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宠妃有令:暴君,速就寝

更新时间:2019-10-08 14:37:02

宠妃有令:暴君,速就寝 连载中

宠妃有令:暴君,速就寝

来源:微小宝 作者:紫露凝香 分类:穿越 主角:白擎府 人气:

主角叫白擎府的小说是《宠妃有令:暴君,速就寝》,它的作者是紫露凝香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的她,因为哥哥的一句话,进宫做了皇妃。 本以为,嫁给仇人之子就等于送羊入虎口。不过她可是看过无数宫斗戏的人,什么深宫阴谋诡计没看过! 太后妃子小宫女,前朝后宫一锅端,来一个我灭一个,来两个我拍一双... 可是!!!这皇上怎么长得这么帅?哎哟,这让我怎么下得了手? 皇上:今晚召白苏侍寝。 白苏:要不趁机把他搞定? 谁知道……哎,哎,哎,皇上你轻点,臣妾受不了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嫩的小手捏住吉服,无意识地扯出了一丝褶皱。

虽然白苏不承认,但是她心知肚明,自己还是没有完全适应这个时代,至少在成亲这件事情上,她接受不了,等到宗政季衡回来,她就要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滚床单了。

即便宗政季衡不是她仇人的儿子,白苏也不会接受他,白苏还在等一个人出现,怎么能这么轻易就失了身?

可是,白苏很清楚,她占了丞相府大小姐的身子,就应该保护好她要守护的一切,这是命运。

大婚的日子是精心挑选的,嬷嬷查了她来葵水的日子,再由礼部挑选,想用这个理由逃掉洞房花烛应该是不可能的,估计皇帝也没有那么傻。

想了许久,直到太阳落山,她也没能想出一个万全之策,反而精疲力尽,疲惫不堪。

白苏只是有这个想法,却还没有到要为了一个不知道姓名的人拿整个丞相府做赌注,现在就走一步看一步,祈求老天站在她这边。

再者,她就不信,皇帝还会霸王硬上弓不成?

夜色渐临,下午吃的那块桂花糕也早就消化完全了,在硬邦邦的床上坐了快三个时辰的白苏,已经到了快要崩溃的边缘。

白苏虽然没有看过皇帝的婚礼,但也知道流程,通常就是皇帝出去陪大臣吃一顿饭就回来了,怎么会这么久还不回来?

偷偷揉了揉酸痛的腰肢,白苏的脸已经麻木地没有了表情。

还好提前让那些下人收拾了床上的红枣和桂圆,否则今儿晚上就要睡不着了。

桌子上的龙凤双烛烧了三分之一,红色的蜡滴落在烛台的边缘,明亮的烛火映照在白苏的眼中,带着半分炽热。

“皇上驾到——”

白苏正出神时,外面太监的一声唱喏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视线从紧闭的门上扫了一圈儿,回到了鞋子上,顺势放下了搭在东珠上的盖头。

木门“吱呀”一声轻响,稳重的脚步声落在白苏的心上,带来一阵惊慌。

没有闻到什么酒味,看来皇上也并没有喝醉,看来这可不好糊弄啊……

手心的细汗直冒,白苏甚至能感受到脸上的微烫,必然是红了脸的,但一想到爹爹,脸上的那一点红润却又尽数褪去。

爹爹,女儿对不起你,到头来还是嫁给了仇人的儿子才能为你报仇,若是这件事办不成,只怕还会连累整个丞相府,将爹爹的心血毁于一旦!忽然之间,她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报仇,当年白家好不容易将宗政皇族送上皇位,自己却又想杀了宗政季衡……

白苏正神游时,宗政季衡已经挥手让宫人下去了,训练有素的宫人悄悄地关上了房门,没有出声。

本应该挑盖头的男人,此刻却坐在椅子上,目光穿过帘幕,打量着安静如画的白苏。

宽大的吉服遮住了她的身形,看上去有些娇小,正红色的盖头从冠顶的东珠上落下,恰到好处地遮住了她的脸,露出白皙的脖颈。

眼前的皇贵妃白苏,却并不如宗政季衡记忆中那般嚣张,对着来逮人的白擎还能张牙舞爪地干一架,现在的她倒更像是一只温顺的兔子,不知道性格是不是也像兔子一样,那么跳脱。

看到白苏,便就想到了方才在大殿之上,白擎看向自己的眼神。

白苏是他亲自册封的,没有与任何人商量过,就连太后也没有,只是通知了白擎,他前脚刚走,自己就拟了圣旨让姜公公去宣旨,难怪白擎会如此抗拒。

但无论如何,他都是要娶白苏的,不仅是为了利用她与白擎交好,不过就今天看来,似乎已经与白擎交恶了。

只有这件事情,他想自私一下,即便所有人都反对,也在所不惜!

……怎么没动静了?

白苏不知道宗政季衡的心思,只试图透过盖头看些什么,却被这鲜艳的大红色挡住了视线。

刚刚明明听到了开门的声音,现在怎么那么安静?

她瞪大双眼,努力地想要看到些什么,却并没有收获,就在收回视线的一刹那,面前的盖头被挑了起来,鲜红的世界被烛光替代。

当白苏悻悻咋舌的时候,殊不知宗政季衡是看到了她的身子微倾,便猜到了她的心思,又存了吓她一吓的心思,才走到她的身侧,没有发出声音。

白苏一脸平静的模样,倒显得兴致缺缺,这样的反应也并不在宗政季衡的预料中。

她不记得自己了么?

心底仿佛被什么牵扯住了,缺失了一块。

“朕命人送来的桂花糕,爱妃可吃了?”宗政季衡还是率先开口,打破了沉寂。

大婚流程繁杂,他担心时间久了她会饿着,便派人做了这糕点——白擎说她最爱吃桂花糕,不知道是否合她胃口。

白苏柳眉微皱,心底的疑惑还是没有问出口,只道是他差人送了,便兴起问一句,想了想,她才回答道:“回皇上的话,臣妾吃了些,只是身子有些不适,不敢贪嘴,慢待了皇上的恩典,请皇上恕罪。”

没吃多少是真,一是她没想到皇帝会这么久才到,二来她也并不喜欢吃桂花糕,甜甜腻腻,那股子劲儿让她感到难受。

不过眼前这位,暂且不能开罪于他,就算桂花糕甜腻得厉害,她也还是吃了一块儿,聊表心意。

丞相府里,爹爹还在的时候,白苏就是无法无天,后来爹爹是去了,可白擎也宠着她,虽然宫规戒律也都学过了,但想让她做到宫妃那般,将这些场面话说的滴水不漏,尚还缺点火候。

宗政季衡闻言,全然没有听到后面那句慢待恩典,只注意到她说的身体不适,眼神也急切了起来。

碍于身份,他还是故作高深,坐在白苏的身边,偏头问道:“身子可要紧?可要朕宣太医过来?”

太医?!白苏听到这两个字,脑海中却浮现了一张脸,心里是满满的拒绝。

只是想装病不想和他同房罢了,若是找了太医,又恰好是那位医术高明的荀湛荀太医,可就真露馅儿了。

“臣妾谢皇上恩典!一些小毛病,不必请太医过来了,歇息一番便好了……”说着,白苏的声音却渐渐低了下来,目光也有些局促,方才忘了这一招,现在竟有些圆不起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