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抗日之特种战将

更新时间:2019-09-22 16:54:24

抗日之特种战将 已完结

抗日之特种战将

来源:落初 作者:圣灵火 分类:军事 主角:王宏杰师娘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抗日之特种战将》的小说,是作者圣灵火创作的军事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始于微末,遗命护宝,南征北伐,缔造特战军魂,暗助延安,夺舰远袭,成就第一战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噗通!”灰布包裹沉闷地砸在地上,铿锵之音异常刺耳。

“定金,重武器?”阳关扔下包袱,言词依然不改,固执到底。

“丝丝!”约翰森解开包袱,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一脸惊疑,气愤的道:“谢得,破烂、垃圾,你的玩笑开大了!”

阳关知道约翰森极度不满意,若不是王宏杰的挚友、早就翻脸了,但他只能纵纵肩,摊开双手,道:“证件签收下,你难道看不出潜力?”

约翰森谨慎而又固执,重要商友皆分等级设置暗语,咖啡、谢谢与橡皮子弹为挚友通帖,纵然无差错、金钱方面也从不含糊。

阳关身无分文,同时对金钱不感冒,认为是世人堕落的罪恶之源,崇尚以物换物、各取所需的景象。

他在王宏杰的熏陶下,记忆烙印下太多的信息,皆是王宏杰生前的宏愿、论语与历史事件症结所在。

此时此刻,阳关的记忆清晰,头脑灵敏,死记硬背的一切融会贯通,成为地地道道的王宏杰第二,继承了所有!

“噢,谢得,该死,王、怎么……”

“被日本人杀了,重武器!”

“卖糕的,难怪约定日不见人,该死的小日本,不过,没钱行不通!”

“别忘了,你是入党介绍人,合作双赢,大不了一拍两散,小日本都该死!”

“就你?噢,天啦,王、我很心痛,但你是在找死,让你那潜力见鬼去吧,我不能害了你!”

“重武器、谢谢!”

阳关固执己见,约翰森两厢不忍,双方陷入沉默,彼此凝视不语,眼神交流不息,另一轮战斗展开。

涅槃重生之后,阳关的皮肤白皙,眼眸深邃,透着一股摄人心魄之光,唯独身高与瘦弱不堪入目,但无形之中流露出高贵的气质、俯瞰之资。

约翰森久经世故,为人固执而又圆滑,因而顾虑繁多,蓝眼珠中异常坚定,但终究饱经沧桑、不及纯真无邪败下阵来。

“能做到吗,小日本发表华北增兵言论,贼喊做贼的伎俩屡试不爽,中华危急,我帮你找组织……”约翰逊极力劝阻,挚友遭难令他生出维护之心。

“血债血偿,看看这个!”阳关态度坚决,不手刃罪魁祸首、什么事情也提不起兴趣。

“噢,谢得,炮击坐标,上海即将陷入战乱,该死的,小日本野心勃勃,图谋已久,怎么办、怎么办……”约翰森学识渊博,与王宏杰同为机械博士。

“这就对上了,重武器就算救命之物,灭倭寇、追杀刽子手是使命,国家存亡匹夫有责!”阳关早有怀疑,奈何全是出于理论,因而不敢妄下定论。

此刻,阳关明了一切,犬养一郎一行野心昭彰,窥视大清宝藏不假,顺道实地勘察地理坐标,制定炮击点、也就是利于建立阻击阵地之处。

宝山北郊被小日本光顾,其它区域一定不会放过,应该是战前实地核查,包藏祸心,令阳关忧心忡忡。

阳关根据一路观摩所得,结合约翰森的印证与言论,一副南北夹击之势印入脑海,顿时背脊生寒、冷飕飕。

“好吧,需要什么,重炮要不要?”约翰森妥协,战乱起、武器绝对难以脱手,甚至是烫手的山芋。

“组装重狙,7.7和20毫米,必须要世界顶级枪管……”阳关道明心迹。

他很清楚处境艰难,单枪匹马,绝不能陷入重围,甚至被敌人锁定藏身处,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因此,远距离狙杀成为首先,阳关仅仅接触枪械两次,但理论信息为世界顶级层次,Xing能与威力皆了如指掌。

阳关没有开过一枪,但理论渊博、力气大,且经历了生死,见识过最残忍的一幕,因此对射击水平毫不在意、信心十足。

“噢,谢得,那不可能,没有货,你是在异想天开,世界顶级步枪随你挑!”约翰森暴跳如雷,一副见鬼的模样。

“那是你的事,战争贩子,我对你国际党人的身份、万分质疑,大不了一拍两散!”阳关分毫不让,无产阶级为何贩卖枪械?

王宏杰在世之时、阳关迟钝不易交流,因而对很多事情不明就里,千头万绪,疑点重重,涅槃之后自然而然地究根问底。

约翰森属于私自倒卖枪械,与个人爱好有关,只不过如此行为与国际共产党人不符,无私、奉献、无畏与维护和平,他貌似不沾边。

“无可奉告,这是原则、懂吗?噢,谢得,算了、你利害,我同意了,不过需要时间!”约翰森无言辩驳,随后妥协了。

确切来说,他不敢赌,使命与任务不能倡言,对于此刻的阳关来说,什么事都敢做,看似瘦弱不起眼的身躯内掩藏着惊人的能量,约翰森输不起。

其实,约翰森倒卖枪械为障眼法,暗地里支援地下党,链带国际联络员身份,承接着繁杂而又极度危险的使命,不为外人道。

他的身份与处境异常尴尬,无偿支援共产党,钱财数目巨大,经济来源匮乏,唯有倒卖次品货补贴与掩藏身份。

“OK,枪管一米长,剩余的部件到枪械库自制,另外、你知道我的饭量很大!”阳关微笑着说道。

“噢,该死的,就你那点理论?算了,真是倒血霉了,7.7毫米不成问题,20毫米换13.2,弹药补给相对来说比较容易,怎么样?”约翰森露出苦瓜脸。

“没商量,小日本的战车与飞机,没有20弹拿不下来,只恨身板太小,若是扛上75炮多好啊!”阳关装傻充嫩。

“卖糕的,小怪物,等着,先饿你两天再说,哼!”约翰森异常恼火,气呼呼地离去。

夜幕渐渐降临,客厅内一片暗淡,星月透过窗户留下几束微弱的光线,显得萧瑟而又阴冷。

阳关依旧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等待的滋味不好受,心里是七上八下,约翰森跑路了、叛变与策划阴谋等等涌上心头。

如今,他孤苦无依,虽说王雅婷是唯一的亲人,但是远在广州黄埔军校,远水解不了近渴,血仇也不能带给她,因而困顿如斯。

阳关在赌命,博理想未来,普通枪械自认为可以轻而易举的抢夺,小日本手里多得是。

但是,单兵轻武器难有作为,又缺少机械与改装技工,屠杀日本人难以实施。

表面上大言不惭自己改装,实质上心里没底,最终还得求助约翰森,实属无奈之举。

他跪在恩师与师娘坟前,愧疚自责之心有之,最多的还是仇恨,出路也相济出台,谋算在那是拉上了日程。

阳关原本打算宰掉犬养一郎与韩启明再谋改阻之事,但人算不如天算,仇人已销声敛迹,谋算紧跟着转变了方向。

一九三七年七月十二日,李宗仁发表北伐誓师演讲:“恢复我们的黄金时代,革命者要努力迈进展开新的局面,驱逐日本帝国主义于我们的国境!”

十四日,上海各界人士共同筹备成立抗敌后援会,并呼吁各界积极参加抗战、支援抗战,共驱逐日寇于国境之外。

十五日,中*共中*央向****提交国共合作宣言,郑重宣布:“一,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为中国今日之必须,本党愿为其彻底的实现二奋斗。二,取消一切推翻国民政权的暴动政策及赤*化运动,停止以暴力没收地主土地的政策。三,取消现在的苏维埃政府,实行民权政治,以期全国政权之统一。四,取消红军名义及番号,改变为革命国民军,受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之统辖,并待命出动,担任抗日前线之指责。”

倭寇入浸,时局动荡不宁,爱国人士联名抗战,共产党表里如一,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迎刃而上,气香山河,誓驱日寇不畏生死!

而阳关独坐了四天四夜,除却略微补充体能之外,一直呆坐于沙发之上,几乎成为一尊雕塑。

“沙,踏踏,咯吱!”约翰森步入厅堂,一脸诧异,眼眸中透着无奈,道:“你比我固执,走吧,去看看给你预备的材料!”

阳关深邃的眸子一闪,喜悦之情溢满身心,道:“再晚一点就该给我收尸了,天大地大、肚皮最大!”

“噢,小怪物,早准备好了,走!”约翰森一脸无幸,转身往外走。

“谢了!”阳关起身跟随,内心并不平静:“国*共合作可期,改阻有望,真是国弱万事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