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凰赋

更新时间:2020-06-01 07:31:49

凰赋 连载中

凰赋

来源:落初 作者:陌上夕雾 分类:都市 主角:侍卫严子穆 人气:

完结小说《凰赋》是陌上夕雾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侍卫严子穆,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忘记了是何年,为情殇,她曾痛而自焚,燃尽了一湖乐水!曾清啼呖呖,冲天一怒,举长枪,毁去了大半南天门!  最终留下的,却唯有浑浑噩噩、兜兜转转的九世……    十三岁,揣着两份记忆、杀父凌母毁妹之仇、满腹的兵法谋略,在那个陌生的千夜世界,终于遇上并赖上了──那个最冷傲、最孤寂、最狠绝的王。    爱是什么?  是给她所有,是护她平安,是哄她开心。  是百年后,躺在同一具棺椁里,仍能抱着她,仍能深情、宠溺的凝视着她……    生生死死,茫茫惑惑,在那一刻,她终于拨去了眼前雾──振翅一怒,只为携君归不咸!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身后,皇上忽的松开了怀里的人,黑色的龙袍轻动,离那白色的身影越来越近。

何雨珊也跟着向前走了两步,翠绿的衣衫在飞雪中格外扎眼。

“我老爸特别喜欢蛐蛐儿,就像蛐蛐儿他爷喜欢我一样。可惜,蛐蛐儿却不喜欢我,他喜欢的是百里雪。”

“呵呵,我时常都会想,若是我是蛐蛐儿,我也一定也会喜欢上百里雪。百里雪是高校的音乐教师,人娴静、气质,永远都打扮的那么时尚,不像我,从小到大就没留过长发。”

云贵妃说着,还略含羞的拿手在耳际比划了一下,“我的头发永远都是短短的,永远都露着耳朵,你一定想象不到那会是一个什么傻模样,在你们这里,连男人都不会留短发的。”

“特别是等上了军校后,我就更不像女孩子了,成日的在训练场上摸爬滚打,脸晒得像是块黑炭。”

她抿嘴甜笑,细细回忆前尘,“就连我那两个死党室友毕清与柳苏苏,都说我生来就占着女汉子的八字,永远与女神搭不上边儿。”

“其实,是她们两个没眼光,我老妈可是一线影星,都要奔五张的人了,跟我站在一起,却跟姐俩儿似得。我的容貌与她比,说实话,嘿嘿,还真有那么点儿青出于蓝。”

“我从小就被她逼着学钢琴、学舞蹈,她坚持要我报考艺术院校,说以我的硬件设施,将来入娱乐圈肯定会比她红。可惜,我还是喜欢当军人,因为,我的偶像是我爷,开国元勋。”

“我爷在抗战前期,入过日军的宪兵队,遭受到了常人无法忍受的酷刑。在抗战后期,又入过那臭名昭著的七三一,被注射过不知多少种病毒病菌,可还是硬挺过来了。”

“他身上,光那大大小小的伤疤,就多达几十处,都是那些万恶的侵略者留下的。他曾从身体的不同地方,取出过三颗子弹,五片弹片。我的兵法、军事知识都是他亲自一点点教的,军棋也是。”

“至于格斗、擒拿、散打,都是跟我老爸学的,他是我们军区的军长。我所有的同学、战友都不知道我和他的关系,我不想依靠他。”

飞雪中,皇上就站在她的身后。

他清楚的记得,她曾说过,她的拳脚功夫,还有那些铿锵有力的歌曲,都是跟一个叫百里骏的跑江湖艺人学的。

“我爸妈在我五岁时便离婚了,一个军长、一个当红的明星,实在是不太……当初,我老妈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不让我报考军校,可我执意要考,除了是理想,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蛐蛐儿上了军校。”

“我卯足了劲儿的学习,最后终于考上了他所在的军校。按说他比我大了六岁,比我高着六级,可我硬是跳了三级,成了他的小学妹。”

云贵妃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了,她咬了咬下唇,将一只手按到了小腹上。

剧痛中,她感受到了那一股热流……

还有便是,第二颗药丸,似是也开始起效了……

“我大一时,他大四,他对我很好,一到节假日就会骑着自行车载我一起回家。那时,我一度以为自己是有希望的,而且,是大大的有希望。谁曾想,在我大四的那年Chun节……”

一股腥甜泛上,她硬是给咽了回去,脸上仍旧是笑,“就在那年Chun节聚会时,他牵着百里雪的手出现了……”

“这……”秦唯朗已经大约听懂了是怎么回事。

“不要打断我,再不说,就没机会了。”云贵妃眉间微蹙,表情似是有些痛苦,脸色也愈加的难看,却仍是不断的笑,“我当时的心情真是无以言表,我知道,自己彻底完了、彻底没戏了。我知道,蛐蛐儿的爸妈都喜欢百里雪,我每次见到蛐蛐儿他妈,他妈都会说我是个假小子。其实,我每次见她时,都会十分在意自己的举止,尽量淑女些……”

“蛐蛐儿他爷曾说过,蛐蛐儿要是能赶上我一半儿,他就能含笑九泉了,我想,蛐蛐儿肯定不会喜欢这样的我……”

“百里长汀那个臭小子早就不止一次的提醒过我,他说蛐蛐儿请百里雪吃饭都是去西餐厅,而请我吃饭都是去撸串,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一看就是哥们儿来头。而且,人家百里雪过生日,蛐蛐儿送的是鲜花,而到我生日时,送的却是拳击手套……呵呵,我一直没把那臭小子的话放心上,直到了那一天,才意识到他说的都对。百里长汀是我们那里当红的明星小生,换女友就像换衣服,女粉丝们按堆划拉,自然是经验十足……”

不止身后在飞雪中站着的黑色身影一震,就连萧占凌、赵飞、尘烟也惊住了,他们真是越听越糊涂了。

“那天一见情况不妙,百里长汀拉着我就出门了。那臭小子一出小区,就在大街上像泼妇似得骂我傻,明明喜欢他,却不知道早说,白看那么多年的徐志摩了。后来,他就拉我去K歌,他跟疯子似得一整晚上都在唱着两首歌,黄品源的‘你怎么舍得我难过’,还有张学友的‘如果这都不算爱’。”

“我让他给我唱‘我的老班长’、唱‘咱当兵的人’,他不肯,惹的我是痛哭流涕,把他的衣服前襟都湿透了。他把我俩的手机关机,抱着我在那里待了一晚上,后来,我哭累了就趴他怀里睡着了。他说,就是要唱的我哭,就是要让我好好的发泄一下……”

“呵呵,百里长汀那个臭小子,这些年,我真的好想他,今天,是他和我……”

话未说完,黑影飘忽,一只大手,死死的捏住了她的下颌,“你究竟在说些什么?百里长汀是谁?谁是百里长汀?你又是谁?”

盯着那双深邃、寒沉的眼睛,云贵妃的脸上,化出了一个凄凄的笑,“花慕寒,你还记不记得,我最喜欢的就是这下雪天?我给你留不下什么,只希望这一片殷红,能让你以后每逢下雪,都能记起我来,哪怕是,只有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