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刺心传奇

更新时间:2020-03-17 08:03:51

刺心传奇 连载中

刺心传奇

来源:落初 作者:雾西风 分类:武侠 主角:李福生李府 人气:

主角是李福生李府的小说《刺心传奇》此文是雾西风原创的武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杀戮有的人大义凛然,有的人阴毒下作周遭皆是魑魅魍魉,能否寻得心中的光明世人皆以利往,这是天道,我又能有何为?有武功,有才学,当真什么都选不了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揽月阁数十年前为老阁主创立,当时江湖上还没有如今这么大的杀手组织,万花宫和长生殿也还是刚刚初创,各种山头林立,老阁主和他的几个老兄弟为了活下去,开始接手一些危险的单子,同时接交各类权贵,因为他知道,能让人发狂的无非几样东西,金钱,权力,血亲和天下第一,触碰到这些还想要活下去,就由不得你不和别人争。每一次任务都尽力挖掘他的剩余价值,帮雇主考虑种种后事,以求长期合作。渐渐的揽月阁的发展起来,也触碰到了其他同路人的活路。风雨林、巨金帮、映月楼,原本都是江湖中有些名声的组织,为了继续扩张自己的势力,老阁主之后数年的时间内不断兼并打击,逐渐让他们成为自身的分堂,形成了现在揽月阁的雏形。

现任阁主为老阁主义子,经过两代阁主的励精图治,揽月阁已经发展到有多个分堂,每个分堂各自行事又相互关联,靠着这些分堂运作,才使得揽月阁最近十年风头渐渐压过了万花宫和长生殿。

风声堂便是原先的风雨林,消息之灵通,不亚于朝廷的锦衣卫,江湖各派的婚丧嫁娶都记录在册。也有消息称,现任锦衣卫指挥使马应龙都曾来换取朝廷各文武大臣的私密交往情报。风声堂在全国各处都有据点,揽月阁杀手若要接单杀人赚取酬金,一般是通过风声堂,甚至万花宫和长生殿,亦或是一些其他小的杀手人物要换取情报,有时也会想尽办法联络一下风声堂。因此风声堂可谓是掌握了现今揽月阁的命脉,让人不免对其的忠心有所怀疑,但风声堂现任堂主便是老阁主当初一起闯荡江湖的拜把兄弟莫忘生,刀光剑影数十年,就是这一层关系的存在,让风声堂反倒成为揽月阁中最可靠的堂口。

月影堂负责训练和管理杀手,是揽月阁的主要分堂,老阁主将揽月台带入正轨时便开始在四处寻找被父母遗弃的孤儿寡女,将他们带进揽月阁进行培训,也有一些是当初兼并其他组织时吸纳进来的刺客,月影堂现任堂主曾是原映月楼楼主。随着揽月阁日益壮大,任务目标常常失手,让老阁主头疼不已,长此以往定会让揽月阁掉入低谷,为了能够甄别杀手能力,将更重要的单子交付给手段更高明的杀手执行,二十年前老阁主和月影堂主商议决定举行这一阁台刺剑,此举一出,揽月阁从此繁盛起来。

铸金堂为原先的巨金帮,老阁主见巨金帮锻造技术极为高明,虽不及北方铸造世家薛家的绝世神兵,但是奇思妙想层出不穷,特殊的机关设置让组织内杀手用起来更加得心应手,负责铸造揽月阁兵刃以来打造了如鬼面,钻心,忘情,困神等数十把奇异武器,有的杀手甚至借助兵器成名。

摘星堂是现任阁主所创,是揽月阁最神秘的分堂,直接听命于阁主,执行的任务都是揽月台最高级别任务。现今摘星堂只有五人,分别是潜龙、伏羲,顾命,青莲,残月,平时他们可自行行事,权力之大不亚于分堂堂主。

阁台刺剑在每年年末举行,到那时阁主会召回所有在外执行任务的杀手,让他们刺剑中相互比试,并委派一件重要的任务交给在刺剑中表现突出的杀手。若想出人头地,这是最快的途径,但同时这也是组织淘汰弱者的手段。

但是杀手之间的比试并不是在比武台,从定下名单那一刻就已经开始了,所以往往在这年末的阁台刺剑中重伤致死的人,比这一年出任务死掉的杀手还要多。据说十年前被选入摘星堂的伏羲原本天榜第三,当年之所以能晋升摘星堂,就是因为那年揽月阁排行第一和第二的沈青石和花馨月在阁台刺剑前失踪,至今下落不明。而顾命则是三年前在阁台刺剑排名公布后发觉自己只身居第五,当晚便将前四人全部刺杀,连阁主都骇然说到,既是有此能耐,位居第五也是委屈,特别选入摘星堂行事。

揽月阁根据阁台刺剑的结果制定杀手排行,杀手排行不仅影响能在风声堂接到的杀手单级别,还影响你是否有资格进入揽月密库查阅那些鲜为人知的江湖人物密辛。

如果多年进入排行前十就有机会被阁主选入摘星堂,之后任务将有阁主亲自委派。但是通常阁主只会选择天榜第一的杀手,进入摘星堂后杀手便会取消排名,以代号相称,可谓是揽月阁的最高荣誉。

月影堂现有天榜三十二和地榜三十二名杀手,天榜杀手在每年在阁台刺剑中相互比试并接受地榜的挑战,阁台刺剑后重新排位,地榜杀手则是每年根据杀手单数量排定,由月影堂堂主排定候选人后交由阁主定夺。

话说小刀虽然重伤在身,但是刚完成了任务,心里还是很舒畅的,即使昨夜有些不愉快,不影响他睡个好觉,一大早就醒了,痛快的伸了个懒腰一个翻身就从床上起来了,洗漱一番就出门去找绾绾吃早饭了。

小刀来到绾绾的门外,咚咚咚,咚咚咚,轻轻的叫道“绾绾,绾绾,起床啦”,小刀又唤了三四声,没人回应,手一推门,吱的一声,门便自己开了,“咦”,小刀背贴着门,慢慢探步进去,“怎么回事,不会一声不响的走了吧。”床上没人,也没有睡过的痕迹,转头看到桌上茶壶压着一封信,写着很俊秀的三个字,小刀收。打开信后,里面也只有寥寥数字:急召,勿念,明日你也需尽快返程。

小刀看过信后,心里开始不安起来,虽然心中简单说了堂主传信要她速回总坛,但是就是这份简单让小刀有所不安,以绾绾的个性,就是自己打个喷嚏也会紧张一下问问出了什么事,这信简单到没有对自己有丝毫挂念,似乎是被人特别交代了一番。担心无用,小刀叹了口气便下楼吃早饭。

“小二”坐定窗边后,小刀把小二换到身旁,“一笼包子,一碗粥,再来个小菜。”

小二将桌面又擦了一遍以示干净,听小刀说完麻溜的回复“好嘞,客官,您稍等。”

这家客栈还真是生意兴隆,一大早楼下便坐满了用餐的食客,不过小刀正是看中这一点才住的这家客栈,人来人往,身份纷杂,处于其中才可隐藏身份。小刀倒了杯水,慢慢的喝了起来,耳朵仔细的听着周围的人声。

“你们听说了吗,李大财主昨夜被人给杀啦。”

“对对对,听说他白天就被人偷袭了,他那护卫和那贼人就是在永川桥那打起来的,最后敌不过那贼人,死啦!”

“那个贼人不知道什么来头,好生厉害,把永川桥给打没了。”

小刀心中一笑,这桌人真有意思,手舞足蹈的。

“官府派了好些人来呀,说是这贼人可能还在江阴镇***外派了好些人守着,一家一户的查验着呢!”

什么!小刀好好理了理思绪,昨日已经好好梳洗过了,穿的衣物也已经烧掉,现在一声布衫,腰挂玉坠,怎么看都应该是个寻常客商才是,这几天虽然。小刀正寻思着,三五个差人就从客栈外面寻来,领头的那个,手跨腰刀,走到掌柜处,余下的都站立在门外,两两谈着天。

“邢捕头,您这是要用饭呀还是查案呀”胡掌柜满脸堆着笑,压低声音问道。

“查案!”邢捕头面无表情的说“胡掌柜,这两天有什么新面孔出入过吗?”

“哎哟,捕头,您这是说笑了,我这做的迎来送往的买卖,哪个人不是新面孔呀!”胡掌柜不是不待见官府的人,只是这正开门做着生意,他想尽快打发了这个捕头大人,免得把客人都吓走了。

“莫要和我耍嘴皮子,店簿拿来我看。”邢捕头显得有些不耐烦,声音更加急促。

“好好好,都在这里了,邢捕头可别为难我呀。”胡掌柜被吓了一跳,赶忙把店簿递上去。

“客官,您要的来了”小二这时候把小刀点的放到桌上,小刀不紧不慢的吃了起来,余光时不时的扫向柜台方向。

邢捕头一面翻着店簿,一面看着周围的食客,就是他查看的余季州和另外几人的尸体,时间地点和周围打斗的痕迹都让他推算出这个行凶人多天前就已经来到了江阴镇,而且他料定这人也受了重伤,必定跑不远,还留在镇中。

目光扫到小刀身上停了下来,上下打量一番,小刀游走的目光正好与他交会,小刀习惯性的顺着余光看了过去,放下店簿走了过来,“你是做什么的!”

诡闻录

刑天海

身份:江阴镇捕头

兵器:衙门腰刀

武功:普通

绝技:无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