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心石奇缘

更新时间:2019-09-29 06:35:47

心石奇缘 已完结

心石奇缘

来源:落初 作者:付逸凡 分类:奇幻 主角:张振雪儿 人气:

《心石奇缘》为付逸凡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天下万物,生生不息,皆有其各自的伦理,有的能预测福祸生死;有的能穿梭过去未来;有的能感应旦夕吉凶;它是思念的化身,它会泛出淡淡的幽蓝色的光芒,有如天降的心石,勾勒出主人公逸凡,和妹妹逸雪;红颜知己王玉莹、上官雨蝶‘还有离别了十八年之久再次重逢的娘亲汪若萍之间的坎坷练情路。主人公逸凡天真的幻想着,古人们世世代代都没有实现的所谓大同社会,却一次又一次的被,对逸凡有着知遇之恩的李博渊算计,到头来这一切的幕后始作俑者,竟然是逸凡曾经救过他身家性命的慧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玉莹伤好后又继续陶醉在美好的日子里,那天王玉莹在山上逮到一只野兔,逸凡已经很久没有吃到过肉了,王玉莹准备把兔子烤了给逸凡开开荤,野兔为了活命告诉王玉莹一个消息。野兔告诉王玉莹,野猪妖抓了一个姑娘,逼着那个姑娘和他成亲,那个姑娘就是逸凡的妹妹。

王玉莹听到这个消息后,第一反应就是要把这个消息告诉逸凡,王玉莹放下野兔向山洞跑去,她跑到洞口旁边,看见逸凡摘了一些果子刚好走进洞口,王玉莹悄悄的走到洞口,逸凡正在山洞里洗果子,脸上写满了暖暖的笑意。王玉莹看到这般情景犹豫了,到底该不该告诉逸凡,他的妹妹被野猪妖抓去了?如果告诉他,现在的美好时光将有可能变成过去,变成回忆,王玉莹静静的离开洞口,想离逸凡远一点好好想一想,怕离逸凡太近心里就会更加纠结不下。

王玉莹走着走着,走到和逸凡初次相识的那个湖边,这时天色已经暗下来了,皎洁的月光把大地照成一片灰白色,王玉莹在湖边的石头上坐下,拿出笛子吹起和逸凡初次相识时吹的那首曲子。

一时逸凡也来了,逸凡轻轻坐在王玉莹旁边问:“莹儿,你怎么在这里?我白天洗了果子在洞里等你回去一起吃,可是左等右等都不见你回去,刚刚听见笛声我想应该是你,还果真是你。”

王玉莹听了逸凡的话后,决定把消息告诉逸凡,然后听天由命,看逸凡怎么选择,王玉莹把笛子放下看着逸凡说:“逸凡,其实你有一个妹妹,现在她被野猪妖抓去了,是生是死还不知道。”

逸凡听完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消失了,自己小声念了几遍“妹妹”这两个字,突然逸凡觉得头疼得十分厉害,用双手紧紧抱住还是不管用,越想“妹妹”头就越疼得厉害,逸凡脑海中出现一个模糊的身影,似曾相识却不知道是谁,还有一句承诺环绕在耳边,“无论怎样我都不会丢下你,不会再让你害怕再受委屈........”

逸凡强忍住剧烈的头痛问王玉莹这是怎么回事?那个熟悉又模糊的身影是谁?王玉莹告诉逸凡那就是逸凡的妹妹,现在她被野猪妖抓去了,逸凡忍着头痛站起来要去救雪儿,王玉莹看到逸凡这般,又是心疼又是害怕,害怕不会武功的逸凡去救雪儿会被野猪妖杀了,就算逸凡救出了雪儿,他也会朝朝暮暮和雪儿在一起,到那时候对逸凡来说,自己就好比是一个陌路人。

想到这些王玉莹一把把逸凡打晕了,看着趴在石头上的逸凡,王玉莹的心又软了,想来想去决定自己去救逸凡的妹妹,如果自己没能救出逸凡的妹妹被野猪妖杀了,就算是还了欠逸凡的债,如果救出了逸凡的妹妹,就把她安顿好,让逸凡和她再也见不到面,这样逸凡还是自己一个人的,现在的美好时光还可以继续,王玉莹没有吵醒昏睡中的逸凡,一个人去找野猪妖去了。

逸凡一直昏睡到第二天才醒过来,回想起昨天晚上的事好像在做梦一样,脑海里又出现那个模糊的身影,那句承诺一直徘徊在耳边,逸凡站起来歪歪倒倒的向前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总感觉有一股力量在召唤自己往前走。

逸凡在山上走着走着,听见一个姑娘叫喊,逸凡朝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一个身穿一身白色连衣裙的姑娘被绑在树上,逸凡看着这位姑娘有一种亲切感,但是逸凡感觉从来没有见过这位姑娘。王玉莹也被绑在旁边的树上,逸凡向她们走过去,走了没几步突然头不疼了。

逸凡环顾四周,王玉莹他们被绳子绑在一个山洞边的树上,山洞不是很深,也不是很宽敞,却是极为隐秘的,若不是走到近前还真不容易发现山洞的存在,洞里除了有一些杂乱的枯草以外,其他的就剩下杂乱无章的石头,石头大的有洗脸盆那么大,小的有手拳头那么大,整个山洞看起来就还像是一块大石头搬走后留下来的空隙。

王玉莹让逸凡快把绳子解开,说这里是野猪窝,逸凡一听是野猪洞立刻就明白了,几天前遇到野猪妖的时候,野猪妖就想让王玉莹做他的妻子,现在正好野猪妖不在,还是先离开这里的好。

逸凡把绑在王玉莹身上的绳子解开,雪儿在一旁也催促着逸凡快给自己解绳子,逸凡又看了看雪儿心想:“这位姑娘好奇怪,我和她素不相识她怎么叫我哥哥,难道是怕我不给她解开绳子就走了,所以才叫得这么好听。”

逸凡把雪儿身上的绳子解开后,转身扶着王玉莹正要走,雪儿上前两步拦在逸凡前面,一脸茫然的看着逸凡,什么话也没有说,逸凡劝说雪儿快离开野猪窝,野猪妖随时都会回来,然后扶着王玉莹绕过雪儿走了。

在回山洞的路上王玉莹想了很多:“曾经为了寻找失散的妹妹不惜豁出生命的逸凡,现在对近在咫尺的妹妹形同陌路人,曾经眼里心里只有妹妹的逸凡,怎么会突然和自己在一起,再没有提起过妹妹,自从那天的事后逸凡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王玉莹想来想去还是没有想明白,又想到逸凡的妹妹雪儿,朝思暮想的哥哥把自己当做陌路人,她心里也一定不好过,可不要出什么事才好,王玉莹越想越觉得不放心,还是去看看雪儿的好,于是跟逸凡撒了个谎说:“昨天本来是姐姐找我,不想在去往姐姐家的路上遇到了野猪妖,野猪妖把我抓去后一直绑在树上,现在我还得再去姐姐那里一趟,你先回去吧,我很快就回来。”

王玉莹一边走一边找雪儿,不知不觉走到湖边,正巧雪儿也在湖边。雪儿站在湖边的大石头上正准备往下跳,王玉莹本来想叫住雪儿,可是眼看着就要来不及了,雪儿已经跳下去了,王玉莹只好用法力把离水面只有一膝距离的雪儿拉回来,雪儿被拉回大石头上后晕过去了,王玉莹想去劝说雪儿,但又怕雪儿对自己有成见,毕竟患难与共的哥哥丢下自己和别人一起走了,这事搁谁谁也想不通,王玉莹想了想变成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坐在雪儿旁边。

不一会儿雪儿就醒过来了,雪儿看着身边陌生的老太太,奇怪的问:“老人家,你也死了吗?”

王玉莹愣了一下点点头说:“我已经九十岁了,活够了,想享享轻福了,你还这么年轻,怎么也死了?是不是遇到坏人了?”

雪儿摇摇头说:“不是,是我自己不想活了,不关别人的事。”

王玉莹又问:“那你为什么不想活了呢?有什么事说出来,让我这个老太婆听听。”

雪儿抽搐了一下强忍着没有哭出声,眼泪却哗哗的往外流。雪儿把家里发生的事都告诉了王玉莹,王玉莹听完后感到很羞愧,为了自己能和逸凡在一起,竟然想拆散他们兄妹,越想越觉得自己无地自容,王玉莹决定把雪儿带到逸凡身边,让这对可怜的兄妹重逢。

王玉莹站起来说:“走,起来,我带你去找你哥哥。”

雪儿淡淡的看着王玉莹说:“我都已经死了,再见到哥哥又有什么用,还不是平添一些牵挂罢了。”

王玉莹笑笑说:“死?你和你哥哥的苦日子还没有到头,哪那么容易就死了。”

雪儿惊奇的问:“老人家,你是说我还没有死,你可以带我去见我哥哥?”

王玉莹点点头说:“嗯,快起来,我们这就走,我带你去见你哥哥。”说完转身正要走,野猪妖突然来了。

野猪妖大笑几声说:“两个都在呢,省得我还一个一个的去找,你们是跑不出我的手掌心的,还是乖乖的做我的大娘子和小娘子吧。”说完用手指了一下王玉莹和雪儿,王玉莹和雪儿身上就被绑得严严实实的,野猪妖又把王玉莹和雪儿抓回了野猪窝。

逸凡在山洞里等待王玉莹,左等右等还不见王玉莹回来,心里越来越着急,突然头又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耳边反复环绕着那句承诺,脑海里又出现那个模糊而又熟悉的身影,无形中有一股力量在召唤着自己往前走,逸凡迷迷糊糊的又走到野猪洞,雪儿和王玉莹又被绑在树上,雪儿看见逸凡就好像看见了希望,冲着逸凡喊:“哥,哥,快来救我,我好怕。”

野猪妖靠在石头上打盹,听见雪儿的喊话,嗖的一声站在雪儿和王玉莹中间,野猪妖看着逸凡大笑几声说:“你认为你能救得了她们吗?只要你能赢了我,我立刻放你们走,如果赢不了我,我就把你杀了,只怕你们没有赢的机会。”

王玉莹知道逸凡肯定斗不过野猪妖,大声喊着让逸凡快走。逸凡也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野猪妖的对手,可是无形中有一股力量在推着自己向前走,耳边时不时的有一个声音在对自己说:“打倒他,否则谁也活不了,快去,打倒他........”

逸凡不由自主的走向野猪妖,野猪妖发飙一样的向逸凡冲过来,先时逸凡凭仗着身体灵活反应快,和野猪妖周旋了几个来回,慢慢的逸凡体力有些不支,野猪妖占了上风,野猪妖抓住机会在逸凡的肚子上重重的踢了一脚,逸凡被踢飞开来,野猪妖的蛮力不可小视,就这一脚足足把逸凡踢出十几米远,逸凡被野猪妖一脚踢到王玉莹脚下,王玉莹苦苦哀求野猪妖不要杀逸凡,又劝逸凡快离开,逸凡这时已经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野猪妖提着斧子朝逸凡走过来,举起斧子砍向逸凡,就在这时一只飞镖向野猪妖飞过来,野猪妖也察觉到了,侧身一闪飞镖插在了树上,野猪妖躲闪飞镖一个不留神,大斧子在王玉莹的脸上划了一道口子,插在树上的是一只黑色的百合花飞镖,野猪妖看后转身要跑,一个黑衣女子腾空飞来堵住了野猪妖的去路。

黑衣女子朝野猪妖喊到:“你还要往哪里跑,今天我们就做个了断吧。”说完向野猪妖冲去,顿时黑衣女子和野猪妖打成一团。

王玉莹焦急的看着黑衣女子和野猪妖打斗,忘记了脸上的伤口还在流血,王玉莹脸上的伤口流出来的血,一滴一滴的滴进逸凡的嘴里,逸凡昏昏沉沉的把嘴里的血往肚子里咽。

黑衣女子纵然武功高强,法力也不弱,可还是打不过野猪妖,被野猪妖打倒在地上,黑衣女子不服输,站起来二话不说又和野猪妖打了起来,几个回合后黑衣女子又败下阵来,被野猪妖打得起不来了。王玉莹被绑在树上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出来,焦急的看着黑衣女子喊:“姐姐,快起来,你快起来呀。”野猪妖听到王玉莹喊黑衣女子姐姐也很是惊讶。

这时逸凡突然从地上腾空而起,感觉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向野猪妖打出一掌,一股强大的力量从逸凡手上发出来,把十几步开外的野猪妖冲倒在地上,逸凡奇怪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野猪妖被逸凡打倒后,王玉莹催促逸凡快解开绳子,逸凡把绑在王玉莹身上的绳子解开后,王玉莹跑过去扶起黑衣女子,逸凡也顺便把雪儿身上的绳子也解开,然后走到王玉莹旁边,听见王玉莹和黑衣女子的谈话,原来黑衣女子是王玉莹的姐姐,雪儿走到逸凡前面看着逸凡,好像有话要说但是还没说出口,就被王玉莹打断了,王玉莹向逸凡介绍说,王玉莹的姐姐叫王玉晶。

王玉晶把逸凡叫到跟前指着不远处的野猪妖说:“你帮我杀了他,杀了那个口是心非、阳奉阴违的败类。”

野猪妖听了冷笑几声说:“我口是心非,我阳奉阴违,我无耻败类可是你呢?当初要不是你对我不忠不贞,和我结拜的兄弟勾三搭四,我们何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这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逸凡和雪儿还有王玉莹三个人听得是一头雾水,不知道王玉晶和野猪妖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为何非要置对方为死地不可。王玉莹问王玉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王玉晶冷笑一声指着野猪妖说:“问他就最清楚不过了”

所有人把目光转向野猪妖,野猪妖叹了一口气说:“好吧,就让你们听听也评评理,究竟是我的错还是她的错。”

野猪妖盘坐起来,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说:“我本来是一只小野猪,我无依无靠,无论走到哪都被欺负,时间长了也就慢慢的习惯了这种生活,那天刚被欺负完的我在山上晃晃悠悠的走着,希望能在下一次被欺负前找到一点东西吃,不巧的是又遇上了两只虎精,他们可就不是欺负欺负我就算了,他们是要吃了我,我很害怕转身就跑,可是我哪里跑得过他们,两只虎精一前一后把我堵在中间,看我无路可跑了就向我扑过来,我哪里招架得住,被他们按个顶朝天,本来想着就此结束自己这条贱命,也好少受些苦,就在我准备告别这个世界的时候,天上掉下来一粒仙丹正好掉进我的嘴里,我已经很多天没有吃东西了,想临死前吃点东西,也不知道掉进嘴里的是什么东西就往下咽,我把仙丹咽到肚子里以后,突然感觉自己很热,好像全身充满了力量想要爆发出来,力量越来越大我实在忍不下去了,张开嘴巴大喊了一声,我这一喊把两只虎精震开到一边,他们惊讶的看着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且我有手有脚已经化作人形,身体里充满了力量,后来我又得到了金刚斧,更是难逢敌手,把那些曾经欺负过我的都还了回去。

有一天,我漫无目的的在山上闲逛,迎面扑来一阵烧焦的味道,我上前看去原来是山火,山火已经香没了大半座山,有腿能跑的动物跑得漫山遍野都是,四下里逃命去了,不能跑的植物被熊熊大火烧得啪啪作响,我看形势不妙,还是赶紧逃命要紧,正准备随动物们一起跑,突然听见有声音喊救命,我向四处看了一下,除了奔逃的动物们再没有其它的了,我转身要走,又听到有声音喊救命,我朝那个方向走过去,原来是一株百合花在喊救命,猛烈的山火马上就要烧到那株百合花了,百合花之所以能说话定是修行过的,只不过道行太浅还不能化作人形逃跑,百合花能有今天的道行实属不易,如果我不救她,她的辛苦修行就将付之东流,当时来不及多想,我带上百合花就跑,一路上颠簸劳累把百合花折腾得很虚弱,眼看着百合花就快撑不下去了,我用我的一半真元救了百合花,百合花因为得到了我的一半真元也化作人形,因为真身是百合花,所以化作人形后的名字就叫做“百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