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腹黑丫头,惹上痴心恶少

更新时间:2019-10-02 09:17:24

腹黑丫头,惹上痴心恶少 已完结

腹黑丫头,惹上痴心恶少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蝶影轻舞 分类:女生 主角:蓝颖雪骆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腹黑丫头,惹上痴心恶少》的小说,是作者蝶影轻舞创作的女生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第一次见面,她撞上他的车,“你赔!”第二次见面,她被他吃干抹净却仓皇而逃。第三次见面,“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阿呸,撞车他不赔,便宜他全占,还想白捡个儿子替他养老送终?没门!什么?恶少了不起?嘁,穿好鞋,打好包,且看她怎样带球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可是……额!蓝颖雪发现自己是个贱骨头!因为自从过上这样的日子之后她反而变得一点儿都不开心,尽管那个叫韩啸天的男人给了她最丰富的物质生活。但是又的时候,生活过的舒适不舒适似乎真的跟物质无关。

蓝颖雪啃完了最后一块巧克力,决定出去走走。她一打开房门,两个门神一样的男人就恭恭敬敬地低下了头,眼睛并不正视蓝颖雪。

“你们俩能给我个表情吗?”蓝颖雪感到很生气。自己就算是韩啸天养的囚犯,也总该给点放风时间吧!“我要出去,你们别跟着我!”

蓝颖雪没走出两步,其中一个男人手臂一伸挡在她面前。“对不起蓝小姐,天少吩咐过您需要静养。”

忍,一定要忍!蓝颖雪告诉自己要压住正“蹭蹭蹭”往上冒的怒火。如果破口大骂,不仅影响了作为知识女性的美好形象,关键还是没有作用;如果要打架,额……蓝颖雪再怎么无知也知道什么叫做自知之明。于是她只好使出杀手锏。

“我现在就要出去,如果你敢拦着我,我就告诉那个什么天少,说你非礼我!”蓝颖雪奸笑着,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一米八五的大个子脸色从红光满面变得苍白无力。哈哈!蓝颖雪得意地笑,哼了一声之后扬长而去。

蓝颖雪下了楼才发现这家医院非常的清净。初春的午后给人一种慵懒的小资情调。湛蓝的天空中飘荡着几朵白云,走道两边的树枝都冒出了嫩绿的新芽。含苞待放的玉兰花花蕾挂在枝头。春意盎然的草坪上,各种各样的盆栽已经开满了五颜六色的花儿。连空气中都散发着淡淡的幽香。

蓝颖雪忽然想起骆依依说过,这是一家只针对内部员工开放的医院,能住进来的人基本上非富即贵。在这片充满春色气息的院子中,丝毫不能让人联想到这里是医院。

蓝颖雪踩在软绵绵的草皮上,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虽然她这辈子最大的爱好是睡觉,但是一天睡二十二个小时她还是有点郁闷,最重要的是并非出于自愿。蓝颖雪游游荡荡地绕着草坪走了大半圈,被暖洋洋的阳光照得又开始犯困。

真贱!蓝颖雪暗暗骂着自己的时候,抬眼便看见了不远处的石凳上坐着一个老头。那老头一身休闲的打扮,戴着太阳帽,身边还放了一根精致的拐杖。咦?这玩意儿价格不菲吧!蓝颖雪估量了一下。她看到老头的面前还摆放着一副围棋。

蓝颖雪快步走过去。终于能找一个人说说话了!蓝颖雪已经不在乎这个老人会不会跟自己产生代沟。“大叔,我陪你下棋吧!”

韩松涛抬起头就看见一个美貌气质均不俗的女子站在自己面前。大叔?从来没人这么叫过他呢!“好啊,请坐吧!”韩松涛笑着点了点头。

“额……那个……大叔,我不会下围棋!”蓝颖雪现在才想起来,她没学过围棋。

“那你会下什么棋?”韩松涛对这个冒冒失失的女孩产生了兴趣。

“五子棋!”蓝颖雪毫不羞愧的回答。

“哈哈……”韩松涛朗声大笑,“好,那咱们就下五子棋!”

蓝颖雪为自己终于能找到一个人说话而极度兴奋起来。虽然对方是一个与自己有着严重代沟的老年人,可是也比守在房门外的那两个门神要可爱的多。

韩松涛看着兴致勃勃的蓝颖雪,开始猜测这个女孩的身份。能住在瑞凨医院的人,基本上都是巨督集团的人,而她在巨督集团又是什么身份呢?

“你得的是什么病?”韩松涛问道。

蓝颖雪此时正皱着眉头在想下一步棋该怎么走,漫不经心地回答:“我根本就没病!”

“没病你怎么住在医院里?”韩松涛跟臭棋篓子一样的蓝颖雪下棋,显得轻松自在,完全不需要担心输的问题。

“我也不想啊,有个既霸道又不讲理的男人强迫我住在这里。哼……真是的,没听说过强迫人住医院的,又不是五星级宾馆!”蓝颖雪一想起这个,心情也变得差起来。她开始琢磨是不是该趁着这时候停止下棋,因为她发觉自己快输了。

韩松涛也开始纳闷。这个女孩说的又霸道又不讲理的人会是谁,他已经在脑海中过滤了一遍。“你叫什么名字?”韩松涛忽然想起他还没问这女孩的姓名。

“我叫蓝颖雪!”蓝颖雪盯着棋局都不敢眨眼。

韩松涛拿棋的手停在半空,再一次仔细打量起蓝颖雪。蓝颖雪算不上是闭月羞花倾国倾城的大美女,最多也是属于清丽脱俗,纯若百合的小家碧玉。韩松涛开始在蓝颖雪的身上寻找,他想知道这个女孩身上究竟有什么样的气质能吸引他目中无人眼高于顶的儿子。

要知道,在韩啸天身边出现的女人,不是妩媚动人,让男人一见倾心,便是气质高雅,属于女强人的类型。可是眼前的这个女孩,韩松涛分辨不出她应该归类在哪一种!

韩松涛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真心希望蓝颖雪别把他当成老色狼,不然这玩笑可就开大了。“你介不介意我叫你颖雪!”

“随便吧!”蓝颖雪是不在乎称呼的,骆依依和林茹倩叫她猪她都忍了,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那你和强迫你住医院的男人是什么关系?”韩松涛想知道韩啸天跟蓝颖雪发展到了什么地步,这直接关系着他抱孙子的大事。

蓝颖雪抬起头看了看韩松涛,继续盯着棋盘,随口说道:“没什么关系,我跟他不熟。见面的次数用一只有也能统计出来。”

韩松涛差点一头栽倒在棋盘上,心里暗骂韩啸天。这小子可是在他面前打了包票能让他抱上孙子的,现在可好,人家女孩子根本就不爱搭理他!

“大叔你怎么啦?”蓝颖雪看到韩松涛的脸色很不好看,不由得担心起来。“您住哪间病房,我扶您回去吧!”

韩松涛叹了口气站起来,他是该回房间给儿子打个电话了。蓝颖雪站起来去扶韩松涛,没走出两步就看到迎面而来的韩啸天。

韩啸天这几天忙的脚不沾地,好不容易抽出点时间来陪陪蓝颖雪,一到病房却并没看见她。韩啸天也没有过分地责怪手下,以蓝颖雪古灵精怪的个性,想看牢她还是需要一定的技术的。

蓝颖雪看着心情似乎不赖的韩啸天,依然不想搭理他。她扶着韩松涛继续往前走。“你别跟着我,我扶这位大叔回病房之后自己会回去的。”

韩啸天看了看老爸之后问蓝颖雪:“你们认识?”

“当然啦!”蓝颖雪想了想觉得哪里不对劲,又补充道,“刚认识也算认识嘛!大叔,你叫什么?”

韩啸天与韩松涛父子俩对望一眼,都无言地满头黑线。

“阿豹,送我爸回房间去。”韩啸天对着随时跟在他身后的阿豹说道。

蓝颖雪惊讶地几乎把舌头咬掉。她发誓她从来没有把眼前和蔼可亲的老头和云龙社老大联系在一起。换句话说,在蓝颖雪的潜意识里,黑帮老大都是五大三粗蛮不讲理的,怎么也不可能是彬彬有礼谦逊随和的人呀!

糟了,惹上韩啸天还不够,还在无意中把他老子也惹上了。蓝颖雪颓废无力地坐在草坪上暗自祈祷。

“颖雪,你和啸天慢慢聊,我得回去躺着了!”韩松涛确实是被蓝颖雪的话刺激到了。不过这刺激中也略带一点兴奋,终于遇见一个能制住韩啸天的人了。

蓝颖雪看着韩松涛离去的背影默默叹息。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面对着居高临下望着自己的韩啸天,蓝颖雪愤愤地说:“我上辈子一定是坏死的!”

韩啸天哭笑不得,问道:“为什么?”

“如果不是我上辈子没积德,这辈子怎么会遇见你这样的人呢?”

韩啸天才不管蓝颖雪对他有多么不满,反正这一点儿也不影响他要她的决定。“随便你怎么想,你现在该回去睡午觉了!”

“你是太平洋的警察呀,管得那么宽!管天管地还不算,还管人家的吃喝拉撒睡,无聊!真不知道你们巨督每年那么多利润是怎么来的。”蓝颖雪狠狠地跺了跺脚,转身就走。她之所以敢对着韩啸天肆无忌惮,就是想让韩啸天忍受不了的时候主动放了她。

蓝颖雪承认她很爱钱,但是这并不能成为她留在韩啸天身边的理由。钱重要,小命更重要。像韩啸天这样的男人她惹不起,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蓝颖雪一边走一边烦,手机就是在这个时候不适时宜的响了起来。骆依依欢快而清脆的声音在对面想起。“亲爱的,这段时间小日子过得滋润不?”

“滚蛋……”蓝颖雪气呼呼地说道,“你还记得妹妹我呀,你知不知道什么叫水深火热?什么叫度日如年?也不说来看看我,我好歹也是个病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