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我做阴阳师的那些年

更新时间:2019-10-08 13:44:26

我做阴阳师的那些年 连载中

我做阴阳师的那些年

来源:落初 作者:风林中的刀声 分类:灵异 主角:老唐柳树 人气:

新书《我做阴阳师的那些年》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风林中的刀声,主角老唐柳树,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这个世界至少有六个不同维度的空间,佛家曰“六道轮回”。人道和鬼道原本井水不犯河水,可不知从何时起被打破了界限,魂魄充斥人间,怨气飘荡不散。李正自幼经历不凡,受高人指点,成为一名阴阳师。在成年后,他惊悉自己的身世远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山村小学的灵异厕所飘荡不散的情侣魂魄诡异莫测的碧眼黑猫……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怕昨晚的经历吓着她,便勉强一笑道:“我能有啥事,整天就给人烧菜做饭。”

“最近家里有没有进来什么……什么陌生人?”

“没有啊!对了,我有个同事今年没买到火车票,回不了家,暂时在这儿住几天。”

“哦,那可别慢待了同事啊。晚上我多带点饭菜过来。”

“好哒!”

“小正啊,你最近真没遇到啥反常的事情?”

其实,早在她问第一句的时候我就想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告诉她,可姑NaiNai年纪大了,我怕吓着她,所以没说。

如今她一再逼问,显然是察觉到了什么。

我想起姑NaiNai年轻那会儿曾客串过阴阳师,没准对昨晚的事有啥建设Xing的意见,便说了出来。

姑NaiNai听完后并没表现出惊诧,而是淡淡问:“你知道虎山娘娘的传说吗?”

我摇了摇头。

她一叹,便讲起了一则古老往事。

传说虎山娘娘原是个采桑娘子,姓倪。北宋末年,金兵**中原,金兀术得知宋朝小康王赵构逃到江南,亲自带兵紧紧追赶。三月初三这天,正是清明,小康王单人单骑逃到杭州北郊虎山,又饥又乏,无处藏身,被正在桑林中采桑叶的青衣娘子掩藏在桑叶筐里,逃过追杀。可倪娘子为了不透露小康王的行踪,惨被金兵杀死。小康王感念其恩,在杭州登基后追封她为贵妃,并在虎山上建造了一座娘娘庙,称她为“虎山娘娘”。

后来金国灭了,蒙古兵又南下杭州肆虐。于是,半夜总能见到落单的蒙古兵被一只眼睛十分古怪的黑猫咬死。蒙古兵倾力搜索,却一无所获。因为那只黑猫常年居住在娘娘庙的后山,便有人传说是倪娘娘转世投胎为黑猫,来保护虎山村民,所以又称她为虎山娘娘。

听完这个故事后,我愕然道:“按您的意思,那黑猫并非邪物?”

姑NaiNai道:“岂止不是邪物,虎山娘娘可是神灵,一直保佑着咱虎山村。”

“那她为啥大半夜来吓我?我也没做啥坏事啊!”

姑NaiNai似是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你说昨晚你挥了挥棍子,她便走了?”

“是啊!”

“那棍子呢?给我瞧瞧。”

我从卧室里取来棍子,姑NaiNai定睛一瞧,喊道:“这不是金凤的雷击木么?难得你们还留着!”

我讶然。

所谓雷击木,是指被雨天的雷劈中的枣、桃、柳、杨等树木。

挑选雷击木的过程十分严格,如果树木还存活,被劈到的部分才能叫雷击木。如果被劈后树木死掉了,那劈中的部分就不能归位雷击木。

雷击木之所以能辟邪主要靠雷电的作用,可一旦树木被雷劈死,那说明此木并不能储存雷电能量。

别看它不起眼,据姑NaiNai说,我手头这根雷击木是汉代三茅真君传下来的,历代传人一直在雨天用雷电之炁养它,其体内蕴含的能量足以令世间一切邪魔歪道魂飞魄散。只是我道行尚浅,只能发挥点皮毛威力罢了。

我听得半信半疑,打算年后找文物商店的哥们鉴定一下,要真是汉代的,那就老值钱了!就算不能降妖伏魔,好歹也能戴在身上装个逼啥的。

姑NaiNai见我一幅惊疑不定的样子,说道:“小正,你小时候不是拜老唐头为师了么?这老家伙可是有真道行的,你要是碰上稀奇古怪的事可以找他问问。”

我苦笑道:“我师父这人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这几年也不知道去哪里快活了,已经两三年没它消息了。”

“打他手机试试?”

“打了,几年前就停机了。”

姑NaiNai无语,只得道:“行,那你自己小心一些。”

我笑道:“我现在的道行虽然和师父不能比,可对付一些寻常邪物还是没问题的,您就放心吧。”

姑NaiNai走后,我回想起当年师父力斗散财鬼王的那一幕,脊背发凉。

那黑猫会不会是散财鬼王派来的?

喵——喵——

我下意识地回头,一个狰狞的黑影迎面猛扑过来。

砰!

雷击木敲在一个硬脑壳上,紧接着响起一声熟悉的惨叫。

“卧槽!你打我干啥!”

客厅采光不好,卧室和阳台的窗帘又都关着,我仔细一瞧后才看清原来是赵伟。

我见他捂着脑门一脸痛苦的样子,心中十分过意不去,连忙道歉,不过心中却犯了嘀咕。

刚才那个朝我扑来的黑影明明凝聚着一股邪气……

我皱眉道:“赵伟,一大早就不见你,上哪儿去了?”

赵伟一怔,“我见你睡得死沉死沉的,就自己出门去转转。”

“门锁了,你是怎么进来的?你又没钥匙。”

“门没锁啊!我本想敲门的,可轻轻一碰门就开了。”

难道刚才姑NaiNai走的时候,我没锁门?

“那你刚才为什么像只饿狼似的朝我扑来?”

“没有啊?你又不是美女,我扑你干啥……”

“那你……”

我话未说完,赵伟面色骤变,似是想起了什么恐怖的事情般颤声道:“哥,你是想问我刚才为啥跑的那么快吧?

“嗯。”

赵伟指了指身后那扇洞开的保安门,门外匍匐着那只幽灵似的的黑猫。

我紧了紧手中的雷击木,一步一步朝它走去。

喵!

黑猫从地上一跃而起,我举起了雷击木。

只见它半空中奇迹般地避开了棍势,朝我身后跃去。

这猫并非为了对付我?

我倏地回头,只见黑猫整个身子以一个令人发噱的姿势趴在赵伟脸上。

可我笑不出来。

啊!

赵伟惨叫。

黑猫的爪子似是在他脸上挠了几下,随即扔在一旁的墙壁上。

它的矫健超乎了我的想象,四足在墙面上借力一蹬,如武林高手般稳稳落地。

此时的我已无暇顾忌黑猫,只是瞪着赵伟。

“哥,你看我干啥,快抓黑猫啊!”

我点了点头,走上前去,蓦地一棍敲向赵伟。

赵伟一闪避开。

“李正!你疯子了?”赵伟大喊。

我冷冷地望着他:“赵伟,你今天出门前照镜子了么?”

赵伟一怔,“你什么意思?”

我摘下背后墙上的一面小圆镜,对准了他。

赵伟定睛望去,突然一声惨喝。

那是一张烂到极致的脸,残缺的头颅,皮肤苍白无血色,泛着一股瘆人的青色。

“不……这不是我!不是我!”

赵伟咆哮。

我心中一痛,黯然道:“你已经死了,不该再留恋人间。”

“死?我怎么可能死了!”

“你现在还觉得自己活着么?”

“我……”

“还记得自己是怎么死的么?”

“我是怎么死的……我是怎么死的……我……”赵伟喃喃自语,忽然抱着残缺的头痛苦地蹲了下去,红色的脑浆和血染满了双手。

我知道这是每一个枉死的魂魄必须经历的过程,人间的阳气会破坏他们的阴Xing灵体,令他们在煎熬中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所以很多亡魂都漫无目的地游荡着,渐渐会迷失自我,直至彻底魂飞魄散。

唯一的破解之法,就是让他们自己醒悟,然后进入地府去**。

赵伟的头似乎不疼了,蓦地起身,用那对快要掉出眼窝的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我,“记起来了,我是在去买票的路上出的车祸。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不知为什么,现在才想起来。对,我死了,已经死了……”说着说着,两行血泪划落。

“那为什么还要回来?留恋人间太久,你会不得超生的。”

“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走着走着就来到了这里。哥,你是好人,一直在照顾我。我回来并不是想要害你。我只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来找你。”

我望着他那茫然的样子,心中一动,问道:“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么?”

“心愿?对,好像是有什么事情想去做可就近是什么呢?为什么我想不起来了……”

我叹道:“是不是你女友的事?”

赵伟一呆,旋即似是想起了什么,“对,是小丽!我有东西要给她!哥,你能帮我这个忙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