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暖伤豆蔻

更新时间:2019-10-06 10:53:30

暖伤豆蔻 已完结

暖伤豆蔻

来源:掌中云 作者:醉若璃歌 分类:女生 主角:萧锦芸白易 人气:

新书《暖伤豆蔻》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醉若璃歌,主角萧锦芸白易,是一本女生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她爱他的眉目,爱他的才情,爱他的执着,爱他的痴狂,爱他的所有。 一句龙凤呈祥,三世的情爱牵绊。 红袖挥洒,蓝汀绕指。 三千青丝,万年回忆。 他是她的初恋,终究抵不过分别。他说着“一路顺风。”她字字心疼。 他是她的远亲,终究追她远行。他说着“此生不变。”她泪流满面。 他是她的最爱,终究因她而忘。他说着“来世再见。”她痛心疾首。 他是她的工具,终究负了天下。他说着“大义灭亲。”她冷眼相看。 他是她的仇人,终究只为红颜。他说着“拱手天下。”她闭眸不忍。 她一生情债,玩弄权贵,到头来失去了真爱。 站在最高点,俯瞰天下,却再无人与她并肩。 从一个柔弱女子到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她寻回了也失去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上好的茅台!鼻子灵敏的萧锦芸立刻察觉到了空气中那股不同的气味。将握在手中渐暖的小酒瓶放入背包,推门而出,庭院里的小石桌旁赫然坐着一个娇小的人儿。她走近一看,正是颜以素。那小小的脸蛋上已经染上了一层红霞,似醉非醉的模样让人觉得心酸。 “你在做什么?”萧锦芸微怒地将酒瓶夺过,冷冷地看着她问道。 她厌恶,厌恶这些人不爱惜自己,厌恶他们的自暴自弃。曾几何时,她也这样过,可是一切过去之后,她却明白了生活里太多的“不能错过”。因为爱情,她险些失去了友情,失去了亲情,失去了她一直引以为傲的学业。没有暴怒,只是一个可怜的眼神,让她的心动摇了。 “喝酒对身体不好。”她收起冰冷的态度,淡淡道。 颜以素展颜一笑,眼眶中不知名的液体闪烁着光泽,道:“你也觉得我很傻对不对?” 萧锦芸怔住了,此时此刻,她觉得颜以素怎么都不像是一个小孩子,反而是个经历过沧桑的成年人。 “你醉了。”她依然波澜不惊,平平淡淡,但眼里的关切却出卖了她。身子前倾,萧锦芸准备将椅子上的孩子抱起,送她回房去。 “醉了?我醉了吗?呵呵,我才没醉呢。”颜以素的小孩子脾性又重新显露了出来,伸出手想要抢回被萧锦芸夺去的酒壶,似乎只有那个才是她所关注的。她的样子让人心疼,特别是那双微醉却透着精光的眼睛,更是让人无法直视以对。 及时接住了颜以素倾倒下的小身子骨,萧锦芸叹了口气。适才掂了掂酒壶,还有一半多,这孩子明明不会喝酒,却吵着嚷着要喝,这是不是想要借酒消愁之人的通病?她没有意识到,颜以素的酒量不算大,却也不小了,只是因为那段痛苦时段里的她沉醉在花天酒地里,她的酒量过大,所以才会全无察觉罢了。她不明白,颜以素到底有什么苦闷的事情非得用酒来消除。身在颜府这个世家,她背负的看上去是一个姓,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但其中所包含的艰辛怕是没人能了解了吧?就像生在帝王家的公主皇子一样,痛苦。想起清朝的九子夺嫡,她还是心有余悸的。 “你醉了,我送你回去。”不顾颜以素胡乱折腾的小手小脚,萧锦芸随意将酒壶放在了石桌上,横抱着她进了她的闺房。 这是她第一次进到这个地方,却是充满了惊奇的。颜以素的房间并不像她想象的那样华丽无比,而是清爽的素白,四处都是。愣了一下,随即回过神将手上的孩子放到床上。 颜以素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萧锦芸为自己盖上被子,眼中的雾气却越来越浓。颜以素看她要离开,她紧紧抓住眼前之人的手,泪划过了脸颊:“娘,你不要离开素素好不好?” 萧锦芸不习惯地动了一下,却发现颜以素将自己的手抓得更紧了。“素素,乖,姐姐不走,放开手好吗?” 颜以素显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嘟囔着:“娘,不要走,不要丢下素素……”没有在乎萧锦芸说的是“姐姐”,没有在乎艾零醉说的“放开手”,只是固执地做着自己梦里都想做的事情。 “素素的娘很漂亮吧?”许是看出了颜以素没有睡意,萧锦芸干脆与她聊起了天。 那下意识地认为那一句句“不要走”,一句句“不要丢下”代表着她的娘已经逝去,想到这里,她的心里平添了一份惆怅。没有孩子的母亲,很苦吧?难怪颜以亦那么疼爱她了。空想着她,心里的对他的做法也多了分认可,少了些排斥。 颜以素的醉酒状态是有些奇怪,但这并不影响她对她说话。仔细瞧着萧锦芸,她的小手抚上了她的眉、她的眼,笑了,天真无邪。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开口说道:“你不是我娘,你虽然美,却不及我娘。”听惯了奉承阿谀的萧锦芸身体晃了一下,耳畔却听得她继续呢喃:“而且啊,娘不会听素素的话呢,娘当年就是这么离开素素的。哥哥说是因为素素长大了,所以娘才走的。所以素素就问管家叔叔啊,怎么样的才是小孩子。嘻嘻,管家叔叔都说呢,素素啊,从来都是个乖孩子,所以娘才不担心的。素素到处捣乱,可是,娘……呜呜呜……” “这才是你任性的原因吗?”萧锦芸低头看着那张脸,泪痕还在,可是那酣睡的小模样却是恬静的。 替她掩上被角,萧锦芸蹑手蹑脚的关上门。在关上门的那一刹那,她没有发现,床上的人儿正睁着眼睛,望着她的背影。 “萧姑娘这么晚了不睡吗?”萧锦芸刚关上门,还没来得及从伤感中缓解过来,就听见身后突然传出的男声。 被吓了一跳,她急急转身,看见月光下那一抹青色的长衫,拍着胸脯埋怨道:“你干什么啊?大晚上的,人吓人会吓死人的耶。”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颜以亦勾起一个动人的笑,一边说道。 “神经病。”萧锦芸小声地嘀咕了一句,突然意识到这人现在是自己的大饭票,微微一愣,讪笑道,“颜公子还不睡?” 没弄明白这神经病到底是什么毛病,但颜以亦也没有多管下去的心思,轻笑一声:“姑娘不也还没睡吗?” “呃……我……”萧锦芸愣了一愣,感觉那双眸子里似乎跳过什么她抓不住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她说不清楚,但,心里总是有些异样吧,脑海里有一瞬的空白,稍稍定下心,这才又回答道,“素素喝醉了,抱她进屋睡着罢了,正准备回去休息呢。公子还有事吗?” 他摇了摇头,侧开身子为她绕出一条道来。萧锦芸侧首嫣然一笑,轻轻颔首走了过去。不明白是什么道理,她能感觉到,颜以亦对她并不是友善的,甚至可以说是掩藏着敌意,即便她不清楚原因是什么。也或许,是她弄错了。相较之下,她更倾向于后者。 她自幼便是一个敏感的人,敏感度极高,是身边有什么风吹草动她都会感觉不舒服的那种人。她不说,不代表心里不清楚。也因着这性格的压抑,做什么事情,无论身边换了多少人,她总是感觉很累。她不想去猜,也不想去问,愿意便说,不愿便瞒,她一向没什么所谓。只要不犯到她的利益,她一向可以自动过滤。 看着她离去的身影,颜以亦转身推开门,看着床上坐起的身影,脸上顿时掩去了笑容,随意地将门关上入内,向前走了几步到她床边才停了下来。 “她不像坏人。”坐在床上,颜以素冷冷地说着,不似方才的稚嫩。寂静的夜里,她就是一朵带刺的玫瑰,带着不一般的韵味。 “你在同情她吗?素、素。”一字一句,他也毫不客气。 她抬眸,余光掠过他的脸颊,笑出了声,轻轻的,在房间里飘荡。许久,才又道:“如果她真是奸细,不用等你动手。” “素素,为什么你还要这么固执?我说过了,我不需要你的手为我沾满鲜血。”颜以亦的脸上划过一丝不忍,终究是散了,冷哼一声,转过头去,“不过随你,你愿意怎样就怎样好了。反正,你也不是我的亲妹妹,答应照顾你,不过是爹临终前的要求罢了。” 那些舍不得,她明明看见了。“知道了,如果没事,我要休息了。”转身背对着他,她面向墙壁拉上了被子,她能感觉到他还没走,不过,她宁愿不清楚。 她也恨,为什么她不是他的亲妹妹,或许那样,她为他做起事情来也更方便些了。 闭上眸子,她的心中的声音徘徊不定。杀,还是留,她不知道。但愿,她今日的承诺不需要兑现。那个故事,她很喜欢。 他们不是亲兄妹,甚至可以说,是仇敌。 她的娘亲,是他的娘亲的亲妹妹,可是,偏偏是这一位备受疼爱的妹妹,爬上了姐夫的床,生下了这个不该存在的孩子。二女共侍一夫,必有一伤,更何况是亲姐妹。在爱情面前,说什么都是自私的。 他的娘,因着不想让这自私延续,离开了他,离开了那个被唤作“家”的地方,而她的娘,却安安稳稳地在府里生活,成为唯一的夫人。 他恨这一切,在他的印象里,他的娘亲总是会带着他唱童谣,只是后来,断了,一切都因为那个女人断了。他不会忘记娘亲离开时决绝的态度,甚至狠心地将他送到了别处…… 不过,或许他也应该感激那个女人,若不是因为她,他的娘又怎么会把他送给师傅,他又怎能练就这一身的武艺,又怎会获得这一切名利。即使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 一声叹息,他又看了一眼床上的人,无奈地走出了房间。他不恨这个孩子,毕竟,她与他有着血缘上的联系。 罢了,一切都会烟消云散,他又何必庸人自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