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奴

更新时间:2020-03-25 08:45:49

鬼奴 已完结

鬼奴

来源:掌中云 作者:冉小狐 分类:灵异 主角:冥无殇凄月 人气:

火爆新书《鬼奴》是冉小狐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冥无殇凄月,书中主要讲述了:阴阳分两路,人鬼皆殊途。 我的故事,要从我十二岁那年讲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囡囡放心,婆婆不会让你死的。”王婆杵在原地良久后,才再次抬脚前行。 随着她再次前行,她尽敛之前气势,恢复我熟悉的感觉。 我没有接腔,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该讲些什么。 王婆刚才还提过,在场的人必须会死十八位或许包括我和她,如果包括我,她也是没有办法的。 提到死,我不由得想起,自己足不出户夜宿棺材的日子。 尽管我打小睡在棺材里,但我始终没法习惯以棺材为床。 棺盖的每次闭合,都会让绝望情绪在我心中滋生蔓延。 我常常夜不能寐,整夜躺在棺材里瑟瑟发抖,直到第二天王婆打开棺盖后,再爬到王婆的床上补觉。 每每那个时候,王婆常会轻声叹息着问询我,死,与足不出户夜宿棺材,哪个更苦。 我没懂王婆的问题因何而来,考虑到自己只要熬到十二岁就不用再足不出户夜宿棺材,对于王婆的问询,我每次的答案都是,死,更苦。 得了我的答案后,王婆也就不再多讲什么,只是眼底的愁绪会更浓郁不少。 我和王婆沉默着走上一段路之后,王婆再跟我普及与僵尸有关知识。 我们到家吃过晚饭时候,也就早早休息。 不等我睡着,我手腕处凭空出现深深伤口。 我怔愣当场,心中恐慌自己的怪病竟是还没治好。 王婆连忙替我包扎伤口,再宽慰我不用担心。 我怪病的病根已除,只不过还需要时间才能彻底不再凭空出现伤口。 我心下稍宽,就此继续睡觉。 我睡着后噩梦连连,被王婆叫醒时候浑身冷汗。 对于噩梦的内容,我能记清楚的有,伞铺的老爷爷脸色青紫双眼暴凸舌头伸的很长吊死在伞铺门口,尸体随风摇摆不定。 参与挖坟的其中六个男的,趴在坟地的坑内,圆睁着惊恐双眼,身体不停抽搐着,不断有鲜血从其被割破的喉管中涌出。 我起床吃过早饭后,王婆拿着绿纸伞的伞柄,带我再去距离小山村最近的镇子。 “婆婆,我们是去求老爷爷帮我们再做一把伞么?”在路上我忍不住问询。 “可是,我们随时都要死掉……有没有伞都一样。”王婆给出肯定答案后,我迟疑着提醒她。 “不到死的那一刻,就要为以后做打算。”王婆揉揉我的头顶,轻声叹息。 我和王婆到达伞铺时候,伞铺处围了很多人。 伞铺内的东西都整齐摆放着,不见半点杂乱。 伞铺门口,吊着伞铺老爷爷的尸体,他脸色青紫双眼暴凸舌头伸的很长。 眼见着他的情况跟我梦中见到的一模一样,我毛骨悚然腿软到差点摔倒。 王婆带着我挤入人群看到他的情况后难掩震惊满眼怆然,快步走到尸体边站在凳子上把尸体从绳套里给取出来。 接下来时间段,王婆检查下尸体合上老爷爷的双眼后,再带我去买土纸买棺材。 棺材铺的老板是位中年人,他收了钱之后,还给我们顺道找了抬棺人。 我们离开的时候他送我们到门口,我越看他的影子越觉得像是一条直立行走的狗。 我和王婆离开棺材铺没多远后,我忍不住再回头去看他的影子,却刚好跟正转身回店的他对视一起。 他就此脸上带起古怪笑意,惊的我急急转过头去,快步跟紧持续死蹙着额头的王婆。 我和王婆再买过土纸后,再回返伞铺。 我们刚把土纸打钱完毕,抬棺人也已抬着棺材到场。 尸体被直接装棺入殓,抬到镇子边上的乱坟岗,随便找地方给埋了。 “老哥,实在对不住了。我赶时间没能给你弄个排场的葬礼,也没能给你挑个好坟,只能给你个入土为安。你既然有冤,就托梦给我吧。”等到抬棺人散去,王婆让我跟她一起跪在坟前恭恭敬敬磕上三个响头后,开始烧纸钱。 “他额心有淡淡鬼气,是死在鬼的手上。凶手可能是能控鬼的人,也可能单纯是鬼。”王婆的紧接话语,让我恐慌。 “单纯是鬼的话,会不会是那只丑鬼?”我环顾下四周缩缩脑袋。 “应该不是。”王婆沉默会儿才给出答案。 回去的路上我提醒王婆,我们把伞柄落到了伞铺。 王婆告诉我,随着老爷爷去世,伞柄对我们已经毫无用处。 我和王婆重新回到小山村时候,有几个村民正待在村口议论,死者所在的村子死人了,且一次死了六个。 六个人都被割破了喉管死不瞑目,趴在坟地的坑内鲜血染红了地面。 等到早上有人发现他们的尸体,他们的尸体已经硬了。 耳听到村民们的议论声,我冷汗四溢。 我早上醒转后能记得的噩梦内容,一一应验。 “王婆,有好些人拿着家伙正守在你家门口,你要小心点。”我们经过村民身边时候,有村民善意提醒我们,昨晚死掉的六个人的家属都已抬着尸体,齐聚到我们家门口等着讨说法。 “知道了。谢谢你。”王婆浅淡笑容接腔,脚步没有丁点停顿。 不等我和王婆走到家门口,已被团团围住。 “这些尸体如果今晚之前不下葬,各家家属会再死一个。”王婆先发制人,一句话让众人面面相觑。 “我昨天已经讲过,不要再动坟地的任何。如果动了,出了事跟我无关。他们夜入坟地,死了算是咎由自取。“王婆紧接着的话语,带起人们的愤愤不平。 “不过,六个人同时夜入坟地实在是蹊跷。你们村,应该还有邪祟。“王婆的再开口,使得人们的愤愤不平情绪顿散。 “你们如果信的过我,我就好人做到底去你们村再看看;如果信不过我,你们可以去请道士。“王婆边讲边带我挤出人群,绕过平铺地面的尸体开门进院。 “婆婆,我怕。”我已知是阴晷夺取了人命,唯恐众人也知道实情冲入我家乱棍打死我和王婆。 “囡囡觉得,人和鬼,哪个更可怕?”王婆躺到摇椅上闭上眼睛问询我。 “现在觉得,人更可怕。”我如实回答。 “比鬼神更可怕的,本来就是人心。”王婆唇角带起苦涩笑容。 人群这个时候涌入我家院子,我一个激灵,连忙挡在王婆面前。 不过,人群进来我家的原因,不是要伤我和王婆,而是求王婆再去他们村里看看还有什么邪祟。 “今天太晚了,明天我一大早就去。你们抓紧时间埋尸去吧。”王婆任由他们如何求,都拒绝随着他们一起回村。 他们怏怏抬着尸体离开后,王婆长舒一口气,打发我去做饭。 眼见着王婆的乏累模样,我迟疑着,终究没跟王婆提及昨晚的噩梦。 晚上,我照例跟王婆同住东厢房。 不清楚睡着多久,我突然醒转。 床头的煤油灯散发着昏黄光晕,家里没有多余动静。 王婆没在床上,床的外侧竟是躺着伞铺老爷爷。 他满身泥土,穿着下葬时候的衣服,脖子上再次套上了绳套,双眼暴凸舌头伸的很长,青紫脸上的鼻子紧挨着我的鼻子。 王婆遗忘在伞铺的伞柄,直直插在他的头顶之内,只留一小截露在外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