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阴阳猎魂人

更新时间:2020-04-05 07:32:34

阴阳猎魂人 连载中

阴阳猎魂人

来源:落初 作者:又见何年 分类:灵异 主角:老七唐野 人气:

《阴阳猎魂人》是又见何年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阴阳猎魂人》精彩章节节选:消失十年那不知是真是假的兄弟,用一根骨质灵笛让我一步步踏足上古奇阵过往咒中,在神秘的唐家祖地我慢慢的揭开自己的身世,重新苏醒的猎魂人血脉不仅要面临着鬼灵的纠缠和三千年轮回中的劫难,更有一份三千年前的感情,从此阎王点将地、深渊沉船、千叶谷中,留下的尽是我如履薄冰的痕迹。新人新书,还望支持。读者交流群:490969736,欢迎大家加进来交流指导!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从老爷子家出来,我和老七边开着车朝着店铺驶去。

一路上野子有些意兴阑珊的感觉,脸上挂不住的落寞,老爷子那尽力而为的说法着实让他心里没底。我只得劝道:“野子,你大可放心,既然陈教授都答应帮你找人,咱们再多等待一段日子便是!”

听了我的话,野子沉默了很久开口说道:“可能我不会等到陈教授找到人的那天吧!”这句话来的无头无脑,我也不好接的下去。

接下来这段时间,野子就留在店里帮忙看着生意,我们这不比开超市餐馆每天拼死忙活的,守着空荡荡的店铺每天也就擦擦桌子扫扫地。这一个月里,我也给陈教授打过几次电话问问找人的事情,老爷子都说对方手机关着联系不上。

但是这么折腾几次后,我渐渐也失去了信心,估计找到这人的可能Xing很小了。

难得的是,老七也修身养Xing的天天来店里守着了,但这小子属苍蝇,整天在我们耳边念着酒吧里的白裙子,原本清静的小店自打野子和老七来了后渐渐热闹起来。

…………

日子晃悠晃悠的一个月过去了,转眼间中秋节快到了,俗话说“秋风起、蟹脚痒,菊花开、等蟹来”。这季节不管飞的跑的游的爬的,没有一样赶得上螃蟹的鲜美。下午还不到四点,老七风风火火的提着一篮子尽是些四五两的大闸蟹过来,嚷嚷道:“哥几个,今晚咱们烫点小酒吃吃螃蟹。”

有了这东西,谁还管什么生意,我们三个就一阵收拾后准备关门回家。哪知这刚锁上门,电话响了,一看,陈教授打过来的。

老爷子开门见山的说道:“小言子,那人我给你们联系上了,明早的飞机到景川。”

这说的便是能够辨识骨笛的人,看着事情能有些眉目我心里高兴,打开了免提,让老七和野子也能听得见,回了句:“老爷子,靠谱吗?别千里迢迢飞到景川来丢脸,您老脸上可无光啊!”

老爷子哈哈笑道:“臭小子你就放心吧,原本答应你们的时候我心里是没多大底。哪知道今天中午那家伙难得回了我电话,我刚说最近遇到件袖珍骨笛让他帮忙看看。你们猜怎么的,我还没来得及开口那边就把骨笛描述的一清二楚的,得到我确认后那小子激动的恨不得马上来景川,要不是没订上机票,估计今晚就能到。”

按照老爷子的说法,这事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我笑着说:“老爷子您真可算是帮了我的大忙,我这刚好有几只大闸蟹,要不现在给您送去尝个鲜?”

“螃蟹这鬼东西寒的要命,我老头子还想多活两年,你们年轻人火旺自个吃吧。”说完,老爷子“嗯”了一声,接着问道:“上次跟你一块来的那小伙子是不是姓向啊?”

由于开着免提的缘故,老七和野子都听见这话,我们三人互相望了一眼后都觉得莫名其妙的,但还是回话道:“老爷子,他不姓向姓唐!”

电话那头也惊讶的“咦”了一声:“这就奇怪了,那小子还特地问了我是不是姓向的人送来的骨笛。算了算了,这些都明天见面了再说,老头子也好奇的很这骨笛什么来历,难得见那小子如此激动。”

老爷子的电话挂掉后,我们三心里既高兴,也有些困惑。老七问到:“野子,这骨笛是你家传的还是你爸捡的啊,怎么又突然冒出来一个向家啊!”

野子也摸着头想了想:“这骨笛我老爸临死前给我时话都没说上两句就嗝屁了,以前我也没见过,要真知道怎么回事我也不会一门心思想找答案了!”

只是谜底明天就要解开,其他的事情倒显得有些无关紧要,至少在今天看来,老七提来的那一篮大闸蟹才是主角。

回家的时候我顺道叫上了我们三都熟悉的一个朋友王义,这小子当年跟我们一起玩到大,没少帮我们背过黑锅,听我打电话说野子回来了也特别高兴,没等我们到家他已经在楼下站着了。回家里把螃蟹上锅里一蒸,端上桌后,一人面前放了一瓶白酒,说一是庆祝中秋节,二是庆祝该找的人给找到了就开始整了。我们四里面数老七酒量最好、我其次、野子第三。

王义酒精过敏我们也不劝他喝酒。一顿饭在忆苦思甜中吃的气氛高涨,估摸着野子看着明天能有结果了心情好,一瓶白酒下去居然还兴致勃勃还要开。这时候王义接了电话说女朋友找他有事,就先告辞。王义走后三人又分了件啤的,这下可好,我最后还记得左耳野子在给我说谢谢兄弟了、右耳老七在和我说白裙子的时候就倒下了。

…………

我喝酒不能喝杂,喝杂包出事,夜里起来吐了几次,看见野子的屋灯还亮着,和老七两搂在一块做着Chun秋大梦,胃里那个难受的心里再次发誓:他NaiNai的必须得戒酒了!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热醒的,我那床正对窗户,阳光照进来秋老虎烧的屁股痒。脑子里一直嗡嗡的,太阳Xue涨的生疼,典型的酒后综合征。

我正打算起床找点水喝,电话响了,刚接通就被劈头盖脸的一顿骂:“小兔崽子的怎么没点信用,要找人时到老头子这装孙子,人给你找来了你反倒成大爷了,打了十多个电话都不接!”

这喝酒当真误事,把这一茬都给忘了,电话里我给陈教授又是赔礼又是道歉,说咱们立马过来。电话挂后,我一边套着衣裤一边喊:“老七、野子,赶紧起来了,老爷子冒火了!”

可是隔壁屋里静悄悄的,我过去一看,床上就躺着个老七还打着鼾睡的甜滋滋的,野子却不见踪影。我上去一巴掌拍醒老七,问道:“野子呢?”

老七睡眼惺忪的说:“野子不是在你家住着吗,我怎么知道!”

得了,这小子也是断了片的主。我把老七拉起来后说陈教授正在等咱们。老七和老爷子也见过,老爷子五花八门的龙门阵吹的老七一愣一愣的,心里很是尊敬,听说老爷子等着的,也急忙跳下床来穿衣洗漱。

就在老七准备这一会功夫,我给野子打了电话,可出人意料的关着机,正当我在想野子也这般不靠谱时,突然发现野子随时不离身的木盒正安安静静的躺在茶几上,我翻开一看,骨笛还在,心里就更是纳闷。

就这时间点上我也顾不上野子去了那,老爷子那边催的急,我只能和老七赶紧去了再说,等回来再把这一切详详细细的说给野子听。出门的时候客厅一片狼藉,我房子的客厅很小,昨晚摆了一桌后就基本没多大地了,就在我开门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脸色一变,炸的寒毛都立了起来。

我家的门锁前两天出了些问题,进去都只能用钥匙才能打开,而钥匙还好好的放在贴身衣袋里,这至少说明了:野子根本就没出过门,但又没在屋里。我家住在一楼,窗户上都有防盗网,也就是说他就这样凭空消失掉了。

老七见我愣在原地,问我怎么回事。

我缓过神来想到没弄清楚之前先别告诉他这事,说野子今早有点事,就咱两去老爷子家。说完开了门,和老七一道出发老爷子家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