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校花的近身高手

更新时间:2019-10-04 10:13:31

校花的近身高手 连载中

校花的近身高手

来源:微小宝 作者:何老狐 分类:其他 主角:秦刘宇婷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何老狐原创的其他小说《校花的近身高手》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秦刘宇婷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为了捍卫打小订下娃娃亲的媳妇,他屈尊做起伙夫,却被校霸踩爆手掌,意外激活神秘而强大的至尊神纹,从此力量无穷、异能迭起。曾经,他只想带媳妇回家种果树包鱼塘;而现在,万花丛中他挑花了眼。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老萧在此感激不尽啦,关注博阅中文网微信平台“lboyue”,与老萧一起探讨剧情发展,么么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正是谷德志冲过来,狠狠踹了陈建一脚。

踹得那狠!陈建虽然算是牛高马大,但也禁不住那一脚。

他倒在草地上疼得直抽搐,狂喊:“谷德志,你特么的敢打我?别以为你爸是副所长,你就可以骑到我头上啊。也不想想,我老子是谁!”

谷德志嘿嘿地说:“你叫你老子来啊,来啊!我花天酒地,我爸不咋管我。你这好端端地读着书,居然学人家泡妞,你老子要是知道了,还不抽死你!”

陈建顿时傻了,他被谷德志击中软肋。

谷德志一招手,狠狠地说:“给我打,狠狠给这小子一个教训,别以为他有资格跟我抢女人,妈蛋!对了,看在他老子的份上,别给我打他脸!”

几个人冲过去,朝着倒在地上的陈建一阵拳打脚踢。

陈建开头还狂吼着不认输,三分钟后就被踢得顶不住了。

“德志,德志……有话好好说,别打了!我们也算是有渊源的,自古……自古警察民兵一家亲啊,我老子和你爸经常一起喝酒,停一停……”

谷德志问:“还跟我抢女人不?”

陈建立刻说不。

谷德志又问:“刘宇婷是谁的?”

陈建一阵犹豫,结果被狠狠一脚踹在大腿根那里,立刻狂嚎:“你的!”

谷德志冷笑:“行,今晚,我就当着你的面,把这水嫩的小娘们给开了,哈哈哈!”

说着就一扭身,朝惊恐地蜷缩在石椅子上的刘宇婷逼去。

刘宇婷大喊:“你别过来!陈建,求求你,救我啊,救我!你爸是人武部的部长,你能够救我的,你过来保护我,他不敢把你怎么样……”

不管她怎么呼救,陈建就是装没听到。

谷德志狞笑:“想找一个靠山来保护你,以为就能逃脱我的手掌心?你想得太美。我想得到的人,从来就没得不到的。妈蛋,本来还想好好疼你,你不值得啊。我玩了你,再让兄弟们玩,玩死你!”

周围那些混蛋都在狂笑,笑得像恶鬼。

刘宇婷吓得浑身战栗,哇一声哭出来。

就在谷德志走到她身边,伸手要抓时,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这惨叫让谷德志都打个颤,扭头一看,大吃一惊。

远处一个兄弟,捂着脑袋一头栽倒在地。

他旁边站着一个如同长矛一般挺拔的身影,正在收回拳头。

有个家伙反应比较快,哇哇叫着冲过去。

而长矛一般挺拔的人,狠狠打出一记直拳。

砰一声,砸中那家伙的额头,砸得他惨嚎,整个人向后倒飞。

谷德志吸了一口冷气,目光变得阴森:“是你?”

他看到那边走过来的人,赫然就是秦木头!

秦木头收回拳头,还朝着上边吹了一口气,一步一步地朝谷德志逼过去。他的身上散发着一股凛冽的杀气,让那帮家伙看了都不由得缓缓后退。

“是我。”秦木头安然地点点头。

谷德志虽然感到害怕,靠!对方居然两下子就把我的两个人给打得倒地不起,这小子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厉害?但是,他毕竟也是凶狠惯了的家伙,当即就喝道:“好小子,看来还真有一些本事嘛。上次我还以为把你的手给踩烂了,看来,踩得还不够。行,这次我就用铁棍把你的两只手都给敲成渣!”

接着就吼:“给我上!”

他还有四个手下在那,其实也都是春天中学里的学生,但也跟外边的混混差不多了,跟街头流氓都称兄道弟的。当即,就朝着秦木头扑了上去。

他们的手中,居然还高高扬起铁棍,想是要把那小子砸成肉酱一般。

秦木头大吼一声:“欺我者死!”

这一声吼得煞气满脸,竟然吓得那四个家伙浑身一抖,忍不住就身子一顿。

而秦木头就这么冲了上去,抡起拳头就砸。

砰砰两声。

四个家伙,有的人手中的铁棍竟被秦木头的拳头砸得飞出去;有的更惨,铁棍被那铁拳一砸,弹了回去,砰一声砸在他的额头上,顿时爆出血花,人也歪歪扭扭地倒了下去。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秦木头周围就倒下了六个人。

他也受了伤,额头上被铁棍擦了一下,擦掉了一块皮,鲜血染了他半边脸。

秦木头不在乎这点伤,死死地盯着谷德志,继续逼过去。他的手上还抓着一根铁棍,那是从最后一个倒下的家伙手里抢来的。

看着鲜血糊了脸,益发显得狰狞的秦木头,谷德志吓得真是屁滚尿流了。他嚷着:“你别过来,你不知道我是谁么?我是派出所副所长的儿子,你要是敢打我,我分分钟叫我爸灭了你!灭了你!”

喊得声嘶力竭,充满威胁。

可是,秦木头就像没听到,一步一步地用力走过去。

“派出所副所长的儿子,就可以随便打人,踩烂别人的手,抢别人的媳妇么?”

他吼道。

谷德志扭头就跑,但跑没两步就惨叫一声,一下子就跪倒在地,接着扭身抱住一条小腿哀嚎不已。

原来,秦木头狠狠甩出手中的铁棍,砸中了他的左腿腿肚子。

虽然那里很多肉,但秦木头砸得狠,现在他也特别有力气,都把谷德志砸得骨折了。

“别过来!”谷德志恐惧地喊:“我爸会用枪毙了你!”

秦木头冷笑,走到他身边,呸一声,就把口水吐到他脸上。接着,伸手揪住他的头发就扯起来。

“哎呀,哎呀……疼!”

谷德志哭嚎着,抬起双手揪住秦木头的那只手,拼命往下拉。接着,他又惨叫一声,脑袋朝旁边猛然一晃,鼻血喷了出来,牙齿都掉了两颗。

秦木头用另一只手狠狠砸了他一拳。

“平时都是你打人,现在,你也尝到了被人打的滋味,很爽是吧?”

说着,又扬起拳头。

谷德志朝着刘宇婷那边喊了起来:“宇婷,宇婷!求求你,赶紧让这疯子住手,住手!我保证不再骚扰你了,你让他住手!”

那边吓得瑟瑟发抖的刘宇婷,稍微犹豫,咬咬牙就喊了起来:“秦木头,住手,放开他!”

秦木头一愣,想了想,还是放了手。

然后,他朝着刘宇婷走过去,一边问道:“媳妇,你没事吧?”

忽然间,感到后边有不正常的动静,他赶紧朝前一蹦,紧接着就感到大腿上一阵剧痛。

低头一看,一把小刀几乎完全扎进自己的大腿里,鲜血立刻染红裤面。

是谷德志忽然抽出小刀,就朝着他扎去。

本来扎的是腰眼,幸亏秦木头的直觉强,朝前一蹦,只被扎中大腿。

谷德志赶紧连滚带爬地暴退。

秦木头竟狠狠拔出小刀。他闷哼一声,然后就朝着谷德志甩了出去。

谷大公子又是惨叫,那把小刀竟完全扎进他屁股。

秦木头拖着血越流越多的腿,艰难地走到刘宇婷那里,伸手就要去拉她。

“宇婷,没事了!我们走,放心,我会保护好你的。”

可是,刘宇婷一下子甩开了他,扭身就跑到陈建那里,把他扶起来。

她轻声说:“陈建,我们走吧!”

秦木头呆住了:“宇婷,是我……是我救你的,那小子刚才还背叛你,他不值得你这样!”

刘宇婷咬咬下嘴唇,很用力地说道:“秦木头,我很谢谢你,但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我不需要你保护,你以为你现在会打架就很了不起?打架不是本事!我……我跟陈建的事,不用你管!”

秦木头看着刘宇婷扶着陈建离去,呆了好久,连谷德志那帮家伙狼狈地逃窜了都不知道。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都哗啦啦地涌了出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缘未被女人伤。

秦木头感到自己被那个自小青梅竹马的女人伤了个非常彻底。

“为什么?为什么?我对你那么好,你却都不要。刘宇婷,有一天你会后悔!”

秦木头狠狠擦了把眼泪,甚至把额头上掉了一块皮的伤口都擦着了,又一块皮擦了出去。但是,他感觉不到疼似的,扭头就走。

大腿很痛,但还比不上心脏的痛。

他倔强地拖着腿走,路上划过一道浓浓的血痕。

忽然间,侧面不远处传来一声音:“小子,这时我想你会很想喝酒。怎么样?跟姐去喝酒?”

秦木头愕然扭头,不由得眼前一亮。

哇,那女人真有范儿!

路边,停着一辆很帅气的两个轮子的街跑。一个女孩子跨坐在上边,双手抓着把手。她穿着很短的黑色皮裤,两条雪白的长腿肆无忌惮地露着,在路灯下闪着夺目的光。上身穿着小小的黑色背心,同样露出非常白腻的肩膀,看着让人砰然心动。

最要命的是,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吧,发育得咋那么好呢?好大啊,让秦木头看得都瞠目结舌了。问题还在于,低胸的背心,又朝前俯着身子,沟沟要不要露得那么可怕?

长长的头发还染成了酒红色,配着那妩媚无比的瓜子脸,还有野性十足的明眸,就像一把迷人的重锤,狠狠砸在秦木头的心窝里。

真没想到,春天镇里会有这么狂野的机车女郎!

“愣着干嘛,没看过女人啊?上来,姐带你去喝酒!”

明明是第一次见面,但她却招呼得那么熟络,好像两人已认识多年。

“我受伤了。”

秦木头狠狠抹了一把眼泪。

他这才感到钻心一般的疼痛,大腿疼得直抽。

“妈蛋!”

酒红色长发朝着秦木头的脑袋上就拍了一下,不屑地喝道:“你这会儿又不像是一个男子汉大丈夫了!这一刀子只扎进了肉里边,没伤筋动骨,你特么疼什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