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转世枭雄

更新时间:2020-03-18 07:26:15

转世枭雄 连载中

转世枭雄

来源:落初 作者:老九酒鬼 分类:历史 主角:林枫林哥 人气:

《转世枭雄》是老九酒鬼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转世枭雄》精彩章节节选:唐以后没出赵匡胤,就没有了宋,没有了成吉思汉,也就没有了元,更没有了朱重八同志,所以也就没有了明。六百多年的中国历史,在这里没有了,孕育出了个怪胎:唐人诸国。新战国时代,这不要人命啊!一个现代的大佬借尸还魂到了这个时代,成了大齐国靖王世子.一个属于他的时代开始了.  卷二和卷三的修改再强推后继续,只是一些细节上的修改,不会影响结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虽说几天前下了那么一场大雨,这风城的天气还是有些热。

东靖王妃李韵雯的这个后室里,虽然加了两道冷帘,用过午饭的林望躺在藤制的躺椅上还是觉的热,红莲坐在一边给他张着扇,而东靖王妃在牙床上已经睡着了。林望又吃了一块红莲用牙签给他递过来的用井水镇过的西瓜,突然感到了从外面进来的一阵风,他看了一眼红莲问道:“是不是外面起风了。”

红莲忙到门边掀起帘子看了看,走回来说:“王爷,是起风了。”

“可起风了,要不这天真能热死人啊!”说着人从躺椅上起了身。林望好像要说什么,却被门外的一个声音打断了。

“王爷!董长史差人来请王爷,说是青城有紧急军情,请王爷速去虎堂议事,董长史和各位将军已在那里等候了。”

“知道了!下去吧!红莲给我更衣!”

“我来吧!”李韵雯已经被吵醒了,忙起身下了床,拿过红莲递过来的云锦盘龙袍一边给林望穿衣一边问道:“王爷什么事啊?”

“还不知道!想是定州曹强那面找麻烦了。”心里却想:西平王啊!我的大哥啊!这个皇位真的对你这么重要吗?你这是自绝于祖宗,自绝于大齐啊!

林望此刻心里知道,现在自己是不能在窝在风城,要吗到青城去,要吗就赶往中州,反正是不能再在风城享受清闲了。想着这些不由的就想起了,一想起来就让他心里添堵的世子来。

他这唯一的儿子,就像是他的心病,从小就病秧子一个,每次见到他就心烦,而前几天又被雷电所击,这在他林望的心里面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没出息的东西,出事的第二天就躲到九莲山去了,想想自己十六岁的时候,已经带着千军万马,为大齐开疆猎土了。

而他这个儿子,靖王世子,现在能干什么。想到这里没有好气的问了靖王妃一句。

“世子去九莲山几天了。”

“今天是第四天了,王爷有事吗?”靖王妃见靖王问起了世子,小心意意的回答到。

“马上差人到‘七星庄’把世子接回来,晚上叫他到这院里来用膳。他也该出来做点事了。”

林望虽然从心里面,对自己这个儿子喜欢不起来,但毕竟是他唯一的儿子,前几天在世子被雷电所击,他心里面的那种担心,让他明白,这个儿子在他心里面的位置是无法替代的,他要他从九莲山回来,就是要让他在他离开风城之后,接触和处理政务。

王府虎堂内,王府长史董微全,东靖军侯议黄同真,东靖军上将军程昆,东靖军大督都上官容容,东靖军大督都西门龙云,东靖军大督都周唯生,几个人都围在沙盘前,见靖王林望走进虎堂,众人忙上前见礼,林望一挥手说了句:“免了”

人走到沙盘前看着青城的方位。转身问程昆:“怎么回事?”

程昆忙走到林望身前指着沙盘说:“昨天半夜定州曹强分别通过大枯,滨城,和小龙口三个渡口向青城前沿的明水大营增兵,今日凌晨青城周围有小股游骑搔扰我青城,新的奏报还在路上。”

“现在明水大营有多少定州兵马?”

“估计已有二十万,三个渡口还在渡兵!定州的情报是总共四十万,半数以上是骑兵。”

林望笑了笑,从程昆手里把青城督帅张明烈的奏报接过来,又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然后说了一句:“这曹强还真给咱们面子,这是大手笔啊!”

林望把那奏报放到帅案上,但并没有坐下,而是直接走到摆在大堂里的那架大沙盘前,一边走一边说:“董长史这件事你怎么看。”

董微全和黄同真这两个算是文职的官员,这出谋话策的事本来就是他们份内之事,听见靖王这样问了,董微全看了一眼黄同真说:“曹强有没有这么好的味口咱们先不说,但郎虚林不会傻到会认为,凭他们所谓的四十万大军,就能把我们靖地给吃了,他曹强真敢攻击我大齐吗?”

“那也说不定,是曹强看到兴王那边,被蒙古的乌烈汗给拖着,他定州西面危险没有了,北面又有云州曹伟给他撑着,而我大齐又是这个局面,还真不好说是想混水摸鱼呢”程昆改不了他那那个急Xing子,抢着说出了他的想法。

“我想不是,曹强不会那么不自量力,这应该是他给平王的一个面子,当然也不排除平王给了他某种承诺,但现在混水摸鱼还为时过早。”

“董长史的意思是定州军不会进攻青城。”林望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黄同真,看到王爷看自己,黄同真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董长史的看法。

“那长史以为应该怎么样去应对现在的局面呢?”

“我想王爷我们还是应该像六年前一样,派人去议和为上,现在北兴王的力量被北面的蒙古人紧紧的拖着,就算我们东靖军全部主力和定州四十万游骑作战,恐怕战事一开也要拖上很久,这样对大齐的全局来说很是不利,我们再也拿不出力量来应付中州可能出现的事端了。这就是平王那边最想看到的。”

林望并没有再说什么,把脸转向了黄同真:“那黄先生怎么看呢?”

“定州此时出兵正如微全所说,并不是为了取胜,而是为了中州之事,是平王和曹强有交易,现在可以肯定北兴王那边的战事也是西平王捣的鬼。西平王是想把王爷拖在黄河边上,把北兴王拖在北疆,让两位王爷无力去顾及中州,那么他就可以在中州,无所顾及的按照他的计划去夺取皇位了。”

林望示意他继续,黄同真顿了顿接着说:“前几天中州来信,圣上的病看来已经无力回天了,想是靠不过今年去了,本还想过了这几天热的要死的天气,就劝王爷去中州一趟呢。”

“看来西平王是坐不住了,定州肯定应该也是仓促起兵,四十万大军而不去进攻青城,我们青城一线,三万重装骑兵,两万步兵,把上水大营的六万轻装骑兵算上,也是四对一的局面,这样的优势面前而不求速战,那目地看来真的就是想把我们东靖军的主力调过去了。王爷,定州这里面有虚张声势成份。”

“那你也赞同和曹强议和。”

黄同真看了看东靖王接着说:“能议和当然好,只怕曹强他不肯啊!他要的是东靖军的主力去黄河,他会用他的优势兵力不断的对青城骚扰个没完,直到东靖军的主力到了黄河边上,那时议和还有可能,只怕我们的主力一到黄河,西平王就会在中州动手了。”

“那先生觉的该如何破解呢?”

“不派兵是不行的,兵是要出的,要不然中州事情一出,无论什么结果,西平王肯定翻脸,那时曹强根本不用去取青城,只要放四十万大军一路南下,我们就要两线作战,那就更被动了。但也没有必要把主力放过去,我们只需在青城一线摆出一种守的姿态,他骚扰,我们也搔扰,不主动进攻,有机会就打没机会就守,这样的话我们只需再调五万重装骑兵,再加上上水大营的六万轻装骑兵,守住青城一线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林望在黄同真说完之后看了沙盘很久,然后对身后的黄同真说:“马上给中州的公主林雨寒去信,让她把十万重装骑兵全部调回中州,告诉她我最迟三日内动身,赶往中州。”

程昆一脸难色,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王爷要去中州,那青城那边怎么应付啊!”

林望看了看沉不住气的程昆,笑着对四位将军说:“都过来了!”他一直站着那里,就没有离开过沙盘,看到几个将军过来之后,先看了一眼程昆,然后转过身对大督都西门龙云说:“西门将军!我任命你为青城主帅。”

“末将遵命”西门云龙是这几位将军里面,年龄最大的一个,已经快五十岁了,和程昆一样是跟东靖王时间最早的将军,也是东靖军起家的四大将军之一。

“你最迟明早动身,先去上水大营,我把上水大营的六万轻装骑兵给你,再把密州刘铎的三万重装骑兵给你。这样青城你为主帅,刘铎将军和赵回梁将军为副帅,张明烈将军为青城守备。你手里有十四万人马,以守为主,你也可见机行事,目地只有一个不让定州越过青城。西门将军,你只要守住青城一线,不求大胜,只求稳守。”

“属下明白,绝不放定州一马一兵越过青城。”

“上官将军!我任命你为马店一线主帅。”

“末将遵命”上官容容是三位大督督中最年轻的一个,是东靖军起家四将上官鼎的长子,是员儒将。

“你明日出发前往台庆大营,领三万轻装骑兵前往济城,会同已在那里的高虎将军的两万重装骑兵到马店主扎,你为主帅,高虎为副帅,随时注意中州的动态,接应中州城东大营。”

“属下不会辜负王爷重托。”

“上将军程昆!”

“末将在!”程昆只比东靖王大两岁,是东靖王从小的玩伴,自从东靖受封王位统领东靖军就受了将军位,是东靖军起家四将中年龄最轻的一位,现在位居上将军,是林望最为亲信的大将。

“程将军,你三天之内调集十五万大军,重装骑兵五万,轻装骑兵七万,步兵三万,你为主帅发兵上邑驻扎,上邑离青城近三百里,离中州四百里,你的任务是随时准备开往青城,或是中州有变开往中州。”

“末将遵令。”

“唯生啊!我去中州,这风城就交给你了,你手里可用的兵不多,我给你留一万金甲勇士,把仅剩的两万重装骑兵也调到风城来,加上两万步兵。能给你的就这么多,要确保风城的安全。还有的那五万轻装骑兵我不能给你,要放在虎关大营,以备什么意外情况。”

“唯生明白。”

这周唯生算不得东靖军的老人,但他和林望却有一层很特殊的关系,周唯生的妹妹是林望去世的王妃,而林望唯一的儿子世子林枫就是周唯生的亲外甥。

“再就是我已经派人到九莲山去接世子了,枫儿今年也十六岁了,也该出来做事了,这次我离开风城,你就帮着他历练一下。”

“唯生定当努力。”

“董先生,今年秋税加收一成,提前一个月征收。”董微全掌管着王府府库,自然知道这兵马一动,那银子花起来就要像要流水一样了,靖王这话是要早做准备,虽然这府库里的银子,还算是殷实,但真要是开了战,几个月就会觉出紧张来了。

程昆一直在那里撮着手,但靖王一直在安排,他也不敢插话,看到靖王停了下来忙插嘴道:“王爷你这样安排,去中州你无兵可带啊!”

“中州是我大齐国的国都我带那么多兵做什么,我只带五千金甲勇士去就行了。再说上官将军的五万铁骑不是放到马店了,真要有事两个时辰就赶到中州了,在中州还有雨寒的十万重装骑兵呢!”

林望用手止住还要说什么几位将军说:“都过来我再和你们交代一下。”说着一边指着沙盘里的各个地方一边和几位将军说着什么。最后对西门龙云说:

“西门将军!城东北七里严家坡,这里是青城周围三十里唯一的高地,是个缓坡很适合骑兵作战,把重装骑兵放在那里,青城内上官清所部三万重装骑兵也要调过去,那里离明水大营只有十五里,那是拳头,明白我意思了吗?”

“西门将军,如果你觉的有必要的话,把上水大营赵回梁将军的六万轻装骑兵,也不要开进城里,在西门外十里连营确保西门通往中州之路畅通,西门将军作为主帅,你要坐阵于此。但你是主帅具体怎么安排,你来决定。最后我再说一遍,要守好,我只要结果,就是不让曹强太舒服了。”

林枫是在黄昏的时候赶回王府的,他的那个便宜老爹,让他去靖王妃那里用膳。这可是很少有的,那个林枫十二岁从李妃院子搬出来,有了自己的院子,这四年里,除了逢年过节,这应该是第一次让他到靖王妃那里用膳。

靖王妃的那个院子,本来是林枫的亲生母亲,东靖王正妃周王妃的院子,从周王妃进了王府,靖王就一直在这里用膳,就连在林枫两岁上周王妃病故后,这个习惯并没有改变。

李妃那时还不是王妃,只是周王妃从娘家带过来的贴身侍女,在周妃病故的时候还是只有十五岁的小女孩,她实际上是林枫的养母,林枫就是有她带大的。

在她十八岁的那年,越来越标致的李韵雯后来被林望收了妃子,虽说林望在周王妃死后先后娶了五个王妃,却再也没有弄出个一男半女的来,也许是唯一的儿子是有李妃带大的原故,几年前这李妃被立为了正妃。

“世子,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这就直接过王妃那边去吧!”说话的是程柄,他是上将军程昆的儿子,在林枫七岁的时就被送进了王府做了林枫的侍卫,他比林枫只大三岁,在林枫看来应该更是个玩伴。

程柄把世子送到王妃院子门口就回去了,他知道这个院子他是不能进去的,林枫自己一个人走了进去,前厅里只有一个宫女在那里收拾东西,一看到她脑子里就有了印象,那是东靖王妃李韵雯的贴身侍女红莲,林枫和他年龄差不多大,是在他离开这个院子前就进王府了,因为她长的俊俏,靖王妃很喜欢她便留在了身边,应该和原来的林枫很熟的。

看到世子进来红莲忙打了个千轻声说道:“红莲给世子请安,怎么就这样过来了,那边的人怎么也不知道送下子。”

林枫侧目打量着这个扶着他的叫红莲的宫女,但见她着了一件鹅黄色的长袖素沙宫裙,一双素底蓝花的锈鞋,身才高挑匀称,虽说还有些单薄,但倒和她十四,五岁的年龄倒也相称,头上挽了一个高髻,分外显的她那鹅蛋脸线条明显,还真是个难得的一个美人胚子。

这么一个古装美女,让林枫心里直痒痒,这都五天没有摸过女人了,看着她的一脸的羞态,也不知道是不是和那个林俊逸有过一腿,但林枫好像又觉的这个身子还是个处男,要真是那样可丢人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