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元 > 海贼同盟

更新时间:2019-10-04 09:40:39

海贼同盟 连载中

海贼同盟

来源:落初 作者:红叶知玄 分类:二次元 主角:秋白恩 人气:

主角叫秋白恩的小说是《海贼同盟》,它的作者是红叶知玄最新写的一本二次元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一个某不法分子在某代理人那里合法获得了一项C级技能、被迫置换了一件A级道具、主动盗取了一张B级皮肤,并且强制偷渡到了海贼世界的愉快故事。假定一个中将级平均战力为100,霸气水平为B,速度级别为A,力量等级为B,若以此为成长目标的个体初始战力为1,平均战力年增长率为1.24,因意外性造成的不定性增衰值为±2.5,霸气体系的触发条件不等且随机,试论证以下问题:1.描述恶魔果实本质,阐述它的工作原理。2.探究“霸气——果实”相互制约机制是什么?书友群:472424699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从攻击频率上来说,秋白能把剑用出机枪的感觉来,这种疾风骤雨一样的打击方式,如果是对战同等级别的剑士的话,或许很简单的就能把对方压制住,甚至于说,他这种招式,尤其适合乱战.

他这种眼花缭乱到让人眼睛跟不上的攻击方式,要是塞进人堆里,绝对是相当合格的绞肉机。

笼统的说,虽然这是“技能”,但实际上从出生开始十五年,秋白已经完完全全把它变为自己的东西了,这不是说他在“适应”,而是他在改造,把所有的攻击放肆改为自己最顺手最习惯的那一种。

因此,从第三视角的艾恩这里看的话,秋白那边就像是某种热切的钢铁熔炉一样,向外霰射着火光。

刀毕竟是锋利易损的利器,除非是黑刀,否则必须要注重实用的方式,但秋白的这种干脆而粗暴的战斗方式,是完全不计损毁的。

甚至于……真的在损毁。

“千刀·铩”这样品质的刀,也是经不住高频率的折腾的,时不时的有剑直接崩断,而秋白则完全不为所动,抛掉断刀之后他就会以新品作为替代。

但是……在这种堪称“暴虐”的打击之中,龙马完全不为所动。

虽然场面上看起来秋白在转着圈的砍人,但那是在对方不反击的前提下,说到底这是指导,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杀戮。

“令人惊叹的身体能力,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不是你这个年纪的剑士能够达到的水准,”龙马一边防御秋白的进攻,一边开口说道。

“只不过,有一些疑惑……首先,为什么你的攻击全都是劈砍?”

自交手伊始,秋白使用的招式几乎全都是劈砍,而没有刺击。

以用剑的手法来说,劈砍多是用来伤人的,真要是致命性的攻击的话,刺击要更为有效的多,虽然实力越强之后,对于剑士来说这种刺或砍的攻击方式带来的杀伤力区别会越来越小,但是对于初学者或者新手来说,其中的差距巨大。

秋白显然还不到无视这种差距的时候。

哪怕是刚刚入门的学徒级剑士,使用的武器是木刀或者竹剑,同样可以刺死人,但是劈砍的话是几乎没有这种可能性的。

“第二,为什么攻击的位置都偏离了要害?”

虽然秋白的攻击出招快而猛,但实际上总会偏离要害。

秋白的攻击不滞,继而答道……咳,但凡是他们这种人,都练就了不凡的口技,哪怕叼着东西,也无碍于会话。

“仅仅是出于一部分私人的理由而已……个人观点,剑分为无分胜负之剑、分胜负之剑、分生死之剑,用于前、用于中和用于后三者之剑的招式是有着区别的。”

言外之意,就是刚刚龙马说的能砍死人的招式,秋白是不会用到对练之中的,哪怕无论如何他也不可能真的砍死龙马。

“这是为了避免自己的剑成为屠戮同类的武器?”龙马问道,在追求威力的同时还要给自己的剑上加上限制,不为单纯的杀戮,实际上这种态度是值得欣赏的。

人人都想追求力量,但是能在这条路上不盲目的又有几个。

“不……”

但事实却并非如此,秋白明确的否定了龙马的说法。

“结果虽然相似,但我的理由没有那么冠冕堂皇……这只是单纯的一种‘限定’而已,慎重使用‘必杀之剑’,只是为了在真正需要用到这种攻击的时候才用它,那样它能够足够强大。”

剑是凶杀利器,固能杀人,但慎重而严肃的使用的时候,杀人之剑才能变成“必杀之剑”。

秋白的这种说法……基本上可以确定了,他确实来自鲸鱼岛,指不定他出身的村子还叫做窟卢塔。

不过他说的这些东西,与其说是剑技,实际生更贴近剑道一些,这不是关于剑技究竟要怎么用的,而是在说明剑本身要用在哪里的。

“名字……”龙马问道,他对于秋白的说法,没有再评价什么。

秋白的这种说法,无疑更具说服力,相比于手提利刃的剑士谈仁心,或者让他们谈怎么让自己的剑更锋利要来到合理的多。

秋白也确实在“止杀”,但这只是为了“必杀”的预备。

在正统的剑士看来,或许秋白的攻击方式几近杂耍,但龙马却体会到了其中的威力以及为了获得这种技术所付出的努力。

龙马问的自然不是秋白的名字,两人的名字最初他已经得知了,他问的是这套剑术的名字。

“八……”八刀流这三个字刚要脱口而出,可某种黑乎乎的怨念却让他话到嘴边突然改了口,“……重樱。”

“八重樱?”

“不,只有,重樱,没有八。”

貌似说了什么不该说的,秋白赶紧改口,咳,自此之后,他就把八刀流称为重樱七剑了……虽然就算叫八重樱了,也是一点毛病都没有地。

当然了,这东西除了对于他自己之外,叫什么都无所谓

不过,不管是有几剑,在两人交流的过程之中,交手也已经到此为止了。

从审视秋白的水平着方面讲,到目前为止已经足够了,再持续下去也没什么意义。

实际上不停止也不行了,虽然秋白的攻击快到网罗如织,但对于龙马那种程度的剑士来说,找到其中的破绽并不成问题。

秋水轻轻荡开秋白攻击的轨迹,不带烟火气的刺穿了剑网的间隙,将刀尖抵在了他的胸前。

“虽然很精彩,简单的说你的攻击……”龙马似乎在斟酌该怎么说。

“有招无式。”秋白很简单的就道出了这四个字,他的问题他自己最为清楚。

八刀流只是用刀的方式而已,只是最为基础的东西,说到底其中没有可以真正的成为技法的东西。

秋白后退一步,似乎是为了远离龙马的剑刃,同时他使用的那些剑也消失了。

“讲剑技的话,实际上我只有一招,不过……”

重樱七剑之后,他还有另外的剑术可用,不过至今为止,彻底完成的只有一式而已,而且他也需要换一把刀用了。

另一把刀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且这次是连鞘存在的。

“斩刀·钝。”

从这一套刀的命名方式里可用发现充满了铸剑师的恶意,明明是无物不斩的快绝之刀,却被命名为“钝”。

秋白将刀挂在腰间,左手按在刀鞘上,右手虚握着刀柄。从他的动作来说,他接下来的攻击,应该只是单纯的拔刀术。

但是拔刀术可能“仅仅”是拔刀术,也可能“居然”是拔刀术。

然后,秋白挥刀向前,而龙马……终于向后退了一步。

“第一式,梨俱。”

先前的第一式不起作用,但秋白还有另外的第一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