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英雄狂歌

更新时间:2019-10-06 10:44:10

英雄狂歌 已完结

英雄狂歌

来源:落初 作者:铅刀 分类:武侠 主角:候弓红甲军 人气:

新书《英雄狂歌》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铅刀,主角候弓红甲军,是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长啸激清风,志若无天下。铅刀贵一割,梦想骋良图。这是一介凡人成为英雄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年后,夏至,四川府境内。

黑妖狐相隔十六年重现江湖,胡家大院再次被偷走黄金百两,全分给城西的乞儿。

“黑妖狐真是个侠盗,劫富济贫。若不是她我孩儿多半饿死了。”

“黑妖狐只在满月出现,必定是月光仙女”

“黑妖狐不是寻常妖魅,必定广寒宫嫦娥下凡,救苦救难。”

“感谢狐狸仙女,拙荆有救,拙荆有救。”

“黑妖狐姐姐是好人,你为什么要抓她”

“黑妖狐千面万化,说不定那乞丐便是黑妖狐所变。”

“城中没人会帮你抓黑妖狐的,你回去吧,侯衙役。”

黑妖狐在四川四虐,百姓却津津乐道。

事道乱,天理不彰,偷儿反倒成了穷困人们寄託的偶像。

候弓听了黑妖狐的巷议街谈,没人肯告诉他黑妖狐打哪处来,往何方去,只得败兴而归,回衙门报告进度。

“我怀疑黑妖狐是女……”候弓站直身子报告。

“候弓你过来。”赵捕头冷冷道。

“前辈,何事。”候弓连忙跑上前去恭敬行礼。

一名捕快拿着鸡蛋压着脸上的瘀青,道:“此人殴打朝廷命官,后续交与你处理。”

候弓看着鼻青脸肿的赵捕快道:“但,此事并非在小弟执勤时发生。”

“你不做,我也不强迫。”捕快瞪着他,还想要这分饭碗吗?

“是,能帮上前辈的忙一直是晚辈的荣幸。”候弓听见了捕快的心底话,自己则说出了违心之论。

大雪后,八人下山各奔东西,候弓成了衙门中差役,成了一条摇尾乞怜的官府走狗。

候弓拿着文房四宝,笔、墨、纸、砚,来到了地下密不通风的拘留牢房,他跟看守的捕快打过照面,来到犯人根前。犯人眉目清秀,双眼透着精光,炯炯有神,见到侯弓现身亦不理会。

“姓什么?叫什么名?”候弓問道。

“双木林,上落下尘,林落尘。”

“林落尘,现在开始作笔录,你知道你为何会在这裡吗?”候弓問道。

“不知道。”犯人林落尘坦荡荡说道。

“你不知道,我告诉你,因为你打了朝廷命官。我们现在依伤害罪及妨碍公务罪起诉你,清楚吗?”候弓問道。

“我仅仅生个懒腰,就伤着他,我好生抱歉。”林落尘耸肩。

候弓见林落尘还是没打算配合道:“你这样我没法帮你。”

“没关係,这能待多久是多久。”犯人端详着候弓的面目许久,陷入一阵沉思。

“看你是个练家子,在何处习武?”候弓問道。

“我是天生神力。”林落尘仍是随意敷衍。

“门裡规矩,交出武学祕笈,便能斟酌减刑。”候弓顿了一顿:“至少会待的好过一些。”

“是衙门还是六扇门规矩……”林落尘突然起身叫道:“我识得你!”

候弓给他吓了一跳:“蛤?我与你素不相识。”

林落尘咧嘴笑道:“你忘啦?一年前的冬天,我抢到草还丹后,去到一间梅林小屋,你就那群孩子之一。”

万万没想到林落尘剃掉鬍鬚,繫起长髮,一个虯髯大汉登时改头换面成了一个未过而立的潇洒少年。

林落尘道:“呀,当日何事生乱?绛草冷还丹怎会下落不明,难道是给唐们夺走了”

候弓道:“那日,青衣少女……”

林落尘道:“青衣少女,你是说露清晓?”

候弓道:“她是叫露清晓吗?嗯,露清晓被那紫衫少年所伤,中毒倒地不起,我们把那仙丹给露清晓吃了。”

林落尘笑道:“哈哈,居然是她自己所吃了。”连搥地面,纵声大笑,整座监牢为之震动。

候弓压了压耳朵,此人武功高强,可能真的伸展筋骨顺手就错伤人了。

“你武功高强这件事,我会帮你写在笔录之中。”候弓道。

林落尘沉思半晌,道:“你想学武功?”

“这是规矩,只要……”候弓道。

“我不是问规矩,我是问你想不想学?”林落尘打断他的话。

那日虯髯大汉林落尘与青衣仙女露清晓在屋内生死对决,英姿飒爽,震撼候弓心灵,即便学点皮毛也终生受用,不用在任捕快们的欺负。

“可上面不好交代。”候弓道。

“你写,犯人不识字,说话颠三倒四,祕笈需亲授,由你编纂成。不就成了。”林落尘道。

“师傅,受弟子一拜”候弓心念已定,双膝跪地,便要磕头。

“慢,我只把武功传给你,但你会大祸临头,你仍旧要学?”林落尘道。

候弓心一横:“要”

“你我不以师徒相称,它日我会向师傅引荐,收你当弟子。”林落尘道:“我被你们搜走的行囊内有一手镯串着紫金铃、一只葫芦,都去拿来。”

候弓拿到獄卒代為保管的行囊,依言打开,翻来复去搜索好不容易才从包袱中找到金铃。

“从今往后,你不论练功还是行走皆要将这紫金铃戴于手上,不可放下。”林落尘道。

候弓将紫金铃套在手中既不沉重,也无何处特殊,反倒是走动舞刀时,都会叮噹作响,甚是惹人耳目。

紫金铃中不知藏何奥秘,但那葫芦又有何用呢?

只见林落尘拔掉瓶盖,骨碌骨碌喝了葫芦两大口酒道:“你的武功基础为何?”拿酒葫芦目的,只不过是林落尘想喝酒罢了。

“罗汉拳”候弓讪讪的道。

“衙役只能学到罗汉拳?”林落尘道。

少林罗汉拳是由严不惭父亲所传授,候弓的武力能当上衙役全倚靠多年修练的罗汉拳根基。

“还有六招擒拿手”候弓想起自己委身侍奉赵捕头,端茶迭被换来六招。

“别小觑罗汉拳,罗汉鑽研一百年,一拳能开山裂石。”林落尘道。

“啊!”候弓说不出话来,原来一套罗汉拳练到深处威力不容忽视。

“但人多半活不到一百年,从这儿到京城,用走,用跑,轻功,骑马,驾车皆能抵达。要臻武学之上乘,自然是亦精亦博,然后才能抵达神乎其技。天下第一嵩山派齐遇便是一例。”林落尘接着道。

“嵩山派齐遇是谁?”候弓問道。

“江湖中人你不认识啊,嗯,一代草圣张旭,也是会楷书,会行书,最后集毕生新血成于草书啊,总之武学之路无远弗届,谁先停下谁就输了。”林落尘道。

“原来如此。”候弓道。

“武学之道,由内而外,从表至裡,殊途同归,我现在传你一套我集毕生武功为一体的…的…水月刀法。”林落尘语音迟疑,水月这两字像是刚刚临时灵光乍现所取的。

“不对不对,你这招“空谷幽兰”要挡住敌人中上路剑势,贴身上前连斩。”林落尘纠正道。

“你一刻钟前,才说这招“空谷幽兰”以逸待劳,多名敌人围攻,闪身连戳连刺连环斩。”候弓沉吟回想。

林落尘说的武功路数,反反复复,同一招裡有时说要快刀凌空进击,有时又改以刀拳脚并用,一连花了七天才教完,招数的变化倒也在不断更改之中,令候弓获得不少武学领悟。

第七天,将这反复刀法练上第五回,林落尘忍不住微笑点头。也并非候弓舞的好,倒像佩服自己,自矜自满。

候弓在地牢之中依林落尘所授水月刀法,舞刀练走,气流凝滞的牢笼裡登时刮起一阵风。随着候弓身形步法,摆腕挥刀,铃声清脆响起。

候弓百回刀法舞毕站定,扯了扯手中金铃,只怕全城皆能闻得地牢叮叮噹噹之声。

莫非林落尘所点拨的功夫不是什么名门武学,而是茅山道术,带个铃铛倒真像是个驱鬼赶尸的道士。

候弓向林落尘问道“师兄,我们这门派叫什么名字啊。

林落尘正欲回答,突然闻得脚步声,粗厚声音响起,骂道:“七天了,你在混嘛啊。”

“是。”候弓知道是赵捕头,连忙还刀入鞘,弓身哈腰。

“笔录做得怎么样了。”赵捕头斜眼瞪向候弓。

“是,回赵捕头,仍在撰写武功。”候弓道。

“这傢伙的武功祕笈呢?”赵捕头翻了翻笔录。

“他不识字”候弓道。

“看这狗娘养的,没文化就是没文化,字也不识,量你也不会什么了不起的武功。赶快送去给通判,该打便打,该罚便罚。”赵捕头伤势为微的脸,激动反而更显狰狞。

候弓默不作声,沉默在衙门之中代表遵从。

“快办。”最后通牒已下,后果自行承担。赵捕快头也不回的走了。

待赵捕头走远,林落尘冷冷的道:“武功脓包尚可接受,但我们不收没出息的弟子,立马去杀了那补快。”

“什么?”候弓大驚。

“你就像个哈巴狗,主人明明丝毫不关心你,仍乞怜摇尾。”林落尘直言。

候弓深感同意,为了五斗米折腰实属寻常,自己无非是要早点存钱才能过上好日子。早点回到鬼哭山那座梅林,兄弟姐妹八人再度齐聚,喝酒畅言。

“小的遵命。待我武功大成之时便是那狗贼命丧之时。”候弓知道低姿态能苟活,先答应,后应变:“今天,候弓先行告辞”

学刀第八日,夜间戌时,候弓正演练完第一百次刀法。

候弓大汗淋漓,心中对于能习得精妙武功而喜不自胜,向师兄林落尘询问如何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林落尘直言精进的唯一方法道:“每天都要挥刀。”

“挥到何时?”候弓道。

“挥到你死,挥到没人能杀死你。”林落尘道。

“每天要挥几次。”候弓道。

林落尘道:“我的话,不管挥几次都不够。只要能到神乎其技境界,不管挥几千几万次,想当初在武当山我连作梦都在挥刀,真是好梦。”

“师兄,我在家舞刀时,总觉得总有人在注视我。”候弓道。

“哦?”林落尘思索叫候弓随身手腕系着紫金铃果真奏效。

数道青影无声无息点倒CD府守门护卫,施展轻功直抵衙门地牢。

地牢門口青影忽现,一道婀娜多姿倩影站在牢笼面前,素纱遮面,只露出一对水灵双眼凝视着牢中阶下囚林落尘。

候弓被美丽身影震撼,不敢大口呼吸,微微吸气却发现潮湿腐朽的地牢染成一片清心幽香。

青衣少女对着林落尘冷冷的道:“你还记得我吗?”

候弓作梦都不会忘记这青衣娉影,悦耳嗓音,此女子赫然便是青城仙子露清晓,虽然話不是对候弓说,但他在心中狂叫回应。

林落尘道:“我送菜到青城时,有打过照面啊。”

露清晓道:“你潜伏青城,偷学武功心法,你否认?”

林落尘道:“话可说在前头,我可没偷学内功心法,一群人在那打坐睡觉。武功你们早晚练,我天资过人,过目不忘。自然学会。”

林落尘大雪后,越想越觉得青城剑法博大精深,来到四川前他已见识到一百八十门武功,没一种能与青城派武学相提并论,想起露清晓的剑姿,辗转反侧,自干沦为送菜挑夫,每十天上青城一趟,每趟皆需经过青城弟子练武大殿,虽只是匆匆一瞥,每多看一次青城武功,林落尘心中对於武术造诣变多一分心得,逐渐难以自拔。

露清晓道:“为何还逗留一年被青城弟子发现。”

林落尘道:“因为高深功夫,低俗弟子不会,高手练招又极为隐密,你那斩龙的雷声剑法我上山一次也没再见到。”

露清晓道:“你被青城弟子发现偷师,心中有愧,出手打伤他们是也不是?”

林落尘道:“我用的都是我在山上悟出的功夫,你们学艺不精,终身练武不及我十天一观。”

露清晓道:“今日,让你再次见识斩龙剑法。”

林落尘知道露清晓欲至他于死地,道:“梅林小屋内,你我不分轩轾,如今我又习得青城武艺。一群青城杂兵,耐我何?”

五名青城弟子在露清晓身后听得林落尘伤人不悔,还出言贬低青城弟子武功。刷的一声,愤而拔剑出鞘。

露清晓伸出纤纤玉手,轻握剑柄,剑未露白,雷声突发。

轰鸣。

剑如寄宿雷神一般震动咆哮。

林落尘暗暗吃惊,露清晓功力突飞猛进,不可同日而语,是绛草冷还丹的功效,还是一年来的愤恨练剑呢?

林落尘有感而发道“可与琴心剑胆平起平坐了呢。”全身因对手的强大而兴奋发抖。

青城弟子们久未见露清晓师姐出招,此时雷声霹雳,暗想说不定真能超越剑胆师叔的立下的门槛。

林落尘暗想自己虽然想和露清晓一决生死,但若打得精疲力竭,被群藉藉无名的青城弟子一剑刺死,那可让世人贻笑大方。

“动用私刑,杀死无辜的我,你便和我一样是杀人犯。”林落尘威胁道。

“你,罪有应得”露清晓长剑出鞘。

一声雷鸣,挡住两人牢笼应声消失。

一步步走向林落尘。霹雳之声却仍在牢笼迴盪,牢笼中其他犯人,捂住耳朵躲在一旁,生怕受波及。

这次不同,既有帮手,而自己斩龙剑单论威压雷劲已臻于化境。

林落尘道:“我现在是CD府钦犯,判决未下,我便是青白之身,而你非刽子手,非得王法受命,官府若是追究起来,青城必定脱不了关係。”

“捉拿武当弃徒一事,由我露清晓一人负责。”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