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叫门天子

更新时间:2019-10-04 09:36:33

叫门天子 连载中

叫门天子

来源:落初 作者:王3石 分类:历史 主角:朱小明朱祁镇 人气:

王3石新书《叫门天子》由王3石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朱小明朱祁镇,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有人说朱祁镇是大明十余代君主中最大的败类,杀忠宠逆,投敌变节,昏庸无道,为人寡薄,养虎为患,是大明王朝走向衰亡的第一罪人。有人说朱祁镇的一生是光荣的一生,身陷敌营,却不失尊严,最终全身而退;坐拥天下,却不弃糟糠,废除嫔妃殉葬;时运不济,却并不昏聩,复辟后亲贤臣远小人,有人君之相。朱小明说我就是我,我应该中秋饮酒赏明月,而不是替朱祁镇同志在土木堡狼山上看烟火……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饶是王直经历无数风浪,也被眼前的情景骇的呆住,诺诺说不出话来。于公,皇帝被俘,社稷本就不稳,却在午门之上发生三品大员、天子亲军被群殴致死的丑事,史书上必定会记上一笔;于私,老王同志辛苦耕耘多年,终于迈上职场生涯的巅峰,虽然是临危受命,但多少有点窃窃自得,不成想碰上这么个烂事,心里跟吃了苍蝇似的憋屈。

郕王朱祁钰更是惊的六神无主,尽管马顺作死的成分居多,但那可是锦衣卫指挥使啊,往常就是他见了也要让上三分,如今不经三司、未请皇命,光天化日下被活活打死,这是要搞事情啊!正当朱祁钰目瞪口呆,六神无主之时,身边的王诚迅速反应,拉起朱祁钰就准备往奉天门里窜。三十六计,走为上,打定主意先避开这是非之地再说。

新任大理寺卿薛瑄更加郁闷,作为河东学派的创始人,放眼当今儒林无人能出其右,有明一代能和他相提并论的王阳明,还得二十多年才出生。即将年满60岁的薛瑄,除了做学问,最大的爱好就是当官,学而优则仕,既是他的理想,也是他父亲的愿望。七年前就任大理寺少卿薛瑄,因为一起冤案揪出王振的侄子王山,得罪了太监王振,去官为民不说,还差点下狱论死。

对这次的任命薛瑄是感恩的,圣明的天子不仅杀了给予他无尽痛苦的王振,而且给他平反升官,本欲奋起发挥余热,没想到眼前就碰到这么个难题。关键这案子不能判啊,照律来办这可是僭越之罪,必将自绝于同僚,自绝于天下。眼下郕王不能走,一走这案子可就算是坐实了。

也是老人家脑子转的快,估计是辞官的七年没有耽误锻炼身体,只见薛瑄三步并作两步,挤开站在前面的王直胡荧等人,一把揪住朱祁钰的衣袖,气喘吁吁的说道:“殿下,马顺有罪当死,围殴者当无罪赦免!”

朱祁钰急着逃离案发现场,猛地被人拉住,着实给吓得不轻,头都没回扯住来人的袖子挣扎着要走。薛瑄老头也是抗硬,袖子被扯烂了也不松手。王直等也是老江湖,迅速从懵逼中醒悟过来,虽然这监国王爷连个橡皮图章都不算,可毕竟是姓朱的,而今明面上的话事人,有他一句话,这打人的事才好从法理上有个交代。

当下纷纷上前,拦住朱祁钰去路,一起拱手请他宣布打人者无罪。

朱祁钰见状又羞又恼,也知道再走就是威信扫地,在锦衣卫牢牢围护下,眼看暂时没有危险,停下来无奈宣布:“马顺有罪当死,众人理当无罪!”

听到朱祁钰宣布,百官欢呼雀跃,薛瑄也长出一口气,心疼的看了一眼新置办的衣服,悄悄退回。

右都御史王文本来就和王振等人不清不楚,围殴的时候他躲的老远,这会儿眼珠子一转,忙不迭跑到近前,俯身跪下高喊:“郕王殿下英明!”

其余诸官见状,也从血灌瞳仁中回过神,纷纷后怕不已,心里对朱祁钰不禁多了几分好感,高呼英明不迭。

朱祁钰到这会儿才体会到当权者的快感,赶忙招呼众人起身,不忘给王文投去一个赞许的眼神。

不料王竑这个愣头青还不算完,“马顺伏法,王山、毛贵、王长随何在?”

王山是王振的亲侄子,官拜锦衣卫都督,毛贵、王长随都是司礼监太监。如果说马顺和王山是王振的左膀右臂,那毛贵和王长随就是大小钻风,不敢说恶贯满盈,也绝对是坏事做尽。马顺死了不提,王山仗着是王振侄子,欺男霸女、构陷大臣的事没少干。这会儿王竑振臂一呼,一群意犹未尽的大臣有鼓噪起来,大有再次出手的架势。

朱祁钰刚稳了点的心跳,此刻又剧烈跳动起来,“这些莽夫要干啥,皇兄在的时候你们不闹,王振在的时候你们不敢闹。我这初次亮相,你们就要捅破天啊!”

第一次当领班的王直心中也是酸涩,眼看朱祁钰短暂的雄起后,又陷入萎靡,王直知道该是他这个首辅登场了。

斥退了跃跃欲试准备拿人的锦衣卫,王直心想这王竑确实不识趣,猝不及防之下打死了人家的指挥使不够,还想再抓个都督,泥人还有三分火气,非得把人家逼急。要是放手让锦衣卫维护秩序,难保不出现更大的乱子。思索了一会,板着脸说道:“陛下有旨,王振余党交由三司处置,王山等人自有朝廷派人捉拿。国家危难之时,尔等食君之禄,非但不思为君国分忧,反倒在这里逞一时之快,成何体统!”

三朝老臣、新任首辅的架子一拿,君臣国家大义的帽子一扣,效果立竿见影。王竑虽然暴烈,但也是难得的忠良,顿时面红耳赤,默默回班。其余人等面面相觑,领头的都缩了,也匆忙退回原位。所以说秀才造反三年不成,一个个聚集起来义愤填膺,真要露头的时候,又软弱胆小,摇摆不定。

闹了许久的早朝终于回归正常,新任锦衣卫指挥使朱骥领了牙牌印信,即刻返回北镇抚司,整肃锦衣卫,捉拿王振余党。金英也早得了孙太后懿旨,冷眼看着早朝闹完,返回内廷整肃不提。

众人将思绪一一收回,才发现面临的形式何其严峻。瓦剌铁骑虎视眈眈,大明的京城精锐全都在土木堡折戟沉沙。剩下军卒不足十万,且都是北征挑剩下的,甲胄不全,疏于操练,战力几近于无。百官踟蹰无语,暗自盘算,反复推演的结果都只有死路一条。

马顺的遗体迅速被人抬走,血迹也有人彻底擦去,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朱祁钰从惊慌中缓过来,见半晌没人说话,沉不住气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如今皇兄北狩,瓦剌势大,该如何是好?”为避免尴尬,朱祁镇被俘的事,朝廷统一口径成为北狩,意思是在北边游猎玩耍。

朱祁钰此话一出,触动了大臣们脆弱的心弦,也击中了大家的痛点。于谦正准备挺身而出,可前方翰林院方阵有一个小黑胖子快了他一步——翰林院侍讲徐有贞,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捧着笏板出班站好。

徐有贞知道的人可能不多,可他的外孙却是鼎鼎大名,是江南四大才子之一的祝枝山。当然现在的徐有贞也不过四十出头,祝枝山出生还得过上十几年。徐有贞天赋过人,十二三岁就能吟诗作文,对于天官、地理、河渠、兵法、风角之书,无不通晓。他最大的特点就是不信孔孟信鬼神,私底下对观天看象很有研究。

土木之变当晚,徐有贞在自家凉亭里饮茶顺带观天。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他发现火星运行到斗宿之中,在星相学中称为“荧惑入南斗,天子殿下走”,乃是大凶之兆,不久果然应验。徐有贞当机立断,安排一家老小回了苏州老家。只是他不知道,天子人没走远,只是魂走的无影无踪。

“臣夜观天象,荧惑异动,是为大不祥,唯有南迁才能化解灾殃!”说完之后,老神在在退了回去。

徐有贞寥寥数语,让有的人脑袋活泛起来,一股逃跑主义的气息开始弥散……

星象之事过于玄妙,还好次辅胡荧脑子转的快:“不可,如果迁都南方,祖宗的陵寝谁来看守?”

理由虽然略显牵强,但也堵住了同意南迁大臣的嘴。于谦这时再也憋不住火:“大敌当前,靖康之耻血仍未干,妄议南迁就是不战而逃,论罪当斩!臣请依陛下旨意,速召附近各省兵马入京勤王,击退来犯之敌,救出皇上!”

于谦声色俱厉的呵斥让众人十分汗颜,其他赞同南迁的大臣也噤若寒蝉,不敢再当出头的椽子。在王直等人的附和下,于谦的主张受到绝大多数人的赞同,主战派逐渐成为主流。

于谦顺势奏请郕王朱祁钰命调南北两京、河南备操军士、山东及南直隶沿海备倭军士、江北及北京诸府运粮军士都急来京师,担任守卫,明朝的战争机器又徐徐开始运转……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