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红粉铿锵

更新时间:2020-03-24 08:40:53

红粉铿锵 已完结

红粉铿锵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关倩儿 分类:穿越 主角:刘老板覃姬 人气:

完结小说《红粉铿锵》是关倩儿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刘老板覃姬,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假的,一切都是假的,那些关心那些鼓励都是假,就是为了培养一个可以抵五十万的大学生么?哈哈哈……覃姬真是可笑,还以为找到了一个家,真是天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咳咳……”

胸口不疼了,覃姬心中一阵慌乱,我不要活着,我不要被那个猥琐男侵犯,我不要自己的尝试命运被别人握在手中的滋味,不要……手指紧紧绞着身下锦被,指甲深深嵌进了手掌,原本细嫩的肌肤被瞬间割裂,鲜血染红了白色的里衣。

挣扎着醒来,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睁开双眼,她疑惑地环顾着四周,这是哪里?轻纱罗帐,香烟袅袅,不像是那个男人的家,更不像医院,低头发现自己身穿白色绸缎的里衣,上面还有点点殷红,染着蔻丹的指甲上还有血迹。

覃姬勉强挣扎着撑起身体,胸闷哼了一声再次倒在床上,这时外面传来一声惊呼,就见一个穿着古装的小丫头找急忙慌的进来,手中端着的药洒得只剩半碗。

“小姐,你怎么自己起来了。”说着将覃姬扶着斜靠在床边,“小姐你别乱动,伤筋动骨要一百天呢。”

小姐?覃姬一头雾水,难道我穿越了?不可能吧……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呜呜呜,小姐被摔傻了,呜呜呜……”

覃姬被这小丫头的哭声弄得一愣,一瞬间属于这具身体的记忆统统涌了进来:眼前的这个小丫头是从小跟着自己的丫鬟,名叫小药,原来自己是当朝权贵覃太傅之女,也名为覃姬,只是这个覃姬不想前世的自己没有力量,一味的柔弱,一味避让,最后被人出卖,也并不只是像表面人们见到的那样,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小姐,反而是覃家这一代中最为聪颖的后人,她小小年纪不仅接手并全权负责覃家手下庞大的商业王国,不仅在大齐,其足迹遍及周边数十个国家,可谓是富可敌国,除此之外她还将师父传于自己的晴火门经营得有声有色,成为了江湖第二大门派,这样的成绩让覃姬深深的敬佩和感叹,这才是一个人应该有的人生,掌握在自己手里,自由自在。只是在这力量的背后,覃姬也付出了许多,在朝中商场覃家危机四伏,江湖更是人心险恶,覃姬能有如今这般成绩实属不易。

我穿越了!覃姬有些愣怔,要知道自己以前对穿越重生这些事总是嗤之以鼻的,没想到在绝望之中,自己竟然重获了新生,这是命运么?这是上天给我的另一个机会对不对,覃姬眼中充满了泪水,等明白过来也觉得没有那么难以接受了,既然命运然我获得再活一次的机会,那么我就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过属于自己的人生。

看到小姐眼里有了泪水,小药哭得更大声了,一边哭一边还喃喃道:“小姐傻了,燕清,陈柳你们快来,呜呜呜……”

覃姬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个小丫头这般单纯的对自己关心的样子,心中不禁一暖,柔声说:“小药,别哭了,把要给我端过来。”

“呃?”小药哭得正欢,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被覃姬赏了一颗暴栗,才抽抽搭搭地将药端了过来,委委屈屈地说:“小姐,你没事吧?我还以为你要傻了,你要傻了就没人要小药了,呜哇……”说着就要哭了起来。

覃姬安抚地摸了摸小药的头,说:“我没事,你别难过了。”

小药点点头,看到小姐恢复了平时一贯的云淡风轻,心中也放心下来。小姐摔了一下,一定很疼,对,就是这样的,要不然小姐那么冷静才不会哭呢。

想着这些,小药更加心疼起他们小姐了,不情不愿地将刚刚从书房里拿过的账本递到覃姬手里说:“喏,这是小姐吩咐我找来的东西,只是小姐还在病中,怎么还要看这些?不如好好休息一下,先让大少爷管管去吧。”

覃姬看着这些账本恍然,原来的覃姬虽是柔弱的长相,却有着冷静果敢的个性,一身武艺过人,却很少在人前演示,覃太傅敢放手将底下的商铺都交给她打理自是对自己女儿的能力深信不疑的。

覃姬昨日审查账本时发现了这家铺子的端倪,去视察这间铺子时,喝了被下了迷药的茶致使全身无力,才被一个伙计借机推下了高台,给了自己穿越的机会。想要趁机谋害主子这根本不是一个小伙计敢做的,是掌柜的指使还是幕后还有他人?招待自己的掌柜的一直言辞闪烁,这其中一定有所隐瞒。账本上原本就应该有一些漏掉的小小的差错却被掩饰得完美无瑕,而这完美的表象恰恰成为了最为值得怀疑的地方。覃姬轻叹一声,既然自己成为了覃姬——覃太傅之女,既然决定利用这个重生的机会好好活着,就不能放过任何伤害自己的人。

覃姬接过账本,庆幸自己前世是学会计的,会计这一行万变不离其宗,更何况她还有原本的覃姬的记忆,读懂这古人的账本还是可以的。将呈上来的总账和铺子里原本的账本对着看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问题,按理来说账本不该没有任何小错的,连一个修改的痕迹都没有证明这本帐一定是后来重新做的,但是检查之后又没有发现任何问题,这是怎么回事?原本的覃姬记忆中的账本也是这般干净,所以才会去这家商铺调查。

吩咐小药给自己沏一壶茶,覃姬倚在床边细细思索着这其中的关节,将脑闹钟的记忆翻了又翻,覃姬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是他。

“小药,帮我把历年账本都拿过来。”

小药端着一碗粥进来说:“小姐,你又不是铁人,哪有这么累自己的,先把这碗粥喝了。”

“嗯嗯,我马上就喝,你快去啊!”覃姬觉得这其中的事情绝不止盗用资金、作假帐的问题。

那厢小药吩咐了两个小厮一起去了铺子,这厢覃姬盘腿坐好,希望找到一点内功的痕迹。武林高手不是都有内功护体么,呵呵受了这么大的伤我也应该运功疗伤才是,翻找记忆中的内功心法。打坐之间时间过得很快,醒来才发现天已近黄昏,感觉身体已经好了大半,只是身上的淤青还要好些天才能下去吧。

“小药,小药……”

这丫头还没有回来,会不会出什么事?

正想着要不要派人去找,就听到那丫头大呼小叫地冲了进来,粉色的罗裙早已不见原来的光彩,小脸上抹得都是黑灰。

“小姐,不好了,那间铺子不知怎么的就着火了,我和小四他们拼命去救火才留下那半间,只是……只是掌柜的已经在火中丧生了。”

“什么?”

覃姬不可置信的摇摇头,没想到他动作这么快,真是心狠手辣。

“小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除了交上来的总账,那些原来的账本都在大火中灰飞烟灭了。”小药一口气将一壶水喝光,解了渴却解不了她心头的火气,这算怎么回事。

覃姬挥挥手让她冷静,说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不论是偷漏赋税,还是贩卖私盐,一切都会有痕迹可循的,你不用着急,明天我们一起去看看。“

小药乖巧地点点头,犹豫了一下说道:“要不让燕清和陈柳他们去查一下,好不好?”

“不用,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如果事情真的和原来的覃姬、现在的自己想的一样,那么她一定要先做准备才是。

“好了,你下去休息一下吧。”

“哦,小姐有什么事情叫我。”

挥退了小药,覃姬松了一口气,幸亏原本的覃姬也是个性子喜静的,也幸亏她只有小药这一个天然呆的丫鬟,要不然让她整天在仆人丫鬟面前装样子都要用尽精力了。

想着这些,都请不自觉地回想起了前世的养父母,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对自己?为什么自己只有一死?怪只怪自己太轻信别人,怪只怪自己除了哭什么都不能做,现在,命运又给了自己一次机会,她一定要抛却负累,好好过自己的生活。

只是还没有见过今世的父母,想着覃姬有点期待起来。恰巧这时覃太傅从宫廷盛筵上回来,刚回来就听说自己的宝贝女儿受了伤,连朝服都没有换就风尘仆仆的赶到晴天居。

“姬儿,怎么受伤了?”人未进门问候已经传到了覃姬的耳朵里,一个尚算魁梧的中年男人推门走了进来,这就是当朝重臣两朝元老覃太傅。

覃姬作势要掀被起身行礼,被他拦了下来。

“你快好好躺着,和爹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小药那丫头呢,怎么没有伺候在你旁边,是不是跑哪里去野了?”

“爹爹我没事,只是不小心摔的,休息一下就没事了。我吩咐小药去给我熬小药粥了。”在爹爹眼里自己还是一个柔弱的大家小姐,只是管得一手好帐。

“今天宫中宴请周国三皇子,爹爹必须陪在左右,要不然爹爹早就回来了。”

“周国三皇子?”

“是啊。”

“他来做什么?”

“朝堂之事,一言两语难以缕清,你好好休息吧,有什么事情和爹爹说。”

“嗯,知道了。”

覃太傅将她的手掖进被窝,看着她闭眼才离去。

黑暗中,覃姬眼中有些湿润,这种温情的场面她不止一次盼望过,想象过……夜色掩住了多少人眼中的波澜,暗藏了多少罪恶的勾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