贼的目标是:天下没有偷不了的,做一个最英明神武,让不义者闻风丧胆,让善良者人见人爱的贼!”

“无影道,为何命名为道,而不是什么宗,什么门?因为我们不做普通的毛贼,我们要做天下最厉害的贼,最终成道成神,因此......做贼的道是:天下为公!不为一己私欲而去做贼,不为荣华富贵而去做贼,我们是为天下所有的公平、公正和道义去做贼!你们,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三道声音无比的响亮和整齐......

“一上贼船,终生不悔!”

“一上贼船,终生不悔!”三道声音无比的亢奋和崇拜......

“呼!”辛无尘的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落地了。

忽悠——成功。

结合两世记忆,加上玄武门藏书阁的广泛涉猎,此时的辛无尘,俨然就是一个最高级的传销讲师。毕竟,这可是个做过科级领导人,那种气场,无可匹敌,装逼嘛,小菜......

三个老鸟此时早已是热血沸腾。谁说他们是“衡水三鬼”?谁说做贼没前途?师伯说了,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好一个贼的......尤其是黑玫瑰,双手托着小香腮,满眼小星星:“哇喔,好酷的小师弟喔......”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