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民国诡案录

更新时间:2019-10-06 10:52:20

民国诡案录 已完结

民国诡案录

来源:落初 作者:墨绿青苔 分类:灵异 主角:叶紫涵胡德奎 人气:

完结小说《民国诡案录》是墨绿青苔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叶紫涵胡德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草根侦探许可在那个纷乱的战争年代坚持维护法律的正义,与犯罪分子作斗争,并与侵略者斗智斗勇,打击侵略者维护民族尊严的热血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叶紫涵的心里很是不爽,一半是缘于许可那玩世不恭的态度,另一半则是气自己在这小子的面前智商仿佛一下子就降低到了零点。

“认识他吗?”许可问。

叶紫涵这才回过神来:“他叫罗涛,是胡德奎的司机兼保镖,案发之后我们也找他询问过,案发时他在一楼歌舞厅里,根本就没有作案的时间。”

许可白了她一眼:“他当然没有作案的时间,所以我才说他只是帮凶。”

叶紫涵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她冷哼一声,脸侧向了一边。

罗涛在一个弄堂口下了黄包车,左看看右看看,没发现有人跟踪这才进了一间民房。

“下车,跟进去看看。”许可说罢下了车,叶紫涵想告诉他那是民宅,没有搜查令按理说是不能硬闯的。可是她的话没有说出口,许可就已经走了进去,她只得快步跟上。

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叶紫涵心里暗暗骂道。

罗涛上到了楼上,一个女人被绑在一张椅子上,拇指粗的绳子把女人与椅子绑在一起,绑得很结实。女人的嘴被一个布团给阻住,脸上满是委屈,见到罗涛,她的泪水忍不住就掉了下来。

女人长得并不算漂亮,可是却很有女人味。

罗涛跑上前去,先是取出了女人嘴里的布团,然后开始解绳子,一边说道:“小雅,没事了,没事了,都过去了。”

女人有些呜咽:“罗涛,我好怕,我真的好怕。”

罗涛说道:“不怕,我这就带你离开这个鬼地方,他不是给了我们一大笔钱么,我们可以远走高飞,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恐怖你是走不了了。”一个声音从楼梯口传来,罗涛和女人都是一惊,都往楼梯口望去。

说话的人当然是许可,他的脸上还带着一抹玩味的微笑,而跟在他身后上来的是叶紫涵。其实他们早就到了楼梯口,不过许可拦着没让上去,直到罗涛和女人说了这许多话之后许可才现身。

罗涛的脸色变得苍白,即使他不知道许可是谁,可是叶紫涵他是认识的,这可是法租界出了名的辣探。

那个叫小雅的女人一下拦在了罗涛的面前:“你们想干什么?”

许可没有说话,而是走到一把椅子前坐了下来,从身上掏出一支雪茄叼在了嘴里,用火柴点燃:“如果我说得没错,你应该是为了她才甘心做凶手的帮手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罗涛沉着脸,把女人拉到了一旁,事情已经败露了,躲也无济于事,不如面对。

叶紫涵端起了探长的架子:“罗涛,你最好老实交代,或许我还能够替你说说情,否则的话……”

罗涛冷笑一声:“说我是帮凶你得拿出证据来,叶探长,久仰你的大名,都说你是一个很正直的巡捕,你不会没有证据就乱定我的罪吧?”

叶紫涵一下子傻了眼,是啊,虽然自己刚刚听到了罗涛和小雅的那段对话,可是断章取义也不能说明什么啊,她还没来得及开口,罗涛又咄咄逼人地说道:“我是租界的守法公民,你们就这样闯入我家,不知道是不是有督察长签发的搜查令呢?”

叶紫涵更无语了,用埋怨的眼神看了许可一眼。

许可却直接无视她的目光,他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吸了一口雪茄,然后淡淡地说道:“你说完了?”

罗涛望向许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许可的时候他的心里就很不踏实,刚才在二楼的时候他也仿佛听到许可授权接手了这个案子,而许可望着自己那目光就好像已经知道了什么。

所以许可一发话,罗涛还真就闭上了嘴。罗涛不笨,言多必失的道理他是懂的。

许可站了起来,左手拿着雪茄,右手的拇指插在西装背心的那小口袋上,一步一步走到罗涛的面前:“罗涛,其实你替凶手做事也是被逼的,这一点我和叶探长都已经看到了,这样吧,我们做个交易,只要你老实回答我几个问题,我们就不再追究你的责任,怎么样?”

“不行!”说这话的是叶紫涵,她瞪了许可一眼,这小子也太可恨了,他有什么资格这么做,她最痛恨用原则做交易的人,这也是在巡捕房她与其他的探长格格不入的原因。

罗涛正准备说话,许可抬手制止,然后面向叶紫涵:“美女,我想我应该提醒你一下,首先,这个案子现在是由我全权负责,你只是我的助手,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其次,随意打断别人说话是很不礼貌的,难道你不知道吗?再次,我们的目标是真凶,罗涛能够帮助我们抓住真凶的话,他也算是戴罪立功了,这功与他的过相比,我想应该是微不足道的。”

叶紫涵明明知道许可的话有一定的道理,可是在她看来,原则就是原则。

她嘟起了嘴,很想拂袖而去,不再搭理这个狂妄而无理的家伙,但她又被这起诡异的案子所吸引,她不再说话,冷着脸退到了一旁。

“我给你两分钟考虑,如果愿意合作,那么我问完问题以后你想去哪就去哪,没有人会阻拦。如果你不答应,那我会把证据和你一道交给我身边的这位美女,到时候会是什么一个结果我就不好说了。”

许可说完看了看表:“好吧,计时开始!”

“等等!”说这话的人是罗涛,许可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还有什么疑问么?不是需要我再重复刚才说的话吧?”

罗涛摇了摇头:“不,我已经做了选择,我合作。不过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发现是我的?”

许可眯缝着眼睛:“这个么……”

罗涛这么一问也正好问在叶紫涵的心坎上,她暗骂道,你小子不装会死啊?说啊!

许可咳了一声:“好吧,既然你那么好奇,那我就告诉你,其实说起来并不复杂,叶探长,记得我们曾经探讨过,胡德奎的死就好像是一起密室杀人案。”叶紫涵点了点头,一谈到案子她就把对许可的不满先放到了一旁。

“因为整个二楼,包括胡德奎的房间在内,几个房间的窗子都是紧紧关闭的,而楼梯口又有保镖守着,凶手要从楼梯上去的话有可能惊动保镖,也有可能被歌舞厅里其他的人看到,可无论是保镖也好,歌舞厅的客人、服务员也好,都说没有看到有人上楼,唯一一个上楼的人就是报案的刘老板,舞女孔丽丽和楼梯口的保镖都看到了他。”

叶紫涵微微点了点头,这一点她早就已经想过:“所以我认为凶手应该是一早就藏在上面的。”

罗涛没说话,只是愣愣地望着许可。

“好,按你的思路,凶手是早就藏在上面的,或许这能够说得通,可是他又是怎么逃走的呢?”许可吐出一个浑圆的烟圈,冲叶紫涵笑了笑,叶紫涵觉得那笑容让她很不舒服,有一种想跳上去给许可一巴掌的冲动,不过她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被许可给问住了。

许可继续说道:“不过这一点你该问问罗涛,虽然胡德奎在办公室的时候不愿意有人打扰,所以才会只在楼梯口安排一个保镖,可是每次他来之前,都会有几个人把二楼彻彻底底地检查一遍,罗涛,对吧?”

罗涛点头表示许可说得没错:“是的,胡老板虽然接手歌舞厅的时间不长,不过他确实有这样的习惯。”

“也就是说凶手事先就躲在上面的可能Xing并不大。”许可说到这儿,叶紫涵禁不住问道:“那凶手是怎么上到楼上去的,又是怎么离开的呢?”

许可笑了,他把手里的雪茄摁灭:“凶手是从窗口进入的,同样也是从窗口离开的。就在胡德奎办公室隔壁的房间第二个窗子,对吧,罗涛?”

罗涛一惊,许可接着说道:“百乐门歌舞厅的后边是一个小巷,在夜色的掩饰下假如一个穿着黑衣且身手敏捷的人要爬到二楼的窗口而不引起路人的注意并不是一件难事,至少我本人就能够做到。”

“可是窗子都是关上的啊?”这回说话的人是罗涛。

许可说道:“对,窗子确实都是关上的,可问题也正在这儿。罗涛,我问你,今晚胡德奎到歌舞厅之前,上楼检查的人就有你吧?”罗涛点了点头,这一点他不能否认,只要一问就能够问出来。

“检查之前那扇窗子确实是关上的,可是你利用检查之便趁机把铁拴给轻轻拔了起来,不细心看是不会发现的,窗拴拔起,凶手从外面就能够拉开窗子进去,凶手的身手不错,甚至就连杀人,他都没有惊动楼梯口的保镖,杀了人,他原路返回,又从那扇窗子逃掉,不过他也很细心,把窗子推关上。”

许可说到这儿,叶紫涵大叫一声:“不对!”许可扭头看了她一眼:“你之所以觉得不对是因为后来保镖证实那扇窗子的铁拴是销上的,对吧?”叶紫涵忙点头。

许可说道:“你说得没错,不过我之所以怀疑上罗涛除了他慌慌张张从歌舞厅路回家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是左撇子,对吧,罗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