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火星争霸

更新时间:2020-03-20 10:25:11

火星争霸 连载中

火星争霸

来源:落初 作者:二神哥哥 分类:奇幻 主角:白狼小溪 人气:

《火星争霸》是二神哥哥写的一本奇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火星争霸》精彩章节节选:何中国在投生时选择了困难模式,身为孤儿,与奶奶相依为命,好不容易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却因为高房价而买不起房,女朋友离他而去;更因为开发商补偿不公,何中国与奶奶被11残忍杀害。  当何中国重生之后,何中国突然发现自己已身在火星,有了一副生物机器人的身体,自身携带了多项全世界最先进的科技能力,而且发现火星上竟然还是封建社会冷兵器的时代。何中国庆幸这次投生终于选择了容易模式。  当发现火星上魔法与斗气横飞,练体与秘术层出,阴谋与诡计不穷,何中国才发现这一世,原来选择了一个超级困难模式。不甘心的何中国,造出了热兵器,进行了一场魔法与科技,热兵器与冷兵器对决的世界大战,最终统一了火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刚一露头,何中国就“哇噻”的一声叫出来:“好大一群马!”只见河岸边景物大变,树木变得稀疏了,地面上杂草丛生,一大群野马从远处疾驰而来。看那方向,正是朝何中国所在的河流而来。“轰隆轰隆”声如巨雷,地面抖动如地震。“好壮观啊,这群马一定是渴坏了,为了到河里喝水,跑得那么快。不过那与我们无关,我的好弟弟,你输了,不是地震,而是一群马。”何中国悠闲地挪揄道。

“快逃啊,你看看马群后面是什么。”孟飞翔急了。何中国定睛一看,果然看到远处马群后面一道灰色的细浪急速推过来,原来是狼群在追赶马群。狼群中飞出一把把青色的青色风刃,马群中不时有野马被射中,受伤之后跑不动而被后面的狼群撕成碎片,看得何中国一阵阵呕吐。转身最后看了一眼狼群,准备潜入河底走人,狼群最前面一只硕大的白狼相当耀眼,身上不时有青色的白光闪过,一大群青色风刃从嘴里飙向马群,相当拉风。

“是白狼,二弟,原来你说的是真的,果然是它在带领狼群进行族群战争。”何中国说道。

“哼,大哥,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孟飞翔不屑地说道。

“那,二弟,你说这狼群会不会游水?”何中国问道。

“你想干什么?”孟飞翔警惕地问道。

“这么恢宏的场面,多么壮观,难道你不想看看吗?”何中国问道。

“地球上的狼应该是不会游泳的,不知道火星上的狼会不会。但我知道,狼肯定不会潜水,万一有危险的话,潜入水底逃走应该没问题。看看也无所谓。”孟飞翔说道。

看样子,马群是想渡过河流逃走。何中国双手划动,游到岸边几棵水草下,露出双眼看着场面上的变化。转眼间,马群已经逃到河边,“噗通噗通”地跳进河里向对岸游去,河流减缓了马群的速度,后面狼群追赶更急,只见十几匹拖在最后的野马被狼群扑倒在地,疯狂撕咬,野马只来得及发出几色嘶鸣就了无声息了。“恢恢恢儿”一声震耳的马叫色从马群里传出来,一匹雄壮的大黑马跑出马群,紧接着后面跟出好几十匹成年马,“恢恢恢儿”,大黑马大叫一声,“恢恢恢儿”,跟出来的几十匹马一起叫起来,大黑马慢慢地跑起来,后面的几十匹马跟着慢慢跑起来,跑得方向却是狼群的方向。何中国突然感觉眼角有点潮湿了。

“切,这有什么好悲哀的,这匹大黑马带着几十匹马去和狼群战斗,虽然最后会牺牲,但是会减少马群的伤亡,保证族群不被灭亡,让族群延续下去。这是马群首领的职责。”孟飞翔说道。

只见大黑马带着几十匹马队的马队越跑越快,直冲向狼群,狼群也呈锥形扑过来,青色的风刃满天飞舞,飞向马队,冲在在前面的大黑马身上亮起一圈黄光,将风刃悉数档下,居然并未受伤,只一会儿,马队就和狼群撞在一起,几十匹狼被撞翻在地爬不起来,有几匹狼竟然被踩得肠穿肚流,眼看是活不成了。一撞之下,马队居然戳穿了狼群的阵型,在远处溜了一个弯,又直冲回来。狼群也回转队形向大黑马带领的马队围去。大黑马身上黄光再现,挡住了飞舞的风刃,狼群围上来,被黄光形成的光圈挡在外面,大黑马的马队神勇地再次戳穿了狼群的队形。

在大黑马挡住了狼群的追击的时候,马群趁机仓惶逃过河去。

当大黑马第七次戳穿了狼群的队形时,地上横陈了一地的狼尸,马群已然顺利的过了河。而大黑马的马队已只剩下十来匹,再次溜了个弯,马队加速准备冲回河边,白狼一声狼嚎,大群灰狼蜂拥而上,撞在一起,大黑马身上黄光大不如前,好几匹狼虽然被撞翻在地,却并不能把狼群挡住,跟着狼群疯狂拥上,大黑马脚踏头撞,神勇无比,顷刻间十几匹狼被放翻在地。只是黄光再也护不住后面的十多匹马,转瞬十多匹马被狼群撕咬倒地。大黑马一声嘶鸣,身上黄光大盛,后脚一蹬,犹如天神附体,几跃就跃出了狼群,跑向河边。

只是可惜一匹牛犊大的白狼挡在在河边,细长的狼眼射出冷冷的寒光,死死盯着大黑马。大黑马停住脚步,神情睥睨,看着白狼。身后的狼群围成一个弧形,却并不冲向黑马。

一狼一马,对峙不动,彷佛天地间一切都停止不动,连时间也停止不动。气氛压抑,何中国在水里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感觉喉咙干渴,手心里全是汗,却动也不敢动。

突然,有风声响起,白狼的嘴里青光大盛,气团几欲遮住狼身。“恢恢恢儿”,大黑马一阵暴鸣,身上黄光亮起,两只后腿在地上一蹬,犹如一只离弦的箭射向白狼。白狼狼头一缩,脸盆大小的青气团电光石火般射向大黑马。

“叮”,没有剧烈的声响,只有一声刺耳的犹如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但跟着“砰”的一声爆炸声,只见黄光破碎,青色光团打在大黑马身上,急速向前的大黑马倒飞而出,“噗”地一声砸在地上,砸得一阵尘土飞扬。

“大黑马败了。”何中国喃喃地对孟飞翔说道,在黄光破碎的那一刻,何中国感觉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也跟着在那一刻破碎了。

“意料中的事吧。”孟飞翔无所谓的说道。“我们是不是也该走了?”孟飞翔跟着问一句。

“是该走了。”何中国无精打采,好像失去了自己最心爱的东西一样,却又不知道失去了什么。

尘土渐渐散去,一匹黝黑的身影从尘土站起来,大黑马嘴角流血,四蹄颤抖着站起来了。

何中国突然又来了精神,关注地望着大黑马,大黑马甩了甩马头,劲上黑鬃抖动。何中国觉得那么亲切,彷佛是自己的亲人一样。大黑马站起来,却并没有去看白狼,眼神望着河对岸森林深处,“恢恢恢儿”地大叫了一声,其声也善,其音也哀。“恢恢恢儿”,对岸的森林深处也传出一阵阵马鸣,声音犹如母亲唤自己的儿子,妻子唤自己的丈夫,儿女呼唤自己的父亲。“恢恢恢儿”,大黑马又大叫了一声,大大的马眼里流下血泪来,和着嘴里的鲜血嘀嗒嘀嗒的落在土里。“恢恢恢儿”,森林深处又传出阵阵马鸣,渐渐远去。

何中国突然心里一阵大痛,想起在老家那一晚半夜突然起火,自己救不了NaiNai,知道要失去亲人的那一刻,何中国知道,那种痛叫做痛彻心扉,撕心裂肺,敲骨裂髓。

“好弟弟,我要救那匹大黑马,你有没有办法。”何中国突然下了决心,对孟飞翔说道。

“我不赞成,大黑马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冒着生命危险救一匹毫无干系的马,这不明智。趁着白狼的注意力在黑马身上,我们还是逃命吧。”孟飞翔没心没肺地说道。

“你还有没有人Xing?你看大黑马为了保护马群,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你难道就没有一点同情心吗?”何中国怒了。

孟飞翔猛地一呆,喃喃地说道:“这就是父亲说的人Xing吗?为什么我一点点也没有?”

“你做了,你就有了人Xing,你就是一个真正的人了,你不做,就永远只是一个冷冰冰的机器人。”何中国沉重地说道。

“好吧好吧,办法倒是有,不过我们刚才的赌约不能算,而且救了黑马,你还得一年不准关机。”孟飞翔说道。

大黑马“恢恢恢儿”的又叫了几声,森林深处已经没有马鸣回应,大黑马眼神迷离,颤抖者一瘸一拐地向马群离去的方向慢慢走去,白狼一只后腿也拐着,跟着大黑马走着,细长的狼眼寒光闪闪,随时都要作势欲扑的样子,看来昨天晚上的的伤势还没好。

“行,你快说你的办法吧。”何中国心里着急,也顾不了赌约的事。

“你可以再试试激光炮,激光炮用一次,需要充能十二个小时才能再用,这过了这么久,应该能用了,我看看,咦,太好了,这具身体已经换成核能了,激光炮充能应该要不了多少时间。脑海呼唤激光炮,恩,就是这样,将激光炮对准白狼的脑袋,你注意到没,白狼的头上那个若隐若现的红点,等下白狼再次攻击大黑马的时候,你暗中开炮,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别像上次一样让白狼有了防备。”孟飞翔边看何中国Cao作边说道。

何中国仔细一看,果然有个隐约的红点在一晃一晃,手臂努力握紧,红点的晃动幅度小了些,终于没有离开白狼的脑袋。眼看大黑马蹒跚走到河边,空气中又有风声响起,一个白气团在白狼嘴里成型。何中国看着红点对准白狼的脑袋,脑海一紧张,想着“发射”,“嗤”地一声,只见一束小指粗细的光芒一闪,闪得眼睛都一阵失明,待眼睛渐渐恢复,看到大黑马躺在地上不停抽搐,马后腿上又多了一刀伤口,鲜血直流。白狼却摔倒在旁边,脑袋着地,四只脚不停地蹬着地,想要抬起狼头,狼头上鲜血从一个细小的孔洞上“嗤嗤”地射出来,狼嘴里不停地“嗷嗷”嘶叫着,好几下狼头抬起,却又迅速耷拉在地上,只有四脚不停扒拉着,看得何中国心里一阵痉摩。好一阵挣扎,白狼终于寂然不动了。

狼群突然传出一声响亮的狼嚎声,何中国心里一紧,正准备潜水开溜,却见狼群掉转势头,潮水一般地向来路退去了。

“狼群首领死了,新的首领选出来了,狼群听从新首领的指挥回领地去了。新首领庆幸你把原来的首领干掉了,加上对白狼突然死亡的未知恐惧,赶快开溜,去当它的老大去了。”孟飞翔说道。

“你又不是狼,你怎么知道?”何中国一努嘴,对于这小子刚才趁机要挟,很是不爽。

“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孟飞翔一白眼。

看到狼群退去何中国才感觉到全身冷嗖嗖的,肚子也饿得难受。一阵困意袭上心头,赶紧地爬上岸,查看大黑马的伤势,何中国也不懂医术,看到大黑马双眼无神,硕长的马脸不时地抽搐一下,后大腿上一条巨大的伤口还在流血,不知如何是好。

“二弟,这大黑马是不是没救了?”何中国问道。

“大黑马主要是内伤,腿上的伤并不算重,只是失血过多而已。你在河边找一种七节草,捣成糊状,糊在伤口上可以止血。至于内伤,也可以治,只是有些麻烦。不过,这大黑马和我们非亲非故,我们救它做什么?”孟飞翔问道。

“四海之内,有情义者,皆兄弟也。从现在起,这匹大黑马就是我们的三弟。救我们的三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何中国一脸地大义凌然。

不知道大黑马是否能听懂何中国的话,这时居然低沉的叫了一声,眼神直直地看着何中国。何中国心中更加不忍,急急地在河边寻起七节草来。还好遍地都是这种七节草,不大一会寻了一大把,寻了一块趁手的石头,将七节草放在一块大石头上捣成糊状,走到大黑马旁边,轻声地说道:“三弟,我要给你治伤了,你忍着一点,可别踢我啊,刚才你踢狼群可老凶了,我可不经你这么踢。”

大黑马无力地叫了一声,也不知道听懂何中国的唠叨没,闭上眼睛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何中国先摸了一下大黑马的背脊,大黑马仍然不动,这才细心的将草药均匀地糊在大黑马的伤口上。何中国看到大黑马伤口的肌肉不住的抖动,也不知是不是疼成那样,血慢慢地止住了。用手掬了几捧清凉河水喂给大黑马之后,感到又冷又饿,又用原始的钻木取火的方法就在大

黑马旁边生起一大堆火,架起一个木架,将湿衣服和降落伞搁在木架上烤着。太阳从东边升起来,看起来比地球上的要小的多,不过照在身上还是感觉到一股暖意,让人心里又升起了生活的希望。一转身看到白狼的尸体,白狼兀自呈挣扎状,两只后腿伸出欲蹬地,两只狼眼眯缝欲寻猎物,两只前腿收缩欲扑人,甚是吓人,只是可惜一动不动。何中国知道它已经死透了。

“白狼兄,我和你无冤无仇,你追了我好几百里地想要吃我,最后却被我杀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阿弥陀佛,白狼兄你早登极乐,下辈子最好不要做狼了,做人吧。不过现在你的肉得留给我饱腹了,你一生作恶多端,死了让我饱腹,也算是终于作了一件好事,善哉善哉。”

还待唧唧歪歪几句,孟飞翔不干了:“大哥,你听到肚子在“咕咕”的抗议没?饿的难受,你还在那废话。三弟还没脱离危险期呢,你还想不想救三弟?”

“当然要救啊,不过怎么救啊?它主要是内伤严重,我治不来。”何中国无奈地说道。

“要治三弟,你得把狼心烤来吃了。”孟飞翔说道。

“把狼心吃了就能救三弟?这是什么医术理论?”何中国不明白。

“是的,吃了就能就三弟了。这项生物技术是我爸爸最得意的发明之一。你先烤狼吃吧,我慢慢告诉你。”看着何中国忍痛唤出金刚爪开始剥狼皮,孟飞翔继续说道:“这项生物技术叫做干细胞技术,干细胞又叫原始细胞,起源细胞,是一种具有自我复制能力的未分化细胞。它的神奇之处在于,不管你什么组织受了伤,只要有这个组织的干细胞,经过催发就能迅速地成长为组织细胞。我们的身体里储存了大量的人体干细胞,先前你两次被白狼打伤,都是我催发干细胞,几秒钟里让干细胞成长为组织,使伤口迅速复原,完好如初。我可舍不得使用人体干细胞,一会吃了狼心,我会使用干细胞提取技术,把狼心里的干细胞提取出来,到时只要用手接触三弟的身体,我再一催发,只要几秒就能把三弟的内伤治好。”

“有这么牛B?二弟你没骗我吧?”何中国兀自不信。不过想起先前和白狼打斗时受伤又快速复原的感觉,不由得信了。迅速地取下狼心,在水里洗干净,用一根树枝穿了,放在火上烧烤,待外面有些焦黄了,依旧放在火旁煨,正要把全狼打整一番放在火上烤,突然想起以前看的玄幻小说里说,魔兽一般都有魔晶。用金钢爪在狼头上沿着激光烧出的孔洞一划,坚硬的狼头盖骨一下就划开了,看到白花花的狼脑花,再用金钢爪伸进去搅几下,果然碰到一个硬物,用力一撬,一颗带血的亮闪闪的东西被撬落在地。

“看来各位写玄幻小说的大神诚不欺我也。”何中国嘀咕了一句,将魔晶放在水里洗干净,再仔细观察这颗魔晶,有小儿拳头大小,呈六棱状,无色透明,偶尔有青色光芒从中闪现。放在阳光下,有阳光折射出来,更是闪闪发光。顺手放进伞包里,将全狼打整一番,用一根大树枝穿了,开始在火上烤起全狼来。好大一会烤得油脂直流,香气四散。

看看差不多了,怕里边未熟透,将其挪开放在旁边小火煨着。待狼心也差不多好了,放在嘴里咬了一口,绵缠难咬,且无滋无味,难以下咽。

“好难吃!”何中国还没说出来,孟飞翔倒先喊出来,“大哥你用你的爪子割成小块,先吃一点,再用手放在三弟身上,我们边吃边治,干细胞够了,就不吃了,真难受。”何中国依言把手放在马身上,刚吃了两块,孟飞翔就喊道:“好了,够了。”果然大黑马眼神一下来了神采,挣扎着站起来,只是有些颤微微的,想象中大黑马过来亲昵的场面没有出现,大黑马恢恢地叫了一声,迈开四蹄,一瘸一拐地跑了。

“看来咱们的三弟也不是那么重情重义的啊,我们救了它,连声感谢的话都不说一声就走了。”孟飞翔嬉笑着说道。

何中国也一脸苦笑,装着一脸正色说:“二弟,救马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们救马要不图回报,才是真正的情Cao高尚,二弟你的素质有待提高啊。嘿嘿,烤全狼好了,二弟,我开动了,你就准备享受吧!”用金钢爪划下一块里脊肉,放在嘴里咀嚼,果然香味浓郁,口感绵软,虽然缺盐少味,倒也可以下咽。连吃了几块,感觉有点饱了,一阵困意涌上,就着火堆和阳光沉沉睡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