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红颜乱

更新时间:2020-03-17 08:25:09

红颜乱 已完结

红颜乱

来源:落初 作者:陌上桑 分类:其他 主角:何和礼叶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陌上桑原创的其他小说《红颜乱》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何和礼叶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最开始,也许他们都不爱对方。最开始,也许只是利用。爱,其实不必说出来,毕竟,他是个沉默的男人。“如果为了我,你放弃了江山,你后悔吗?”“嗯,后悔。”我后悔因为江山曾经伤害过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清晰的感受到了谢锦鸿的杀意。

月倾城上前抓住我的肩想带我离开,却被谢锦鸿挥手打开,他们两个隔着我出招,招招狠厉。但月倾城的武功花招太多,姿势优美缺乏狠厉。谢锦鸿不一样,他从杀罗场出身,学的招术简单而狠,每招每式都以取人性命为主,月倾城也渐渐处于下风。

“放开云生!”

随着一声厉喝,乔湘一剑挑开谢锦鸿,清秋也趁此机会从左侧刺向他的腰。她们的加入将月倾城的处境扭转过来,在谢锦鸿分神对付三个人的时候出其不意的将我捞了出来。

一时间我们之间处于一种奇异的对质状态。

我们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早已引起了禁卫军的注意,不远处已是有火光传来。在这里把事情闹大对说都谁好处,他想必也想到了这方面,说道:“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干脆和臣回去,皇上不会怪罪你们的。”

“做梦!”清秋冷冷的说,“杀父覆国之仇我定会十倍讨回来。”

乔湘也说道:“你最好不要落到我们手上。”

谢锦鸿扬起唇角,又看我一眼:“公主,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

我身体一僵。

他信步离开。

他这一走,乔湘和清秋都是松了一口气。

要说实力,他们一起也打不过谢锦鸿,刚才也不过是沾了禁卫军的光。

“云生你没事吧。”清秋看着我话语一顿。我这才发觉自己还在月倾城怀里,不由脸上一红,忙从他怀里出来,说:“刚刚,谢谢你。”

“不用谢。”他笑了笑,“你是公主?为何又出现在选秀女的宴会上。”

“不,我不是公主…”我只说到此便说不下去,好在他没再追问下去。

“刚才多谢你救下云生。”清秋客气的面对月倾城,眼里有着些许的介备。“但我们希望你不要把这件事声张出去。”

月倾城微笑不语。

“微臣参见王爷。”

“免礼。”高寒负手说道。

李复的目光在我们身上转了一圈,微微皱眉:“王爷可听到此处有什么异常?”

乔湘最先沉不住气,一步挡在我身前,不客气的说:“你乱看什么呀,人一姑娘家能让你这么看的吗?”

“近日来宫里出了好些事,微臣也不得不严加追查。”李复抱拳道,“有不周之处还望云姑娘见谅。”

他这么一道歉,乔湘也不好意思再说下去,喏喏的说了一句“行了”之后,讪讪的回到了我身后。我与他回礼。转身又道:“云霓见过王爷。”

高寒抬抬下巴算是听到了我的话。

看到这里并没什么事,李复挥挥手:“整队回去。”他转而说:“既是没事,微臣便先到其他地方了。”

随着禁卫军的离开,我们之间出现了一种微妙的沉默。

高寒的目光沉沉的落到月倾城身上:“月大人真是好兴致。”

月倾城若有所思的看着他说道:“微臣有事与皇上相商,先行告退。”高寒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离开。

“云生……”乔湘一张嘴立马被清秋给捂住了,顿时不满的直瞪她。

我笑:“这里人多耳杂,有什么事到太医苑去,那里不会太引人注意。”

青铜制的鹿首香炉飘出渺渺的轻烟。

听完乔湘抑制不住兴奋的话,我微微皱眉:“战场上凶险异常,高寒不让你去也有他的道理。”

“哼,你就替他说好话吧。”乔湘也不管高寒是不是在场,张口就来,“凭什么说女子不能上战场,你们这是顾守礼教,不懂变通!”

我失笑:“瞧你说的,我又没有说你不能上战场,这可就朝我发起脾气来了。”我和清秋对视一笑,“你倒是和我说说,你偏偏要去那儿做什么?”

“当然是为了云生以后着想了。”她略有些得意,“我有了一身本领,云生复国就多一些保障了。”

高寒抬眼往这边看了一眼。

我有些感动,但心里还是有些顾虑的。

清秋怕是早被她说动了,也劝道:“让她去吧,不然她要闹上好一阵的。”

我也没法,看样子她也是下定了决心了的。我点点头:“好吧,我帮你向高寒说说。”

“太好了。”乔湘冲过来抱我,欢天喜地。清秋拍她一下,让她注意分寸,她这才不好意思的笑笑。

我缓步走到高寒身边,还未说话,他翻着医书瞧我一眼,道:“来当说客了?”

“为什么不让她去?”我明知顾问。

“你问我?”他颇有种好笑的情绪隐含在笑容里,“战场上还从未有女人插手过,你不可能不明白。”

“不,我不明白。”我装傻。“我从未听说过女人不能上战场,我母后从小给我讲花木兰的故事,我最佩服的就是这种敢作敢当的女子。”

高寒不以为意。

我接着说:“而且,你要我做的事,我还要一个条件。”

“我不喜欢女人和我谈条件。”他合上书淡淡的说。我笑了笑:“我是请求你,答应我这个条件。”说罢我冲他深深的行礼。

高寒显然有些摸不懂我的做法,良久没有出声,我的腿蹲的特别麻,他这才开口:“只能穿男装,我不保证她会出什么事。”

我欣喜的说:“好。”

他把书一放,抬脚离开。乔湘这才敢靠过来,悄声问我:“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顾作冷脸,本想让她急一急,可我终究还是装不下去,“记得要小心一点。”

她用力点头。

这些日子皇后都是让我住在来仪宫的偏殿休息,她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渐渐有些显怀,她索性以“身体有恙”的借口呆在来仪宫里不再出门。

“这几日,外面都发生了什么事?”她靠在床边问我。

我收了金线,想了想说:“皇上下旨封沈铃兰为夫人,其余的秀女被贬为下院宫女。”

“那个唐盈盈也被贬为宫女了?”皇后笑了一声,“也枉费你帮她得一番心思。”

我一顿,说道:“娘娘说笑了,云霓也不过是可怜她,也谈不上什么心思。”

“本宫也没说什么,你又何必如此心慌?”她浅笑着看我,一只手拂着自己的肚子。“成妃这几天是不是来找过本宫?”

“娘娘神算,成妃娘娘确是来过这里,但当时娘娘已是睡了,她便走了。”

“哦?”她顿时来了兴致,“她可是说了什么?”

“也没什么,她只是说找娘娘有事。”我偷偷打量她的神情,她的笑容带着讥绡的味道。

我越来越觉得这其中有蹊跷。

正想着,殿外有人问道:“姐姐?姐姐可在?”

是成妃。

我看了皇后一眼,她说:“让她进来。”

“好。”我退了出去,成妃看到我,并不端妃子的架子,温和的一笑:“姐姐可在?”

“娘娘请您进去呢。”我让开路,又见她手中提了个食盒,本想帮她提着,她却推托道:“这是我为姐姐特意炖的补汤,我自己提着就好。”

我也不强求:“娘娘请。”等她进去后,她先向皇后行礼,继而说道:“妹妹听说姐姐身体抱恙,特地在御膳房炖了人参乌鸡汤给姐姐补身子。”说着她提出紫砂壶要倒补汤。

皇后笑道:“不劳妹妹费心,让云霓作这些粗活。来,来本宫这里,本宫还想和妹妹好好说说话呢。”

成妃顿了一下,随即将碗递给我,笑着坐到皇后身边。我倒过汤之后悄悄用银针试了,确定没事后递给皇后。

她看我一眼,我微微点点头,她这就接了过去。

“云霓,这里也没什么事了,你先回太医苑吧。”皇后吩咐道。

我行了行礼从来仪宫出来。

说是让我在太医苑任职,皇上只给了我一个闲到不能再闲的职位,我只负责整理那些杂乱的新采下来的草药,把它们分门别类的放到对应的柜子里。而太医苑那些老头子个个瞧不起我这个小姑娘,每天示我为空气一般,但他们还不敢对我无礼,毕竟我是皇后钦点过的人,太后也在宴会上对我有所宠爱。

我重新到储药房里,惊讶的发现有人也在这里。这里平时除了拿药的宫女,没什么人会来这里。听到我开门的声音,那人明显一惊,蓦的回过身来。

“是你?”

“是你!”

我俩同时开口。

他明显感到自己的失态,微微一笑:“云姑娘回来了?”

我回过神来,走过去:“月公子可是来拿药的,为何不和太医苑的人说上一声,云霓也好早早给公子备下了。”

月倾城露出一抹温柔的神色:“昨晚我和皇上下了一晚的棋,怕是感了风寒,月某也略懂一些医术,就不想劳烦别人了。”

我笑了笑:“那云霓先为月公子抓副药,吃几回便好了。”

他笑着点头。

我抓药的时候他不经意的问起:“云姑娘可曾听说过天山雪莲?”

我手下一顿。

天山雪莲,常年长在冰雪不融的天山之上的奇花。我也只在医书上见过,上提到它有解百毒的奇效。但那极其罕见,怕在姜国也难见几株。

“云霓也只是听说过。”我把抓好的药递给他,“这个要早晚各一次。”

“多谢。”月倾城像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送他至门口,说:“公子慢走。”

待他一走远,我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

刚刚我明明看见他手中的暗器,他对我动了杀意,可他大概又顾虑到什么,放弃了这个念头。

我摇摇头,还是不要想的太多的好。

“不好了,不好了。”

喜贵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一见我就跪到了地上。“皇后娘娘她,她出事了!”

“什么!”我大吃一惊。

喜贵是刘公公身边的人,不会敢编谎话戏弄我。我心里顿时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别什么不什么的了,奴才是奉命召您去来仪宫的。”喜贵又立起来,着急的说,“皇后娘娘说了,除了您谁也不让近身。”

是了是了,她怎么能让其他人诊治。

我连忙和他一同赶往来仪宫,路上他也把大致的情况和我说了说。说是他奉皇上的旨意给皇后送补品,可等他走到门口只听到一声尖叫。他当时吓得脚直哆嗦,可还是硬着头皮推门进去了。他进去时发现成妃立在皇后身边,一脸惶恐,而皇后伏在地上,脸色惨白的像张纸。

“皇后娘娘当时谁也不让近身,情绪特别激动,只让奴才来叫姑娘。”喜贵说到此时已是到了来仪宫前,这里不同以往的冷落,不少宫女太监守在门外,我匆匆走进去才看到立在外殿的皇上和太后,连忙行礼:“云霓见过……”

“免了。”皇上打断我的话,“先去帮皇后诊治。”

“皇上,是妾的不好,妾不知道…不知道…”

成妃大概是吓坏了,脸色也不好,看上去楚楚可怜。但这般模样也招不来皇上的怜惜,他眼中一片寂然:“孰是孰非朕会彻查清楚。”

成妃张了张口却什么也没说。

何苦呢。

我叹口气走进内殿,里面闹哄哄的,都在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一进来,他们都安静下来,直直的看着我。我不由握紧了身上的医箱,装作视而不见得掀开帷帐,里面一片狼藉,破碎的碗,散落在地上的汤汁,皇后压抑的痛苦的呻吟声传来,我连忙走上前:“娘娘,娘娘……”

她用被子紧紧裹着自己,听到我的声音,她紧闭的眸子微微颤动一下睁开,无力的握着我的手:“孩子,我的孩子……”

我闻言掀开盖在她身上的被子,鲜血刺目,竟是把床褥上的刺绣也染了个透。

我只觉触目惊心。

孩子确实保不住了。

皇后发出一声类似母兽一般痛彻心扉的悲鸣声。

“是谁害了我的孩子!是谁!”她压低嗓音说道,苍白的脸上满是被愤怒激化的扭曲。“本宫定要将他挫骨扬灰,为本宫的孩子偿命!”

“娘娘,隔墙有耳。”我先为她止血,然后说,“如今娘娘身体虚弱,不宜动怒,等身体养好了再为孩子报仇也不迟。”

她眼中闪过一丝痛楚,随后在我的帮助下换了一件衣服,我也把那些带血的床褥换了一遍,一股脑塞到一旁。

“记得自己该说的不该说的。”皇后说了一句后闭上了眼

待皇后睡下后,我转到放补汤的地方,随手掂起这壶补汤,重又拿银针试了,依旧没什么变化,我想了想,凑到嘴边喝了一口,蓦的吐了出来。

汤里加了夹竹桃和桂皮。

夹竹桃本身就是有毒的,更何况是在加了桂皮之后,两性相克,极易造成滑胎的现象。

到底是谁?连个小孩子也不放过。

“云姑娘?‘帐外喜贵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走过去掀开帐帘:“什么事?”

喜贵凑头在里面看了看,留意到我略有不满的目光后,讪讪一笑:“皇上让奴才问姑娘,皇后娘娘可好?”

“不太好。”我沉着脸说。他大概被我的脸色吓到,哆嗦了半天才说:“是,是,奴才这就禀告皇上去。”我目送他离开。

身后有人说:“既是中毒,为何娘娘不让尔等医治,既是如此看低我们,不如早日让我们告老还乡罢了。”他这一说,顿时引起其他人的不满。

“可不是…”

“娘娘到底是何意…”

听着他们的话,我太阳穴突突的跳。

可在这里我是晚辈,我也只有忍下来。

“各位大人。”我朗声开口,总算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我拱手行礼:“娘娘怎么会瞧不起各位大人,云霓资质尚浅,能进太医苑已是云霓莫大的福分。但此次娘娘金体欠安,有些事情还是女人了解的透彻,这才传了云霓来。如有不是的地方,云霓在此给各位长辈赔不是了。”说着我深深行了一楫。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我都做到这份上了,他们要再与我过不去,可就是他们的错了。

方才第一个向我吐不满的常太医拍拍我的肩,捋着胡须说:“也是我们没弄情况,云丫头也莫与我们计较。”

“是啊,以后有不懂的,就来找我们。”

我笑着点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