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三国之血狼天下

更新时间:2019-10-03 07:50:16

三国之血狼天下 连载中

三国之血狼天下

来源:落初 作者:铁牧风 分类:历史 主角:徐翊袁绍 人气:

铁牧风新书《三国之血狼天下》由铁牧风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徐翊袁绍,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为了报恩:他选择刺杀关东联军盟主袁绍。为了报仇:他选择坑杀曹操二十万青州军。为了抱负:他选择攻城掠池建立血狼骑兵。看着如狼似虎的敌人们,带着血狼系统来到三国的徐翊大声道:“此番兵临城下,你若不死,我何来天下以赠她做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任务开始了…

日已西斜,夕阳红的像是鲜血一般淋漓着大地,暮色即将降临之时,袁术手下的谋士杨弘找上了门来。

杨弘的脸很长,像马脸一般,脸上坑坑洼洼的长满了疙瘩,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乍一眼就让人感觉非常的不舒适。

与此同时,徐翊发现,消失了一天的糜竺也同时回到了客栈之中,糜竺的身边站着一个人,一个全身上下几乎都淹没在刺客服中的人。

不知年龄,不知性别,甚至还带着一副面具,一副纹龙画虎的古怪面具,神秘莫测。

徐翊在盯着他看,他也盯着徐翊看着,就这一刹那,电光火石,徐翊从来者犀利的眼神中感觉到了一股煞气!

“来者是高手!”

这是徐翊心中的第一想法,甚至有一种自己不敌此人的感觉!

刘备使了个眼神后糜竺便把这名男子领入了内堂之中,随后刘备迎向了杨弘,握住杨弘的双手,道:“杨兄,备可算是等到你了。”

杨弘的到来说明了一件事,袁术那边已经准备好了,只待徐翊混入那精心策划的表演人群中。

明晚乾清宫十八路诸侯的宴席分有三大表演,一为袁绍河北本土的歌姬舞曲,二为徐州陶谦手下的乐器演奏,而三则是江南孙坚孙文台处献上的情景类演出。

而徐翊和苗子要混入的便是孙坚孙文台献上的第三出!

这是在江南流传着一个非常出名的远古故事,讲述的是一妙龄少女被山越蛮族捕获,那少女的青梅竹马为了营救少女而刺杀山越蛮王英雄救美的套路故事。

这故事的结尾时,少男少女会捆绑着山越蛮王走近袁绍,献上象征着山越蛮族至高荣耀的兽骨头盔,而那时,正是刺杀最好的机会。

袁术选择孙坚孙文台也是有他的小心思的,当初虎牢关前,孙坚因袁术扣押粮草使其战士不能饱腹当场与袁术争的面红耳赤!各位诸侯皆因此对袁术的所作所为表达不满,弄的袁术很难下台。

袁术不是君子,他是小人,他记孙坚的仇!

他要把这口暗杀袁绍的黑锅往孙坚头上扣,借刀杀人!

袁术压根不用担心孙文台会认出苗子以及徐翊不是己方人马!因为在那个东吴的远古故事中,少男少女甚至山越蛮王都是带着面具的。

苗子人高马大,形象正如那山越蛮王,徐翊的外形也正如那少年,天时地利人和,只要不出意外,袁绍必死无疑。

当然,到那个时候,想必苗子和徐翊只是两具尸体。众人也只会认为刺客是孙坚一方派出的。

袁绍一方势力会迁怒孙坚!

对袁术而言,简直就是一石二鸟之计。杨弘在笑,阴冷的笑着,他在得意,得意非凡,此计策正是出自他手。

袁术不在乎苗子的生死,就如同刘备也不在乎徐翊的生死,即使两人曾是他们的救命恩人。

成大事者,其脚下必定尸骸遍野,血流成河。

徐翊跟着杨弘离开了客栈,当刘备前往内堂准备与来客一会之前,他下了一道命令,命令手下士兵把楼上的那名西凉女刺客给绑了。

毕竟那是一位美女,能犒赏手下士兵们的美女。

可待士兵上楼后却发现哪里还有那名西凉女刺客的踪迹。

刘备的狼子野心在此刻一显无疑!

“罢了,罢了,一个女子还能做啥事!”想着,刘备踏入了内堂,看着那名男子,脸上笑容尽露,他知道,糜竺成功了。

袁术是一位很懂得享受的男子,他居然在烧毁的洛阳中找到了一间完好无损的府邸当作他的临时行宫。

据那其貌不扬的杨弘介绍,此处府邸是董卓秘密囚押汉少帝以及一帮忤逆臣子之处,其内部装饰虽然简陋但极为的干净整洁。

能在洛阳大火中幸存下来也多亏了此处三面环河,背处阴凉,极不容易着火,而通往内部府邸的仅仅只有正东方的一条羊肠小道。

废少帝立献帝,董卓挑这个地位可谓也花了不少的心思。

星辰之下,此处灯火通明,把那碧绿的瓦片照的闪现着翡翠般的光芒,从白石长阶踏步过去,道路两边的水池中居然还饲养着几只黑色的天鹅,游来游去,舒畅无比。

这是袁术此次专门从寿春带来的宠物,他喜欢黑天鹅,据说他最强的护卫军名为黑羽军,其头盔之处都插着一根黑色的天鹅羽毛。

一路上尽能看见这支部队的踪迹,三步一岗五步一停,人人长的都是非常的俊俏,人高马大的。

徐翊给这支护卫队的评价只有一个,华而不实!

水池的尽头则是一片花苑,花类繁多,红的,黄的,绿的,白的…几名穿着淡薄丝状衣物的少女正赤裸着双脚跪在地上,小心翼翼的采摘着花朵。

袁术有一个癖好,他每天深夜都要洗一次花瓣浴,这也是他每次保持清香的秘诀。

花美,人更美,可惜,灯火之下,徐翊在少女们的脸上却见不到任何一丝笑容。

“杨大人好。”

“杨大人辛苦了。”

杨弘满意的点着头,这些少女都是他从寿春带出来的贫困农户少女,她们姿色尚可,不仅仅要采摘花朵,更是要承担着服侍袁术的重责。

要做好随时给袁术献出身体的觉悟。

用杨弘的话来说,你们这些刁民服侍袁术大人简直就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徐翊发现,杨弘眼前的这名少女几乎还是个孩童,颤抖着双手举着花篮,正接受着杨弘的检阅。

杨弘饶有兴趣的看着这名少女,右手在花篮里随意的反动着,突然停手,抽出了一块被虫蛀了一小块的花瓣,眉头拧成了一股麻绳状。

徐翊发现,那名少女的身体颤抖的更为厉害了。

说时迟那时快,“啪”的一声重响,一记耳光已经打在了少女白嫩的脸上,五根手指印犹如烧红的铁柱混合着少女的泪滴发出滋滋哭泣声。

少女不敢大声哭泣,也不敢反抗,她知道,如若这样,她会惨遭更为痛苦的折磨。

曾经就有一名少女顶撞并踢了杨弘一脚,当场的,那少女被杨弘命令士兵带走。

一夜之后,当剩余的少女领到养花饲料时,她们都惊呆了,这饲料,居然是那名顶嘴少女的肢体,被剁成块的血肉饲料。

“我说过多少次了!”,杨弘举着那片虫蛀花瓣,大声道:“袁大人不喜欢残缺之物,这样会让他心情非常不爽!”

杨弘一把把残缺花瓣重重的扔在地上,猛力用脚踩着,踩成一片稀泥,指着那名呜呜哭泣的少女道:“我看你是想要谋害袁大人!”

少女哭泣道:“不,不,杨大人,我怎么会谋害袁大人。”

“来人啊。”

两名黑羽护卫走上了前,杨弘大声道:“把这少女带到我房里,待我过会好好拷问一番!”

“是,大人。”

少女大声道:“不,不要啊大人,我求你了,不要。”

其余少女敢怒不敢言着,聚在一起,瑟瑟发抖着。

看着那名少女被带离的背影,杨弘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知道,他晚上又有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了,这种年少的少女,正合他的胃口,似乎都能填满他脸上那凹凸不平的丘壑。

杨弘懂得养生之道,也不知道从哪听来的谣言,以少**气能浇灭自己脸蛋上的火气。

杨弘的主子袁术享受不了那么多少女,有的时候,杨弘也是要替袁术分担掉一点的。

为主子分担忧虑,时时刻刻操心主子的身体,杨弘真可谓是忠诚耿耿啊。

“让少侠见笑了”,杨弘笑着,似乎是干了一件平常而又伟大的事,道:“总有刁民想害我家主子,不防着点不行啊。”

自刚才起,徐翊已经被杨弘的行为气的咬牙切齿着,口中虽然道着“没事”,但徐翊已经下定了决心,如有机会,他一定杀了杨弘这头牲口。

走过这一道花园又走了许久过后,才算是来到了正厅之处,本以为会再次看见那个面目可憎的袁术,可令人没想到的是袁术居然不在,整一个偌大的厅内居然只有苗子一人。

苗子对着徐翊呲牙咧嘴着,眼神凶狠,看来,这家伙还未忘却昨晚那一脚撩阴腿。

杨弘掐着时间,才想起,一拍脑袋道:“你瞧我这脑子,差点忘了,袁大人此刻正在休息。”

看了眼苗子,杨弘像呼唤自己小狗一样的叫道:“喂,你这苗人,收拾准备下,上路了。”

苗子站了起来,居高临下恶狠狠的看着杨弘,杨弘脸一横,满脸痘子弹跳不已,道:“干嘛这么看着我,蹲下,死苗人,想挨鞭子吗!”

虽然同处一方阵营,虽然苗子是袁术身边的红人,但倘若真有一天要让袁术在两人之间做选择的话,杨弘相信,袁术肯定会选择自己。

在袁术眼中,苗子是犬,而杨弘却是鹰,鹰翱翔天际,而犬,只能徒劳奔袭,得一根骨头就会高兴的摇着尾巴。

徐翊怀疑这杨弘是故意的,故意让自己走那么多路,进来后又直接让自己出去。

徐翊跟在苗子背后走出了这一座府邸,绕了又绕后,在一个阴暗角落处早已等候了一辆马车。

车内,一鬼鬼祟祟的男子四处张望后才探出了头,看了眼两人道:“快,快上车。”

徐翊发现,在马车的车轴处,那边刻着一个“孙”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