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更新时间:2019-09-22 17:59:29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已完结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来源:落初 作者:秋月春风矣 分类:军事 主角:玉蓉陆昱霖 人气:

秋月春风矣新书《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由秋月春风矣所编写的军事风格的小说,主角玉蓉陆昱霖,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在烽火岁月中,一个富家子弟,在国难当头之时,决定投身于抗战救国的洪流中去,无论是在青山绿水的千年羊城,还是在龙蛇混杂的十里洋场,他依靠着信念,勇气和才智闯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关口,挫败了敌人一个又一个的阴谋,建立了一个又一个的功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淑娴来到附近的药铺,把药方递给伙计,伙计接过药方,仔细看了看,便去药柜里抓药,包好后交给淑娴。

淑娴付完钱,接过药,转身离开药铺。出门没几步,便看见陆昱霖迎面走来。

“昱霖。“淑娴兴奋地叫了起来。

“淑娴。“陆昱霖也看见了许淑娴,连蹦带跳地跑到她面前。

“昱霖,你不是在南京吗?怎么会来上海?“

“我现在已经参加十九路军了,在蒋光鼐将军麾下当排长。现在就驻防在上海。“

“恭喜你军校毕业了,终于实现了你的理想,成为了一名军人。“

“是啊,淑娴,你看,我这身军装帅不帅?“

“帅。“淑娴抿嘴一笑:”瞧把你臭美的。哎,你今天怎么有空出来逛街?“

“我向连长请了两小时的假,特地跑到震旦大学去找你,想亲口告诉你我来上海了。谁知你人不在,我只好回去了,没想到,踏破铁蹄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居然让我们在这茫茫的人海里遇到了。“

“是啊,真是太巧了。“

“这就叫做缘分。“

淑娴羞涩地笑了笑。

“哎,你给谁抓药呢?“

“哦,是我爹,他的肺病还没好,今天上午我们去市府游行请愿,结果警察用高压水枪镇压我们,我爹的病加重了,现在还躺在医院里。“

“是吗?我今天早上是听到有人说在市政府附近警察和学生发生了冲突,没想到是你们。这帮王八蛋,放着日本人不打,专门欺负老百姓,抗日何罪之有?要是我们部队与小鬼子开战,我肯定第一个冲上去。“

“昱霖,要是我们每个中国人都像你一样赤心报国,那小鬼子就不敢有狼子野心,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是该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叫蚍蜉撼树,螳臂当车。“陆昱霖抬手看了看手表:”我还有一点时间,要不我跟你一起去看望伯父吧。“

“好啊,我爹也时常念叨着你,走,我带你去。“

医院病房里,许恒亮昏昏沉沉地睡着,淑娴走近病床,用手探了探父亲的额头,已经退烧了,她舒了口气。

陆昱霖把买的水果和营养品放在床边的桌子上,拿起热水瓶摇了摇,发现是空的,连忙出去打水。

过了会儿,许恒亮睁开眼睛,望见眼前的陆昱霖,连忙想要坐起来:“淑娴,扶我一把,我想坐起来。“

淑娴扶起父亲的身子,把枕头垫在他的腰下。

“许伯伯,您还是躺着吧。“

许恒亮摆了摆手:“我猜你一定是陆公子,陆昱霖吧。“

“许伯伯的眼光真准。我就是陆昱霖。“

“早就听淑娴和淑妍提起过,今天一见,果然是神采奕奕,英姿勃勃。我女儿眼光不赖。“

“爹。“淑娴娇嗔地转过身去。

“我听淑娴说,你在黄埔军校念书?“

“我已经毕业了,现在在十九路军当排长,目前部队驻扎在上海。“

“哦,你现在是蒋光鼐将军手下的兵,好,十九路军是铁军,蒋将军和蔡将军都是主战派,如果小鬼子遇到十九路军,估计没好果子吃。“

“可不是,我们全军上下都摩拳擦掌,就等一声令下,好好收拾这些小鬼子。“

“嗯,有骨气,有志气,昱霖对我的脾气。不过,昱霖啊,战场上刀枪无眼,你还是得小心啊。“

“嗯,我知道,我会的。“陆昱霖抬手看了看手表:”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军营了。许伯伯,你好好养病,我过些日子再来看你。“

“好,你回去吧。淑娴,你去送送昱霖。“

淑娴点了点头:“走,我送你。“

两人走到医院门口,陆昱霖朝淑娴挥了挥手:“淑娴,你快回去照顾你爹吧。我走了。“

“嗯,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

“我知道。哦,我差点忘了。“陆昱霖从衣袋里掏出那块绢帕:”淑娴,这是我特地买给你的。“

淑娴接过绢帕,上面绣着的一朵幽兰清丽脱俗,高洁淡雅。

“喜欢吗?“

淑娴腼腆地一笑:“嗯,真漂亮。“

“你比兰花更漂亮,更清雅。“

淑娴的脸上泛起红晕,羞涩地垂下头。

陆昱霖趁淑娴不备,在她脸颊上亲吻了一下。没等淑娴反应过来,笑着像一阵烟似的跑开了。

淑娴摸着脸,一股暖意从心中升腾起来,她呆呆地望着昱霖的远去背影,久久不愿离去……

1932年1月28日夜,日本海军陆战队对驻扎在上海的十九路军发起攻击,十九路军随即起而应战。

天通庵车站附近,路障一字排开,掩体下,陆昱霖所在的敢死队正奋力阻击日军的进攻。枪声持续不断,火光冲天。

“排长,前面装甲车的火力太猛了,我们已经死了好几个弟兄了。”一位士兵前来报告。

陆昱霖望着前方吐着火舌的装甲车,咬牙切齿,太阳穴上的青筋随之暴起。

“三人一组,把手榴弹绑起来,从左边迂回过去,机枪手掩护。一组上。”

几位士兵按陆昱霖的命令,手握手榴弹,猫着腰,从左侧接近日军的装甲车。还没过五十米,一位战士倒下了,其他两位继续往前冲,不到八十米的地方,又中弹倒下。

“二组,准备,上。”陆昱霖身边的机枪手中弹倒下,陆昱霖立即接过发烫的机枪,朝敌军阵地扫射。

两组士兵都未能突破日军的火力点,陆昱霖一咬牙,拿起手榴弹,插在腰间。

“三组,跟我上。”

“小霖子,还是让我先上吧。你是独子。”谭敬廷一把摁住陆昱霖。

“谭兄,那些阵亡的弟兄里,也有不少独子。别争了,我上,你掩护。”

陆昱霖跳出掩体,一个翻滚,朝敌人火力的盲点处穿插行进,左躲右闪,很快就接近了那辆装甲车。他把三颗捆绑好的手榴弹扔进车内,然后一个鱼跃翻身,跳到一边。

“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一股气浪把陆昱霖震飞,他重重地摔倒在地。装甲车终于被炸瘫了。有几个日本士兵想从驾驶室出来,谭敬廷立即开枪射击,这几名日军死在装甲车上。

“小霖子!”谭敬廷火速冲到倒在地上的陆昱霖身边。

“小霖子,你醒醒。”

陆昱霖睁开眼睛,摇了摇脑袋:“谭兄,我没事,刚才被震晕了。”

“你小子可真是命大。”谭敬廷朝陆昱霖胸前捶了一拳。

“走,打扫战场去。”

陆昱霖站起身来,刚想回阵地,一个日本兵从角落里朝他瞄准射击。

谭敬廷听到拉枪栓的声音,知道不妙,连忙把陆昱霖拉到身后,一颗子弹击中谭敬廷的左臂,谭敬廷右手抬起枪,食指扣动扳机,一枪撂倒了这个日本兵。

“谭兄,你受伤了。”

“没事,应该没伤到骨头,回去包扎一下就好了。”

陆昱霖连忙解开皮带,扎在谭敬廷的左臂上。

陆昱霖刚回到阵营,通讯兵跑过来向他报告。

“报告,连长下令,集结队伍,去闸北北站增援。”

“是。”陆昱霖行了一个军礼:“弟兄们,集合,向北站进发。”

北站的战斗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陆昱霖带领他的士兵们来到北站附近,双方的战事正处于胶着状态。陆昱霖想了一下,改变了路线,朝日军后方包抄过去。

陆昱霖找到一处二楼民居,悄悄地带领弟兄们占领这个制高点。

“弟兄们,给我狠狠地打。”

一时间,日军腹背受敌,难以应付,很快,这股敌军被消灭了。

“陆昱霖,干得漂亮!”连长邱荣生拍了拍陆昱霖的肩。

“全体集合。”

通讯兵跑了过来:“报告。营长发来的电文。命令部队前往吴淞口驻扎。”

邱荣生接过电文,仔细地看了看,交给陆昱霖。

“日军可能会从吴淞口一带进攻。现在军长要求我们全力守卫吴淞口。”

“是。誓死守卫吴淞口。”陆昱霖看完电文之后,交还给邱荣生。

“部队连夜行军,快速到达吴淞口进行布防。”邱荣生向陆昱霖下达命令。

“是,坚决完成任务。”陆昱霖向邱荣生行了个军礼,立马带领队伍向吴淞口开拔。

1932年1月29日,蒋光鼐向全国同胞发出抗日通电:

特急!暴日占我东三省,版图变色,国族垂亡。最近,更在上海杀人放火,浪人四出,极世界卑劣凶暴之举动,无所不至。而炮舰纷来,陆战队竟于二十八夜十二时,在上海闸北登岸袭击。公然侵我防线,向我开火,业已接火。光鼐等份属军人,惟知正当防卫。捍患守土,是其天职。尺地寸草,不能放弃。为卫国守土而抵抗,虽牺牲至一卒一弹,绝不退缩,以丧失中华民国军人之人格。此物此志,质天日而昭世界。炎黄祖宗在天之灵,实式凭之。

上海各界纷纷捐款捐物,支持十九路军抗战的壮举。

远在广州的陆轶翔看到《大公报》所刊登的蒋光鼐的抗日通电,连说了几个好字。他拿起电话:“陆氏实业公司上海分部吗?请你们的总经理唐汉珍接电话。”

“唐经理吗?我是陆轶翔,十九路军向日本鬼子开战了,真是大快人心啊,我们公司准备向十九路军捐赠大米二十万斤,猪肉五万斤,牛羊肉两万斤,棉布一万匹,黄金两千两。你三天之内筹集好,我马上来上海。”

“好的,我立刻照办,陆老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