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一曲长歌入天门

更新时间:2020-03-25 08:12:18

一曲长歌入天门 连载中

一曲长歌入天门

来源:落初 作者:痕迹飘流 分类:武侠 主角:武林欧戈 人气:

痕迹飘流新书《一曲长歌入天门》由痕迹飘流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武林欧戈,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死亡是人生最大的恐惧,但在武侠世界里,贪生怕死就是最令人不齿的行径。乐羽此时正对汉水,江上已起了雾,他更觉得有些迷茫,但他必须做出抉择。他突然握紧了手中的剑,他已下定了决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爹!娘!”

乐羽砰地坐起。

呼...又是一个梦...

他望着摇曳的烛光,却感到更加寒冷。

师兄严新已翻了个身:“师弟,赶紧睡,明日还要晨读呢。”

可他怎么还睡得着?他偷偷打开了门,跑上了山顶。

这里更黑,更冷,只有那一抹月光还让人感到希望。

这弯月是否也是爹娘看到的那一个,那山下的河流,是否会流过自己的家乡?

他的泪水无法克制的倾肆下来。

爹...娘...你们为何要送我来这里?

就这样对我不闻不问了吗?

......

“夫人,天心在信上说乐羽做事有规有矩,干苦活也从不抱怨,看来的确成长了不少,不再像以前那样随心所欲了。”乐天余捋了捋胡子,略感欣慰。

陆思音眼前一亮,连忙道:“天心还说了什么?乐羽吃的好不好,住的好不好,瘦了没有?”

乐天余苦笑一声:“夫人,你这叫我如何问的出口?”

“我能去看看孩子吗?”陆思音喃喃细语道。

烛光照在陆思音那苍白纤弱的面庞上,乐天余实在有些不忍...

他摇摇头:“我们护不了他一辈子,他总要自己面对一切。”

陆思音的神情又暗了下去。

她身为人母又怎会不想念这唯一的儿子?这种思念之情实在让她煎熬,她无法想象乐天余为何能狠心不闻不问。她只求...哪怕远远望一眼也好。

孩子,我倒宁愿你生在平常人家...

......

静娴,你还好吗?近来过的怎样?我离开西平郡好久了,有没有想我?

哈哈...我在这里的日子十分无聊,我时常想起我们去太昭河的日子。

真想快点回去,再找你出去玩啊!

乐羽没有朋友可以倾诉,他将这些都写在了纸上,装进竹筒,再托下山的师兄师姐帮他交给信客,送去西平郡。

他很想家,很想小伙伴,很想那条河。

顾曦离开之后,他的心好像空了不少。好在还有林静娴,他才能渐渐填补那份空荡。他与林静娴单独相处的日子并不算长,可奇怪的是,顾曦走后,他们极少争吵;有时候双方不语,那种感觉也很舒畅;就好像和煦的春风吹拂脸颊那般惬意。

“师弟,你愣着干什么呢?”严新喊道。

乐羽吓了一跳,连忙收起信:“啊,师兄,没事...”

“水挑来了吗?”严新道。

“我忘了,这就去挑!”乐羽连忙站起身来。

严新摇了摇头:“快去吧!你啊,魂不守舍,一天天地想什么呢?”

......

树上的枫叶落了,每个人的身上都裹上了厚厚的衣服。

这三年来,乐羽已不知道挑了多少担水,砍了多少斤柴,读了多少本书,寄了多少封信。三年了,他开始感到厌倦,他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

有些想法一旦生根,时间越久,愈茂盛。

这些日子,乐羽常常梦到太昭河...那样真实,那样清晰。

事实上他的内心早已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偷溜下山!

他从枕头下拿出了一张纸和一锭银子。这张纸是他手绘的天山路径图,是每一次他挑水的时候刻意记下的;那锭银子是临走前娘亲偷偷塞给他的。

他还小,无法闯荡江湖,他不是没有想过直接回家,可爹爹要知道他私逃下山,非把他屁股揍开花!

天下之大,乐羽只认得天山和西平郡。该去哪,他的心里实在没有底,可是他觉得这座牢笼已将他限制的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他必须要走,若继续留在这里,那比死还难受!

“师弟,你在弄什么?再不去吃饭,菜都没了。”严新道。

“来了!”乐羽连忙将纸和银子塞回枕头底下。

......

“夫人,林家小姐林静娴在门外等候。”吴伯道。

“喔?赶快请她进来。”陆思音道。

“乐伯母安好,静娴有礼了。”

陆思音盈盈一笑:“静娴啊,是来找乐羽的吗?他去天山很久了。”

林静娴点了点头:“伯母,乐羽最近有什么消息吗?”

陆思音摇摇头:“这孩子也不寄个信回来,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怎么样了。”

“伯母,请您将这封信交给乐羽,静娴告辞了。”

“不再多坐一会儿吗?”陆思音欲要挽留。

“谢谢伯母,家父正在等我,再次拜谢。”林静娴退了出去,眼睛却有些泛红。

......

这日不过是平常的清晨,可乐羽却决心做出不平常的事情。

每日挑水的时辰最长且无人在旁,于是他决定借挑水之际逃下山。

“师弟,你最近怎么了?怎么天天呆坐着?”

严新上前摸了摸乐羽的额头:“是不是生病了?看你今天状态不好,就别去挑水了,休息一下吧。”

乐羽身子一震,连忙道:“师兄,我没事,这就去挑水!”

挑水的地方与下山的小路是截然不同的方向,但乐羽已知道穿过一处荆棘便可绕回去。

现在他已站在了遍布的荆棘前,他不能用刀去砍断它们,因为这样一定会被发现。他一咬牙,径直穿了过去。

他的手臂,他的大腿都被刺的鲜血直流,可他哪敢发出声响?他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现在他已穿过洞穴,沿路下了山。

天山的生活很平静,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只可惜我...乐羽有些自责。

可他又突然握紧拳头:师父,对不起!我实在受不了了。

......

“爹爹我...”林静娴的脸上充满了悲伤,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林父颇有些无奈:“我知道你不愿意,但人生很多事情是难以如愿的。”

“爹爹,我们真的要离开这里吗?”林静娴似有不舍。

林父摸了摸林静娴的头:“是啊,以后你长大了,爹爹会慢慢告诉你的。”

“静娴知道了。”林静娴的眼角分明噙着泪水。

“爹爹,我们要去哪啊?”胖乎乎的林高帆一摇一摆的凑了上去。

“小高帆,爹爹带你们去一个有很多好吃和好玩的地方好不好?”

“好啊,好啊!”林高帆拍手喊道。

林静娴望向门外,她在等待着什么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